「元宇宙」降臨台灣,能成為疫後新商機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11 日 8:45 | 分類 VR/AR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人還很陌生的「元宇宙」概念,已是全球網路巨頭競相投入的新賽道。宏達電旗下 VIVE ORIGINALS 率先布局,嘗鮮虛擬演唱會。元宇宙降臨台灣,誰會第一時間接受?

線上演唱會是疫情肆虐期間最常見的舞台形式,效果往往不錯。如8月31日,天后張惠妹在抖音舉辦的演唱會,現場零觀眾,但螢幕前觀看人數,累計高達1,055萬人次。

阿妹可能沒想到,還有另一種演唱會的形式,商機值得期待,也更能促進與遠端歌迷的黏著度:

電腦頁面輸入帳號密碼,螢幕進入充滿賽博龐克風的入境大廳,同時看到其他上線的人,正在自由換裝打扮成喜歡的樣子,還可點選各式街舞圖示,電腦「虛擬分身」會開始跳起嘻哈電音等流行舞步。

流行音樂演唱會平台名為「BEATDAY」,由宏達電VR內容品牌VIVE ORIGINALS打造,有不同歌手的虛擬演唱會可選擇,以9月6日召開「撐竿跳國手」吳霏的虛擬演唱會為例,觀眾不用親赴小巨蛋,在手機和電腦「BEATDAY」就能看表演。

9月22日起一連五天,是另一樂團、美秀集團的全息演唱會。美秀集團為台灣啤酒在東京奧運期間演唱中華隊應援曲、深受年輕族群喜愛的台味搖滾樂團。

用AR模式與歌手一起表演

打破傳統的演唱會到底有何創新?又為何帶來新商機?

首先,觀眾分身可突破地心引力,從不同角度和方位觀賞真人表演。

無論正前方或左右移動,可360度零死角自由觀看歌手演出,甚至飛起來到正上方看歌手頭頂,同時畫面旋轉、放大、縮小,盡在你手。開啟觀眾的「神視角」,背後融合VR、AR、雲端運算、人工智慧等新科技。

還能使用AR模式與歌手一起表演,成為演唱會的一部分。

新的商業模式除了門票收入,還提供歌迷來一場虛擬音樂宇宙的探索之旅。

以美秀集團演唱會為例,演唱會開麥前,歌迷可化身特派員,穿梭音樂宇宙,一邊閒逛一邊購買道具、行頭與寶物。這次是嘗試發行美秀公仔的「非同質化代幣」NFT,和樂團有理髮廳旋轉燈外形的自製樂器「炫炮」。當然,都是虛擬物品。

元宇宙的美麗新商機

光是如此,其實還不足以吸引更多人入場,更重要的是創造比現場演唱會更酷炫、更讓人沉浸的真實體驗,才能讓人們樂意買單。

VIVE ORIGINALS因此導入疫情後爆紅的「元宇宙」概念,打造穿越虛實幻境的美麗新世界。

「元宇宙」從何而來?

元宇宙是可映射現實世界、又獨立於現實世界的數位虛擬空間,最早源自科幻作家尼爾‧史蒂文森(Neal Stephenson)1992年小說《雪崩》,其他代表性影視作品包括《一級玩家》、《西部世界》、《阿凡達》等。

「做VR將近四年,我不斷發現一個事實」,VIVE ORIGINALS總經理劉思銘說,巨大的發現是,人類五感眼耳鼻舌身,都可在虛擬世界某種程度得到滿足。

為周華健《朋友》、陶晶瑩《姊姊妹妹站起來》填詞的劉思銘,有音樂人對時代變化的特殊敏銳。他發現新時代的年輕人,用通訊軟體交朋友,在Instagram過生活,時時刻刻玩電腦或手機遊戲,活在與現實平行的虛擬時空裡,「且他們認為那是真的」。

而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加劇生活重心往數位世界遷移。

VIVE ORIGINALS做的,便是以音樂及娛樂為核心,建構有特別世界觀的虛擬時空,擁有獨立社交系統、經濟系統和成長系統,現實人進入,可使用數位身分在「元宇宙」娛樂、社交、學習和交易等。

「它是很自由的經濟體,我認為背後市場非常龐大」,劉思銘說。

▲ VIVE ORIGINALS總經理劉思銘。(Source:VIVE ORIGINALS

元宇宙受熱錢追捧

疫情,促使元宇宙這舊名詞挖掘出新商機,因大家都宅在家,或隔離或封鎖,虛擬世界成了苦悶的新出口。在元宇宙的商業賽道,海內外大廠紛紛布局。

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宣稱:「5年內讓Facebook成為元宇宙公司」,並於近日推出虛擬會議裝置。

Google則透過YouTube VR布局軟體和服務,字節跳動以近1億人民幣投資「元宇宙」遊戲開發商。

第一個元宇宙把寫進招股書的,是美國遊戲公司Roblox,3月時上市,市值一度攀升至460億美元,月活躍用戶高達1億。

8月6~8日,美國超人氣歌手Ariana Grande舉辦演唱會,令人想不到的是,演出地點是遊戲《要塞英雄》(Fortnite)。全球成千上萬玩家,以自己的遊戲角色出席。這得力於先前《要塞英雄》母公司Epic Games宣布完成10億美元融資,支援元宇宙建設。

其他參賽公司還有騰訊、NVIDIA等不約而同搶進。科技巨頭陸續加碼,元宇宙領域有望迎來爆發式增長。

花費巨力打造元宇宙

宏達電BEATDAY不落人後,號稱全球第一個全息音樂互動平台,為了打造台灣獨有元宇宙,不惜花費3千萬元購入立體容積攝影設備,捕捉速度可達每秒60幀率,栩栩如生呈現藝人相貌與表演,也突破傳統3D建模「不像」的問題。

由於全台灣沒人做過這件事,劉思銘團隊找來資訊工程師、動畫人員、遊戲設計師等不同專長的40人投入。

每個人都要跨界,工程師不再分工前端後端,而是統包。原本涇渭分明的3D美術和動畫,統稱為3D動畫美術,做動畫的要教美術人員怎樣為人物調光互動。

為了元宇宙案,美術團隊幾乎重整三遍。劉思銘苦笑解釋,不是公司換掉員工,而是員工入職後發現公司要求太高,通常不到一星期就紛紛以「我家忽然有事」、「我要去美國打疫苗」等原因離職。

「人員來來回回,那位置就很難坐滿人」,劉思銘苦笑。

人體器官也成演唱會舞台

若加上邀請知名音樂製作人、演唱會監製陳鎮川助陣,每辦一場虛擬演唱會的成本,2千萬元是基本門檻,比五月天2020年線上歌迷會1,500萬元還高。

究竟,元宇宙的演唱會是什麼模樣?

美秀集團這次演唱會將演唱三首歌,代表作《我要你愛》舞台架設在廢棄的西門町,入場者可在1:1實景尺寸的大街小巷冒險。

第二首歌《殭屍王》則模擬穿過人體食道,到達長著巨大絨毛的人體器官聽歌。超級巨大的蜘蛛從天而降,一派疫情末日後肅殺。歌迷點按滑鼠,分身對應敲起木魚,與重金屬曲風應和。

最奇幻的是第三首歌,講述電腦和電視機談戀愛的意境,場景設計充滿霓虹暈眩。

元宇宙的目標族群:年輕人和青少年

「炸裂出圈」場景充滿戲劇張力,保證前所未見,但劉思銘認為,用戶在元宇宙的創造力也很重要。「我辦一場演唱會,讓分身自由行走,扮演不同角色,要變成與偶像沉浸式互動的有機機制,才能持續轉動。」

劉思銘理想的音樂宇宙,有演出者也有觀看者,觀看者也能變成演出者,生生不息。「一定要走向社群,才會讓生命力轉動。」

元宇宙演唱會的創新模式,顯示虛擬與現實日漸融合的趨勢。問題是:全新的商業模式能走多遠?

劉思銘的市場信心來自長期觀察下一代。他認為,台灣島的科技背景,台灣人的海洋天性,台灣孩子對數位的接受程度「會比我們這一代快很多。」

但除了精準定位元宇宙用戶,提供十分真實的心流體驗或感官體驗、更好的沉浸感和刺激感,才會讓元宇宙成為人們憧憬的世界。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VIVE ORIGI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