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測試人類能否在火星生存,NASA 測試南極洲徒步 4 千公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25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南極洲是地球最冷、最空曠和最危險的地方,面積約 1,400 萬平方公里,大部分表面都覆蓋厚厚冰層,但冰冷的荒漠,有可能證明更遠的世界可能會發生的事。

科學家認為,南極洲的極端條件和特別景觀,與未來太空人至月球和火星執行任務面臨的情況相似,因此招募兩名英國探險家,觀察人類推向極限時的適應性,製成供太空探索參考的基因組、生理、心理和環境數據模型。

(Source:Chasing the Light,下同)

兩位探險家都有豐富的探險背景和不凡過去。Justin Packshaw今年57歲,當過8年軍人,曾代表英國參加帆船比賽,多次前往北極和南極及登頂珠穆朗瑪峰。Jamie Facer Childs生於1987年,2007年划船橫渡印度洋,也是2017年徒步穿越南極洲的英國隊一員,目前在倫敦大學學院醫院重症監護室工作。

他們將在80天內徒步4千公里(約2,500英里)。這場漫長的跋涉三週前開始,每人用雪橇拖著200公斤設備和用品,沒有任何機器輔助,完全靠人力和風箏牽引雪橇,與不斷變化的風速和溫度奮鬥。最惡劣時風速達時速111公里,溫度-56°C。

為了保持精力,兩人每天要攝取8千卡路里熱量,相當於吃76根香蕉。共4千公里旅程,從海岸這端到另一端,會經過南極、大力神灣(Hercules Inlet)及聯合冰川(Union Glacier)。

▲ 路線圖。

他們本來要經過「無法接近的極點」:這樣稱呼因是南極大陸最中心、最孤立的地方,難以從任何方向進入。但從路線圖可看出,因食物不夠,兩人決定轉向。

這場探險是「追逐光明」(Chasing the Light)任務一部分,兩位探險家與NASA、史丹佛大學合作,每週兩次接受一系列測試,唾液、血液、尿液和糞便樣本都儲存起來;他們也戴著智慧手錶,以密切關注生命徵象、壓力程度和睡眠品質。

▲ 身體數據。

NASA還測試兩位探險家的視力,研究人類經歷的物理刺激與產生感覺的關係,有助更了解1971年登月發生的事件,當時太空人Alan Shepard和Edgar Mitchell決定放棄調查看起來在1.6公里外的大隕石坑,但實際距離只有約15公尺。Katherine Rahill博士表示,月球表面地形深度變化可能讓太空人困惑,而南極洲廣闊的白色景觀讓探險家面臨類似挑戰。

延長太空旅行對太空人的影響也在進行,因南極洲極端環境與寒冷的太空深處有類似壓力源,包括封閉、孤立、單調、缺乏隱私和頻繁日夜交替。國際太空站的太空人每24小時地球日會看到16次日出和日落。

今年稍早,駐紮南極洲遠端研究站的科學家有過類似研究,受試者最顯著的變化是從任務開始到完成,滿足、熱情和敬畏等積極情緒持續下降;而三週過去,兩位探險家都還算享受,「我們一直在冒險,享受每一刻」。

▲ 環境監測。

除了監測身體狀況,還受歐洲航太局(ESA)委託收集環境數據,包括輻射、冰層狀況、地表風速風向、地表溫度,不僅為了未來太空探索,也是確保決策者瞭解氣候危機的事實。

這是場「old school」的冒險,完全靠人類的體力和精神力。Justin Packshaw曾透過衛星電話表示「親眼目睹大自然伸展力量,真令人印象深刻。」兩位探險家希望明年2月初完成旅程。這次旅程由惠普贊助,NASA、ESA、史丹佛大學、中佛羅里達大學參與研究,統計數據和進度可在Chasing the Light官網看到。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Justin Packsh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