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每年交通事故傷亡達 50 萬人?「大家都檢討三寶,真正問題絕對是荒謬道路設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1 月 02 日 10:00 | 分類 交通運輸 , 科技政策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6 月底某大熱天,高雄市議員時代力量籍林于凱額角冒汗,和「標線改造台灣路」倡議者劉冠頡站在台 88 線旁,緊盯一路疾馳的大貨車。顧不了擦汗,林于凱忍不住說:「這裡真的很危險。」前方路口的綠燈一亮,貨車、汽車和幾輛機車同時向前走,三線車道最右邊是慢車道,但這條慢車道只剩下半條,因為在路側,一排汽車將車道當成停車場,占滿道路空間。

欠缺整合的路側沒標準
慢車道、人行道 變「鋼鐵夾心陷阱」

一名老阿伯騎著老機車,卻夾在呼嘯而過的卡車和停在慢車道的汽車之間,看上去險象環生,阿伯似乎隨時可能變成肉餅。

然而停在慢車道的汽車並沒有違法,因為這是一條台灣隨處可見、「沒有邊界」的道路,既沒有路肩,也沒有紅線、黃線。人行道上,路障和隨意停放的機車更占滿空間,再向前走幾步,一家貨運公司索性將人行道破壞,直接開一條道路,連接路邊貨運車停車場,讓大貨車開入。

這條路上,如果你是內側汽車、卡車駕駛,安全相對無虞;但恐怖的「路側」,卻讓脆弱用路人的生存空間壓縮到難以置信的地步。

台灣每年因為交通事故死亡人數高達3千人,傷亡總人數50萬人。「大家老是檢討三寶,我們是否也該想想,真正的問題在哪裡?荒謬道路設計絕對是重點!」交通安全協會顧問火花羅直言。就像台88線的險惡風景,《今周刊》實際與林于凱、火花羅、「標線改造台灣路」倡議者劉冠頡等人全台勘查,親眼目睹的是無數詭異道路設計,稍微注意,就能發現無處不在的道安炸彈。

首先直擊的鋼鐵夾心陷阱,就是台灣道路的高風險路側。道路設計向來不只「道路的事」,整個道路斷面包含都市設計、工務、交通各種專業的整合與協調,才可能打造一條安全道路。劉冠頡苦笑:「但台灣太多道路沒有邊界,負責道路的單位(通常是交通局),只做道路,不管路側。」

火花羅也帶頭開到新竹市自由路,內側車道沒有異常,就是3公尺多的一般車道,但一看外側「慢車道」,卻足足寬達「8公尺」。自由路經過學區,寬大道路引導車速加快,那些在開闊如海「慢車道」的機汽車加速行駛穿梭,道路規劃和路側設計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台灣道路設計標準鬆散,《公路路線設計規範》、《市區道路設計及附屬工程規範 》對「路側」標準都很任意。實際管理權責又凌亂散於地方交通局、工務局、甚至警察機關,欠缺「整合」,如路邊停車格規劃就不歸交通單位負責,實務上往往是里長、居民提出要求,「納入民意」而長出來。路側標線愛畫不畫,連紅線、黃線都沒有統一標準,遑論「停車格」、「停車彎」等路側規範。

台灣詭異的高風險道路設計不只「路側」,2021年一位薩爾瓦多女生蘿拉,在台南永康路失去性命。她騎著機車在富強路一段,那是一條隨處可見的雙線道路,她在外線車道直行,一輛預拌混凝土車則在左側內線快車道行駛,朝同方向開。然而接下來路口,預拌車前方白色小客車準備左轉慢下來,於是預拌車向右換車道直行。不幸的是預拌車沒注意到蘿拉,她被捲入車底,命喪異鄉。

預拌車換車道,固然沒有留意直行的蘿拉,然而這樁悲劇發生的主因,突顯了台灣「左轉車道」的設計不良。

(作者:陳亭均;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