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克柏三年發幣夢破滅:高調開端,悲情落幕,中間滿是辛酸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2 月 09 日 8:00 | 分類 Facebook , 加密貨幣 , 數位貨幣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過去很多年,Facebook 似乎都是一家「迷信」改名可以改寫命運的公司。可惜,這件事馬克祖克柏並不擅長,一改名字,運氣就一路下滑。

上週三,Facebook對外公布了正式改名Meta後的第一次財報。財報當日收盤323美元/股。發布財報後,盤後一路下跌至253美元/每股,跌幅大約22%。如果仔細閱讀財報,更會發現,Meta這個名字背後的元宇宙正是「拖垮」這次財報的罪魁禍首──因為其對元宇宙領域的巨大投入,導致其2021年營業利潤減少了約100億美元,全年淨虧損101.9億美元。而這項業務短期無法盈利的消息更是讓股價一路下跌。

可以說,這波改名並沒有什麼好效果。但這絕對不是最「不走運」的一次改名。Meta的另一次重大改名背後更是一個滿是辛酸淚的故事。2020年底,Facebook宣布將數位貨幣Libra專案改名為Diem後,這個開局形勢一片大好,全球大企業擠破頭抱大腿加盟的專案一路跌到谷底,甚至在本週正式用出售業務劃上了一個休止符。整個故事中充滿了悲情的色彩──盟友「背叛」、遭受各國政府「羞辱」,以及精英團隊出走,而這還不是祖克柏「發幣」夢裡最糟糕的部分。

出售宣告發幣夢碎

現在,當用戶打開Meta曾經在2019年拚命吆喝的Libra(後改名Diem)官網,會發現這樣一個彈出式廣告,內容是Diem CEO Stuart Levey發布的一則聲明:

Diem協會宣布,將其與Diem支付網路運行相關的智慧財產權和其他資產出售給Silvergate資本公司。

「透過這場交易,我們相信Silvergate將有能力繼續推進Diem(推行穩定幣)的願景。在接下來短時間內,Diem協會會將其子公司逐步解散。」

值得注意的是,這家接受Diem的Silvergate銀行是美國早在2014年第一批願意為加密貨幣交易開設帳戶的銀行之一。此外,這家公司也是Facebook 2020年將Diem專案從瑞士轉移回到美國後的重要戰略合作夥伴,且在重要節點上成為了Diem美元穩定幣的獨家發行方,並管理Diem的美元儲備。

根據The Verge的報導,Diem協會和Silvergate的這筆交易價格約為2億美元。

同時,在這則公告中,Diem將其失敗歸結於政府的阻撓。他們在公告中表示:「儘管我們對政府的質疑給出了積極的實質性反饋,但從與美國聯邦政府監管機構的溝通中我們發現,這個專案已經無法正常推進。因此,對於Diem來說,最好的結局就是將其出售。」而在交易結束後,Diem協會會逐步退出整個專案。

至此,Meta和祖克柏的發幣夢也正式宣告破碎。而Facebook在全世界範圍網獵到的這批精英員工也正面臨團隊解散的結局。

Libra 轟轟烈烈的開始

雖然結局慘敗,但這個專案幾乎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2019年夏天,Facebook帶著一份數位幣白皮書如驚雷一般,宣布將在第二年發布數位貨幣Libra以及和其配套的數位錢包Calibra。雖然回頭仔細看,穩定虛擬幣Libra某種程度上,是對當時混亂、價格浮動劇烈的比特幣等各種五花八門的虛擬貨幣的一種挑戰,但巨頭加入幣圈的新聞還是讓當時有「幣圈」信仰的人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動和希望。

(Source:shutterstock)

與當時其他加密貨幣不同,穩定電子幣Libra的價格不會劇烈浮動。簡單來說,按照當時Facebook白皮書中的想法,Libra的幣值會和固定貨幣掛鉤,只有Libra管理協會有權力根據貨幣兌換情況發幣和銷毀貨幣。

此外,在白皮書中,Facebook表示除了不能隨意挖礦外,用戶使用Libra貨幣無法完全匿名,也不會完全無法追蹤。

而這些舉措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給美國政府、美聯儲吃一顆定心丸,來消除政府部門的反對。

在描述中,Facebook表示其使命是建立一個簡單的全球貨幣和金融基礎設施,在未來將被用來進行全球支付和轉帳,讓跨境轉帳變成像發短訊一樣簡單的事情,更無需各種繁雜的手續費。

除了充滿各種豪言壯語的白皮書外,當時Libra專案能夠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Libra除了Facebook外,聯盟的企業實在太強大了──從支付平台Mastarcard、PayPal、Stripe、Visa到電商平台Shopify、eBay、Farfatch,再到Coinbase等區塊鏈公司,甚至連矽谷頂級投行a16z、Union Square Ventures和Ribbit Capital都是其支持者和參與者。

可以說,Facebook幾乎拉動了矽谷的半壁江山為其搖旗吶喊。而這些金融、科技領域的小巨頭們也都盼望著在這個用技術顛覆傳統金融業,甚至是法幣地位的大布局中分一杯羹。

一場國會質詢轉動了命運的車輪

雖然這個專案有一個紅紅火火的開端,但很快它的命運車輪就徹底被一場國會問詢轉動。

2019年7月,在白皮書發布後不久,Facebook遭到了眾多國家政府的反對。究其背後原因,是各國政府擔憂自己的法幣會被Facebook發幣衝擊,而美國更怕其全球貨幣霸主地位被撼動。

最先站出來反對的國家是法國。法國財務部長Bruno Le Maire對外表示,不應將Libra數位貨幣視為傳統貨幣的替代品。「Libra成為主權貨幣是不可能的」,他擔憂Libra可能會帶來隱私、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等問題。此外,他也擔心Libra的崛起甚至可能對全球金融系統帶來衝擊和風險。

不過,Facebook想要發幣這件事受到的最大阻撓來自美國政府。

2019年7月,美國眾議院對Libra專案發布了終止專案的要求。而後,美國國會參議院銀行住房和城市實物委員會針對Libra專案召開了聽證會。當時,參與聽證會的正是Libra負責人David Marcus(見下圖)。

(Source:Loic Le Meur,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之所以要提到David,是因為他幾乎是Libra專案的靈魂人物。這位高層來自瑞士日內瓦,而這也被很多外界人士看來,是Libra專案早期註冊地點在瑞士的原因之一。

David從1996開始連續創業。其創立的四家公司均被收購。最終,當他創立的支付公司Zong被PayPal收購後,選擇加入PayPal,並在三年內一路開掛,成為了PayPal的主席。當時,他幾乎是美國科技公司中支付領域的領軍人物。之後加入Facebook,他負責了Messeger團隊,並最終成為祖克柏發幣夢裡最重要的角色──Libra專案負責人。

實際上,這並不是Facebook在當時短期內第一次面對聽證會的質詢。之前一年,祖克柏就虛假資訊、數據洩露和敢於大選等問題接受過類似嚴苛的質詢。這些過往紀錄,使得美國政府對於Facebook的信任度在Libra上線之初就已經降到非常低的水平。而今回看這場劍拔弩張的問詢,仍能感受到當時議員們拋出的問題有多尖銳。

「到底多少民選立法者站出來反對Libra,Facebook才會善罷甘休?」民主黨參議院議員Sherrod Brown問道。當天,議員們針對Facebook發幣帶來的管轄權問題、隱私保護問題,以及Facebook信任危機不斷提問。

美國國會對於管轄權的質疑大多圍繞當時Facebook將Libra總部設立在了瑞士日內瓦的決策。在國會看來,一家美國公司將總部設置在別國頗有逃避美國本土金融監管的嫌疑。更深層次的,是對美元主導地位帶來的危機。

針對管轄權問題的質疑,Facebook在後期妥協將Libra總部搬回美國。但相對比管轄權問題可以輕鬆解決,信任危機就難解決得多。

聯邦參議員Brian Schatz羅列了Facebook平台上的虛假資訊、向Cambridge Analytica洩露數據隱瞞不報、大選期間政治廣告干預等問題。

「世界上有這麼多公司,憑什麼我們要信任Facebook來做這件事情?你們是否應該先把自己的老問題解決了,再去解決新問題?」

這場聽證會讓Facebook明白了,也許Libra可以發幣,但在議員們眼裡幾乎進入失信名單的Facebook絕對不能發幣。同時,美國政府在金融行業可以接受巨頭,但卻無法容忍出現一家挑戰美元國際地位的寡頭。

這場聽證會帶來的後果讓整個團隊焦頭爛額。多個國家央行都選擇對Libra進行嚴格審查,甚至直接反對。法國和德國聯合聲明反對Libra在歐洲推行。註冊地瑞士宣布要對Libra進行洗錢審查。到了9月,Libra在瑞士接受了包括美聯儲在內的26家國家央行的聯合質詢。越來越政治監管壓力幾乎將其壓垮。

盟友「背叛」離場

這樣的審查也蔓延到它的盟友身上,使得這些盟友紛紛退縮,選擇退出。美國政府甚至直接發出最後通牒給這些加盟Libra的盟友,甚至提出類似審查要求。

最先退出的是David的老東家PayPal。在10月4日,PayPal正式對外宣布退出Libra協會。僅一週後,Stripe、Visa、eBay和Mastercard全部退出Libra協會。至此,最大的金融合作夥伴已經全部離席。

之所以這次集體退群帶來的影響惡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此時,距離在日內瓦舉行的Libra首次理事會會議僅剩了不到一週時間。可以說,第一次會議還沒開,群已經快要散了。

(Source:pixabay

Diem斷臂求生

而後一年,Libra也沒有能夠得到更多的支持,反而面臨了更大阻力。

加上之前David和祖克柏參加聽證會受到針對Facebook的質疑,終於讓他們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只有脫離Facebook這家名聲並不太好的巨頭,Libra才有一線生機。為了彰顯切斷關係的決心,2020年12月,Libra正式更名Diem。而伴隨著Libra更名變成Diem,Libra的錢包Calibra也正式更名為Novi。同時,為了回應無法避免的監管,Diem妥協將總部從瑞士搬回到美國本土。

這次更名有兩個目的。首先,是將之前追求實際購買力相對穩定的加密數位貨幣調整成為追求對美元匯率保持穩定的數位貨幣。簡單來說,就是成為只錨定美元一種貨幣的合規穩定幣專案。往深一點說,這也是祖克柏想要向美國政府再次表示自己不會違背美元利益的一次巨大妥協。同時,為了讓發幣夢成真,更名後的Diem正式脫離Facebook獨立營運。

原先想要革金融行業命的David,也在這時對外改口表示他們將要顛覆支付行業,為各國人民提供點對點的跨境支付服務。

但是,改名並沒有辦法改變這個專案的氣數,也沒有得到任何持反對意見的國家政府的正面回應。改名後的持續低迷,毫無進展加速了整個團隊核心成員的出走。

除了之前Diem的聯合創始人Kevin Well宣布離職外, 2021年正值感恩節假期,靈魂人物David宣布將於2021年底正式離職,並將整個團隊交給Stephane,也就是文章開頭最終宣布解散團隊,出售專案的那位負責人。當多位靈魂人物退出後,團隊士氣大挫,幾乎沒有人再相信,這個專案還有什麼機會。

而後,直到本週,整個專案終於徹底落下帷幕,被正式出售給Silvergate。回看過去三年,整個專案走過了無數坎坷,滿是辛酸淚。

(Source:pixabay

祖克柏的「羊皮」

可以說,無論Libra還是Diem,這個曾經祖克柏掛在嘴邊的發幣專案已經落幕。人們回看它,卻發現很可能相對比突飛猛進的技術革新、研發,Facebook最近幾年極其熱衷這類金融類「創新」專案──缺乏實質的扎實的技術進步,更多地是在創造新的概念。

德國總理在一次反對Diem專案的發言中曾經稱這個專案為「披著羊皮的狼」。它想要挑戰很多原有的秩序。而這些挑戰秩序背後的獲利者很可能也並不是哪個國家、哪個平民,更多的卻是Facebook自己。

議員Sherrod在Libra聽證會上曾質疑表示,Facebook對於Libra專案的推進,一如既往體現了這家公司利用隱私、違反道德法律從而牟利的急切渴望,專案本身無法帶來公益。「Facebook所謂的顛覆式創新,創新已經快沒了,只剩下對一切的顛覆。」

Libra和更名後的Diem都已經落幕,Facebook也已經更名為Meta,將賭注壓向了下一個新的概念──元宇宙。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Anthony Quintano from Honolulu, HI, United States,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