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競爭法》或放鬆綠卡配額,美中人才競爭白熱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2 月 10 日 7:45 | 分類 中國觀察 , 人力資源 , 科技政策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2022 年美國競爭法》納入理工科博士學歷人士綠卡發放國別配額豁免條款。分析認為,條款如果生效,中國頂尖科技人才留美將更便利,同時為美國的美中科技人才爭奪戰提高競爭力。

新法案旨在幫助外國創業者和STEM博士畢業生快速取得綠卡

美國國會眾議院2月4日通過《2022年美國競爭法》(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包括兩項對中國技術人才赴美創業和希望取得美國綠卡的中國博士生頗具吸引力的條款。

法案提議為外國科技公司創業者設立「W」非移民簽證類別。據這條款,外國新創企業創業者的持股額度和公司投資規模如果滿足一定要求,創業者可申請美國「W」簽證赴美,在美擴展業務,滿足一定經營條件後可獲得美國永久居民(綠卡)身分。

法案還為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類)專業的外國博士畢業生申請美國綠卡豁免國別配額限制。

目前美國每年發放職業移民的綠卡數約14萬份,但任何國家申請者獲批的上限不能超過總移民配額7%,造成中國、印度等國職業類移民申請者綠卡積壓。部分國家申請人等待時間長達20多年。

有分析說《美國競爭法》相關移民條款若生效,美國僱主能為世界各地優秀研究人員快速爭取綠卡,包括職業生涯早期和從事尖端工作的技術行業人士,為美國贏得顯著人才競爭優勢。

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2022年美國競爭法》還需要與國會參議院的相關法案進行兩院協調,達成一致協定後才能正式在國會通過並送交白宮由總統簽署生效。如果法案移民條款施行,將對美國吸引和留住外國技術人才增加更多吸引力。

美國《富比士》雜誌高級撰稿人、非政府組織美國政策全球基金會(NFAP)執行總監斯圖爾特·安德森(Stuart Anderson)撰文,如果條款生效,將是美國國會30年來最重大的移民立法。

據美國政策全球基金會統計,美國大學STEM專業研究生70%以上來自外國,一項僅限美國大學STEM領域博士學位的移民改革措施,每年可嘉惠1萬多人;由於《美國競爭法》還允許外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的畢業生在美國依照新法的規定申請綠卡,因此每年潛在受益人數可能更高。

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數位經濟研究員、史丹佛大學網路政策中心「數位中國」(DigiChina)專案主編魏光明(Graham Webster)說,《美國競爭法》技術移民改革條款對那些符合資格的人來說「意義重大」。他說美國目前技術移民制度讓在美國工作的外國專才經歷「高度不確定且令人痛苦的過程」。

但魏光明同時認為,法案只是移民改革需要解決問題的一小部分。

他以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說:「如果美國真想從在美培訓或希望在美工作和貢獻的人才能獲益,這只是必要改革的小部分。」

大量中國頂尖科技人才「流美」

中國每年培養的高學歷科學和工程人才人數超過美國,但專家指出,中國頂尖人才品質不及美國,每年還有大量人才選擇留在國外。

喬治城大學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2021年8月研究顯示,自21世紀第一個十年的中期,中國STEM專業博士畢業生數量一直高於美國,兩國之間的差距五年內可能會擴大,預計到2025年,中國大學每年將產出超過77,000名STEM博士畢業生,美國只有4萬名。

但美中兩國爭奪的重點新興技術領域和戰略重點技術產業如半導體、人工智慧(AI)等領域,中國卻面臨人才劣勢。

全球戰略諮詢機構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SG)負責中國與科技政策事務的副總裁保羅·特廖洛(Paul Triolo)說:「對半導體製造等複雜製程而言,培訓足夠數量的工程師以掌握製造業所有要素需要大量時間,中國企業在這方面有人才問題,更多是品質問題而不是數量問題。在這領域理想情況下,要培養人才需取得最新和最好技術,包括軟體和硬體。 」

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1月報告統計,持臨時簽證的國際學生占美國經濟學、計算機科學、工程、數學和統計學博士學位人數一半以上。美國國務院2018年統計報告,在美就讀STEM專業的國際學生(包括本科和研究生),中國學生占最多達16.2萬人,印度其次,總數達15.4萬人。

美國保爾森基金會Macro Polo專案2019年統計,中國過去十年培養的頂尖人工智慧人才,三分之二在國外工作,並主要集中美國(85%):Google、IBM這類科技公司和美國高校是中國AI人才青睞的工作地點。

報告說:「雖然北京已培養一支頂尖人工智慧人才大軍,但超過一半人才最終留在美國,而不是在國內公司和機構任職。這是因政府大部分資源都去擴大人才基礎,而不是創造激勵機制和環境。 」

有跡象顯示,中國曾將上屆美國政府釋放的鎖緊移民政策的訊號看成奪回海外人才的契機。但分析認為,由於美國等西方國家健全開放的研發和交流環境,加上中國政府近年頻頻打壓創新科技業,中國頂尖技術人才還是選擇去國外發展。

中國政府支持的智庫賽迪顧問2018年《中國人工智慧城市發展白皮書》曾結論:「華人在人工智慧科研和應用領域的實力和川普政府移民政策為中國補充高階人才提供機會」。報告建議政府設置人工智慧海外人才專項基金,提供到中國工作的海外高級人才資金、房屋、科研專案等支持,開闢AI頂尖人才獲得中國綠卡的管道,打通與國外頂尖研究機構的交流。

但中國海外招募賢才的種種措施,似乎沒能填補國內AI業的高階人才缺口。

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1月31日簡報承認人才回國潮不如預期。報告指出:「中國人工智慧從業群體總數增長迅速,但目前高階研發人才數量遠不及美國。中國是人工智慧領域本科儲備人才的主要來源,但並不是受歡迎的就業國。 」

報告援引海外統計數據,中國頂尖人工智慧人才有34%國內就業,約56%在美國就業。去美國學習人工智慧專業的中國人,88%畢業後在美國就業,只有10%回國就業。

分析:美國提倡開放,中國卻頻打擊創新環境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商務和經濟高級顧問兼理事會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說,近年因新冠疫情和中國網路業受打壓陷入不景氣,中國科技人才問題更複雜。

甘思德說:「我認為中國人才有兩個不同挑戰。第一是傳統人才流失問題,疫情只是暫緩問題,因此許多中國人未能去國外上學,不在國外工作,但疫情結束,這個問題就會回來。」

「另一個問題是,(中國政府)打壓私營網路公司被一些中國年輕人解讀為警告,不要成為企業家,要謹慎行事,要在已知行業找穩定工作。這意味創業精神減少,創新減少,這不是美中緊張加劇或國際人才外流導致的結果,而是中國環境下滑和惡化,對創新者的吸引力比以前更低。」

瑞士國際商務發展專家、中國IT業和機器製造行業多年打交道的麥克·弗里克(Michael D. Frick)說,中國政府推出眾多計劃和補貼吸引海外人才回國,但美國對頂尖人才來說還是具高度吸引力。

他說:「根據我的經驗,大學和管理層共事過的中國人通常非常愛國,都想回國。但對真正傑出的人才,美國仍很有吸引力。所以我認為,中國政府制定這些行動計劃是否產生很大影響,是否會讓公民願意回中國,還有待觀察。 」

弗里克強調,吸引國際科技人才交流的平台通常在西方,對真正頂尖的人才「在西方仍有更多可能性」。

「現在美國仍是巨大的人才淨進口國──擁有最好的大學。」弗里克說:「中國人的看法仍然是,如果我想在這領域取得成功,我就必須出國。」

(本文由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