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邊境情勢詭譎,美智庫觀察五項現代戰爭關鍵問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2 月 16 日 21:33 | 分類 國際觀察 , 軍事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美國總統拜登宣稱俄羅斯將在 2 月 16 日入侵烏克蘭,俄羅斯總統普京於昨日宣布部分部隊將撤回原駐地,但烏克蘭今日仍遭網路攻擊,且大部分俄軍仍在邊境。美國智庫分析俄烏衝突若發生,將會為現代戰爭的關鍵問題提供重要解答。

俄羅斯與烏克蘭身為高度現代化的國家,雙方都有大量正規軍與各種高科技武器,因此戰事若發生,將是 2003 年美伊戰爭後,首次出現兩支現代化軍隊的大規模對戰。

華盛頓智庫戰略國際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 Mark Cancian 撰文指出,雖然兩國皆有配備現代化武器的正規軍,俄軍質與量皆佔優勢,烏克蘭預計將採取迂迴戰術。

雙方交戰將如何運用現代化武器將是觀察重點,其中五項問題尤其重要。

主力戰車是否過時?

戰車過時論從 1970 年代反戰車飛彈開始普及後,就多次被軍事專家提出。

只是經過 1973 年第四次以阿戰爭、80 年代兩伊戰爭、及美軍兩度與伊拉克交手後,主力戰車仍是戰場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直到近 20 年來反戰車飛彈射程越來越長,半導體技術進步,也使彈頭尋標系統精密度遠超以往。

例如美軍標槍飛彈(FGM-148 Javalin),射程達 4 公里且具備射後不理功能,發射組員可躲在隱蔽處狙擊裝甲車輛,特殊飛行模式瞄準裝甲最薄弱的車頂,讓戰車生存性大幅降低。

但標槍除了 2003 年在伊拉克戰場之外,推出迄今並沒有其他大型戰役表現機會。

美軍內部也對戰車意見不一,陸軍堅信主力戰車的角色,每年仍然採購約 100 組 M1A2 SEPv3 的改裝套件,提高裝甲戰鬥旅的現代化程度。

但海軍陸戰隊近年卻放棄主力戰車,認為飛彈在西太平洋戰場上將會比戰車更重要。

因此俄烏若開戰,兩軍對於戰車與反戰車飛彈的運用,將是觀察主力戰車在現代化大規模戰爭表現的重要場域。

▲ 標槍飛彈等新型反裝甲飛彈推出後,軍事專家對主力戰車存續再度出現意見分歧。(Source:United States Army,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網路作戰是否具改變戰局能力?

近年各國無不盡力發展網路作戰能力,支持者認為,藉由攻擊定位、通訊、及武器導引系統等方式,能在開戰前大幅削減敵方戰力,造成「網路版珍珠港事件」的效果。

美軍退役海軍上將 James Stavridis 和 Elliot Ackerman,近期出版軍事小說《2034 全面開戰》,其中就有中國解放軍以網路作戰徹底癱瘓,並殲滅美軍第七艦隊的內容。

質疑者則認為網路作戰能耐被炒作得太過嚴重,目前的運用主要只能迫使某些網路暫時關閉,或妨礙部分軍事行動,但比起珍珠港事件造成 2,400 多名美軍死亡來說,破壞力還差得太遠。

直升機突擊的效果?

美軍自越戰以來就高度仰賴直升機進行作戰,但直升機面對防空飛彈時相當脆弱,即使用攻擊直升機護航也很難壓低戰損。

舉例來說,越戰期間美軍在絕對空優下,仍然損失超過 5,600 架直升機,而蘇聯入侵阿富汗時,阿富汗的刺針飛彈也讓蘇軍直升機損失慘重。

目前烏克蘭在美國支援下也擁有大量刺針飛彈,長程防空系統也遠非當年阿富汗可比,因此若雙方開戰,俄軍直升機的存活率將是重點觀察目標。

兩棲登陸作戰如今是否可行?

二次世界大戰和韓戰期間,美軍皆運用兩棲登陸戰扭轉局勢,但隨著飛彈科技發展,1982 年福克蘭戰爭,英軍在登陸期間遭遇可觀損失,顯示登陸戰難度比起過往更為困難。

因此俄軍雖然在黑海部署大量艦隊及陸戰隊,有能力執行兩棲作戰任務,但 CSIS 認為面對烏克蘭的飛彈和長程砲火防禦,兩棲登陸作戰很難成為俄軍主要進攻路線。

砲兵是否已成現代戰場決定因素?

過往戰爭中,火砲曾是決定戰場勝負的關鍵之一。

但自二次大戰開始,空軍和主力戰車成為顯學,砲兵長期退居輔助角色,直到近年無人機的普及,搭配對地飛彈和長程精準砲彈,砲兵地位似乎有改變趨勢。

2014 年克里米亞危機期間,俄軍就曾以無人機與砲兵搭配,殲滅烏克蘭兩個營的兵力,因此俄烏戰爭若爆發,無人機與砲兵搭配會如何影響戰局,也將會是觀察重點。

結論

當美國將戰略轉回大國競爭後,俄烏危機是首次可能爆發的大規模戰爭,相對於2014 年的低調涉入,這次大軍壓境將使俄羅斯必須展示大型戰爭調度,對美軍和智庫來說是相當重要的情報來源。

(首圖來源:Mil.ru, CC BY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