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手寫板書教學吧!台中葳格中學用 iPad 打造數位學習校園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4 月 15 日 7:00 | 分類 Apple , iPad , 科技教育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在這個數位工具相當便利的時代,傳道、授業、解惑的過程是否還只能侷限在紙本、手寫板書呢?許多人對於讀書時期的回憶,大多數都是看著老師手寫板書的背影,且可能都只有單向地接收老師傳遞的課業知識,鮮少有機會能夠透過實作來學習;且抽屜中也往往塞滿了課本,每每要將課本帶回家時,都像是在訓練手臂大小肌肉。

台中市私立葳格中學就導入一套與傳統相當不同的教學方式,他們在 2014 年時由副校長黃文貞領頭開始推動 iWagor 計畫,並鼓勵學校老師獲取蘋果的 Apple Teacher 認證,在 2017 年時在學校推動一師一平板,在每個教室當中都建置 Apple TV,讓老師們只要帶著一部 iPad 就可以進教室教學。

▲ 台中市私立葳格中學副校長黃文貞。(Source:葳格中學提供)

自 2018 年起葳格也從原先的一師一平板,開始推動一生一平板的計畫,一開始是鼓勵學生們各自帶 iPad 到校給學校管理,並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利用 iPad 來進行課業的實作、考試、繳交作業等,讓課堂上某些原先只能用紙本的教學方式以 iPad 來完成。

不過大約在兩年前開始,所有學生的 iPad 都由葳格董事會直接撥款購置,以提供給學生們上課使用。

每位學生在國一(或高一)進入葳格校園後,都可以獲得一部 256GB(一開始是 128GB)的 iPad,但這時這部 iPad 還不完全屬於學生,每到放寒暑假前都要繳回學校讓校方整理設備。一路到學生們要畢業時這部 iPad 才真正屬於學生,而這當中也早已存下學生們這三年來的學習歷程。

iPad 上課?學生不會偷玩遊戲嗎?

黃文貞坦言,其實一開始在推動一生一平板時,就受到了許多家長的反彈聲浪。最大的原因在於,在一些家長的觀念當中 iPad 這一類的 3C 產品就等於娛樂,家長很怕學生們在拿到 iPad 後就會荒廢學習。

「但事實正好相反!」黃文貞表示,其實讓學生們習慣使用 iPad 之後,只會將平板視作一項工具、誘惑力變低,不會有機會就卯起來玩。

除此之外,因為學生帶 iPad 到學校後都會受到學校的系統管理,在系統的設定當中,只要下課鈴響就會立刻斷網,到了上課時才會恢復網路,因此下課時間其實學生們也沒得利用 iPad 玩遊戲;且受到學校管理的設備也不開放 App Store。

另外葳格在這套管理系統當中,將一些特定的應用程式鎖起(例如 Safari、YouTube 等),有些老師甚至可以要求在課堂當中僅能讓學生開啟某個特定的應用程式,數位學習反而很難讓學生們偷偷來。

有些人可能會想「數位學習是不是等於完全不需要紙本課本了?」對此黃文貞表示,其實所有的學科一定都還是會需要課本,對於葳格來說 iPad 只是學生們課業學習中的一個輔助工具,可能用來做隨堂小考,或是在某些需要實作的課程中(例如自然課),可以給學生們約 10~20 分鐘的實作時間,並不是整堂課 50 分鐘都用 iPad 塞滿。

▲ iPad 的鏡頭搭配上一些小工具就能實現顯微鏡的功能。

數位學習對學生有哪些好處?

目前已經高三的張祐瑜分享,自己是從國一就開始進入葳格就讀;她表示,國中時期需要做較多的報告、紀錄各科活動的學習歷程。而到了高中後課業壓力變得比較大,就會需要仰賴 iPad 寫下筆記,讓自己更有規劃、有組織性地學習。

張祐瑜指出,現在早已習慣上課就是帶上 iPad 筆記,像是在數學課時要畫幾何圖形,直接在紙本上畫圖可能會畫得歪七扭八的,而如果利用 iPad 搭配 Apple Pencil 來畫,就能繪製出較整齊的圖形。且在需要強調重點的地方,還可以快速點 Apple Pencil 筆身兩下,來切換不同的顏色。

在傳統的板書教學過程中,往往會發生學生還來不及抄完黑板上的筆記就被老師擦掉的情況;張祐瑜笑著說,現在用 iPad 做筆記有個有趣的現象,當老師上課上到一個段落時,學生們不是埋頭狂抄筆記,而是抬起 iPad 來拍照,課餘的時間再慢慢整理筆記內容。

且使用 iPad 對於學生還有另一項好處,有時上課會忘記帶課本,這時可以在上課前先與同學借課本來拍照,以圖片編輯的方式、搭配上 Apple Pencil,一樣可以做好課本筆記內容。

同樣也是目前高三的施浚璿則表示,自己除了學習時會使用 iPad 來記錄學習歷程外,也會在體育課打籃球時將 iPad 架設在球場邊,藉由另一個角度來審視自己打球時的樣貌;另外偶而也會使用 iPad 的慢動作錄影來拍攝自己打球時的姿勢,作為調整動作時的依據。

而在這個人人都有機會當 YouTuber 的時代,施浚璿也自然開啟了屬於自己的 YouTube 頻道;他將利用 iPad 所錄製下的運動影片上傳到頻道讓大家更了解自己。

▲ 葳格中學高三生施浚璿(左)、張祐瑜(右)。

防疫時期的無縫接軌

還記得去年五月在台灣爆發的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嗎?當時政府將防疫警戒等級升為三級,不但許多企業要求員工居家辦公,就連學生也要在家線上學習,當時政策下得又急又快,讓部分家長來不及準備好孩子們線上學習時需要的設備。

但是去年的防疫升級對於葳格的學生來說卻是影響極少,原因在於學校早已建置好線上學習的環境,無論是老師或學生都早已習慣利用 iPad 來學習;因此當政府的防疫政策一下,葳格立刻就可以啟動線上教學。不過這也是當時葳格在推辦這項教學計畫時始料未及的情況。

黃文貞在上述中提到,起初在推動這項數位教學計畫時曾受到家長們的反彈,那麼在推動 iWagor 計畫這麼多年後,家長又怎麼看待這項計畫呢?

葳格家長會長陳志銓以他自己的角度來看,用科技紀錄生活、學習是一件相當不錯的事。他分享自己以前國中畢業旅行時,要帶上 10 卷底片來紀錄畢旅的點滴,因為以前要記錄下自己的生活比較不那麼容易,「一開始人們認為科技必須跟上時代,但是現在是科技在改變時代」,因此相當贊同數位學習的計畫。

雖然就學生與家長的觀點中來看,數位教學相當不錯且也是大勢所趨,但有些教師可能也會認為「自己原有的教學方式好好的,有需要改變嗎?」但其實回過頭來思考,當科技這麼進步的現今,為何還是使用傳統的方式來教學,且還期望這些學生未來要更能改變世界?

黃文貞表示,這也是為什麼葳格的數位學習計畫一開始推動的對象是教師,而不是從學生或是家長先著手,因為在教學的過程中往往最難改變的就是老師;在世界趨勢不能改變的情況下,就鼓勵老師們改變傳統的教學方式。

▲ 葳格中學高職部餐飲科學生也在實作課時,會使用一部 iPad 作為食譜參考,另一部 iPad 紀錄做餐過程。

▲ 葳格中學國中部學生也會使用 iPad 學習如何寫程式編程,來完成簡單的機器人操作。

(圖片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