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櫚油因烏戰重獲青睞,綠色團體憂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4 月 25 日 8:15 | 分類 材料、設備 ,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世界最大葵花油生產國,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葵花油出口遽減,世界各國食品公司紛紛回頭以棕櫚油取代。然而環保人士憂心,歷經長期努力後,好不容易讓世界各國減少使用會砍伐熱帶雨林的棕櫚油,現在努力可能前功盡棄。

俄烏戰爭,致葵花油出口遽減

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世界最大葵花油生產國,黑海地區葵花油產量佔全球60%,出口量更佔76%。然而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封鎖烏克蘭黑海港口後,葵花油出口遽減。

歐洲衝擊可能最重,平常時烏克蘭生產葵花油有一半出口到歐洲;現在戰爭關閉烏克蘭港口,也關閉烏克蘭龐大的糧食產業,導致葵花油價格飆漲。

棕櫚油有破壞森林惡名,仍成搶手貨

為了應付緊急情況,英國知名冰島連鎖超市(Iceland)宣布,要回頭使用棕櫚油。儘管知道棕櫚油是造成東南亞森林砍伐和動物棲息地喪失的重要原因。

義大利永續營養機構「競爭力研究所」(Competere)主席帕加尼尼(Pietro Paganini)表示,冰島超市並非唯一改用棕櫚油的企業,還有更多公司考慮同樣決定。

雖然正式出口貿易統計尚未出爐,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FAO)觀察到3月棕櫚油價格創歷史新高,並將棕櫚油價格上漲歸於葵花油短缺的反應。

即使全球棕櫚油最大生產國印尼,也為了穩定物價,從3月10日起限制棕櫚油出口。

棕櫚油商早有不平,渴望重返歐洲市場

至於棕櫚油生產商本身,也早就對被歐洲市場擋在門外感到不滿,都渴望重返歐洲市場。

馬來西亞安邦智庫(Anbound)東協區域首席代表翁忠義(Ong Chong Yi),2月底向馬來西亞東方日報(Oriental Daily News Malaysia)指出,俄烏兩國供應鏈中斷,將為馬來西亞提供出口新契機。

馬來西亞是全球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僅次印尼,兩國棕櫚油產量佔全球85%。

環保人士憂心,多年努力可能白費

對此發展,環保人士極為憂心,因歷經長期努力之後,好不容易讓世界各國減少使用會砍伐熱帶雨林的棕櫚油,現在這些努力可能前功盡棄。

印尼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東南亞森林倡議人員陶菲克(Kiki Taufik)向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指出,「蔬菜油價格飆漲達新高,這對人類、森林和野生動物都是壞消息」。

印尼原住民維權人士諾曼·吉萬(Norman Jiwan)也向Politico表示,「物價上揚使(棕櫚油的種植)加速擴張」,「現有棕櫚園無法滿足所有市場需求」。

兌現承諾或企業生存,供應商陷兩難

強烈反對森林砍伐的運動者認為,棕櫚油導致古代森林和猩猩數量減少,並推升碳排放,也導致審查歐洲棕櫚油消費與日俱增。最近幾年,主要食品品牌承諾改善採購來源,否則就將棕櫚油完全從供應線移除。

但現在食品公司兌現承諾和確保繼續留在此行業間進退兩難。冰鳥超市總經理李查‧沃克(Richard Walker)表示,他對公司重返棕櫚油覺得「極為遺憾」。

競爭力研究所的帕加尼尼表示,這仍是量的問題。「我可以說,小型公司會立即轉向棕櫚油;但較大型公司可能仍在等,因葵花油存量較大,也更關切自身信譽。」

代表法國1,500家食品生產商的全國食品工業協會(ANIA)發言人蘇菲‧伊奧納斯庫(Sophie Ionascu)表示「這不太容易理解」。協會成員都急著找到更潔淨的替代品,但要量化「誰在買這些產品」實在有困難。

依然有廠家堅持綠色路線

此情況下,廠商能否堅持綠色路線,實在大有疑問。

目的是終止森林砍伐的非政府組織「維護森林聯盟」(Alliance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Forests)發言人格雷瓜爾(Laure Grégoire)表示,不清楚食品生產商是否準備努力讓供應鏈維持「綠色」。

世界最大義式麵食製造商、義大利百味來(Barilla)透過媒體公關貝利(Andrea Belli)表示「百味來絕對不會回頭使用棕櫚油」,而是轉向大豆或橄欖油。百味來2016年宣布停用棕櫚油。

義大利永續棕櫚油聯盟(Unione Italiana per l′Olio di Palma Sostenibile)最近的預估,到2023年年初,棕櫚油的使用量將成長20%。

棕櫚油重新受市場青睞,對環境保育人士的努力固然是一大挫折,對相關企業也面臨抉擇。但可預見的是,近未來棕櫚油將在國際食品市場扮演重要角色。

(本文由 中央廣播電台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oneVillage Initiativ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