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最熱門通識課法醫教授開班「鑑識科學」:30 年能避免一次錯判,就值得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5 月 02 日 9:00 | 分類 科技教育 , 科技生活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國民法官」制度將於明年上路,翁德怡在台大開設「國民法官必備之基礎鑑識科學」通識課,希望學生明白,科學調查過程可能有謬誤,應勇於挑戰權威,引領出調查的其他可能性,避免冤案。

「我對『江國慶』的印象只停留在冤獄刑求,從沒想過鑑識專家的證詞也是幫兇……」不同科系的台大學生,正熱烈討論25年前「江國慶案」。這群事發時還沒出生的大學生,在課堂得知軍方提交的兇器鋸齒刀與法醫鑑定的被害者傷口形狀、長度皆不吻合,審判過程卻無人質疑,導致年僅21歲的江國慶遭冤枉槍決後,都感到極度震撼,甚至無法想像。

「開這堂課,不只是傳授司法科學基礎知識,更想藉由讓學生建立『隨時對權威抱持懷疑』的態度,未來如果有機會參與重大刑案審判,就可能阻止冤案發生。」說這段話的,是台大法醫學研究所所長翁德怡,因「國民法官」制度將於2023年上路,她主動開設這門「國民法官必備之基礎鑑識科學」通識課,希望提供學生系統性的司法科學與鑑識專業知識,以勝任國民法官重責。

這門2學分的通識課,修課人數上限為130人,但本學期(開課第二學期)竟吸引2,450名學生登記搶修,是台大最熱門的通識課之一;開學第一週更有近500名學生擠進教室想加簽。

真相只有一個
要靠嚴謹證據拼湊趨近

「真相只有一個,但真相只有加害者與被害者知道,有時甚至連被害者也不知道原因,只能靠科學鑑識盡量拼湊出真相。」翁德怡認為,沒有藉嚴謹程序取得的科學證據,司法審判就難以實現正義。

▲ 台大法醫學研究所所長翁德怡。

因此,第一週課程就是「如何取得科學證據」,以著名的美式足球員辛普森殺妻案為例,說明兇案現場遺留大量血跡與鞋印,看似罪證確鑿,但因法醫在發現屍體後10小時才檢驗血液、蒐證過程不慎讓檢體遭污染,導致DNA證據可信度降低,使檢方無法提出能將辛普森定罪的決定性證據。

有法律系學生提問,為何偵辦分屍案時,檢警都會想盡辦法找出全部屍身?翁德怡解釋,屍體每部分都可能留有證據,屍身愈完整,就代表越接近真相。「這也和司法科學息息相關」。

翁德怡舉例,當法醫解剖遭利刃殺害的遺體時,判定死亡原因與時間只是基本要求,也可能從刀子進入身體的方向、部位、深度等線索,推測兇手是慣用左手或右手、持刀傷人時是出於故意或自衛,這些鑑識發現的細微差異,都將影響最終審判結果。

(作者:朱姵慈;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Flickr/wp paarz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