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戰爭啟示錄,現代金融世界的新戰爭型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5 月 04 日 9: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金融市場高度整合,將使金融制裁更快產生效果,金融戰威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大。西方國家正透過金融制裁打擊俄羅斯,俄羅斯盧布重貶、銀行擠兌,金融系統瀕臨崩潰,然而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不能忽略現代金融世界的新戰爭型態可怕之處。

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看似離我們很遠,然而這次西方國家透過金融制裁打擊俄羅斯,現代「金融戰爭」(Financial Warfar)正在發生。因現今跨國金融網路越來越綿密,全球金融市場高度整合,金融戰的威力比以往任何時刻都強大。

「核彈級制裁」重襲俄國!貨幣成子彈,央行成金融戰司令官

若金融戰當作「新核武」懲罰國際壞蛋,那「貨幣」可能就是子彈,一國央行可能是金融戰司令官,如同這次美國等針對俄羅斯祭出金融制裁,想透過金融手段削弱俄羅斯的戰力,不過俄羅斯央行也立刻提高利率避免資金外逃,雙方戰術你來我往,但打金融戰就像一般戰爭,傷敵一千也損己七百,遠在台灣的我們也可能「被流彈打到」。

傳統金融系統大多處理本國貨幣利率存款和信貸,但現代金融系統,因跨國網絡越來越綿密,全球金融市場高度整合,如果有心制裁一國央行,可能會引發匯率危機與銀行擠兌,並癱瘓央行提供金融機構與市場流動性的能力,進而引爆全面性金融崩潰,這種不見血的金融戰超現實。

國際資金流動性越來越頻繁,因全球化貿易交易變多,美元又是世界最受歡迎貨幣,因此國際資金流動大多以美元計價,世界金融流動量有多大?可參考的指標是國際銀行支付結算系統(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CHIPS)資料,每日國際間貨幣流動超過2.5兆美元。

觀察到俄羅斯央行這幾年似乎有預先做好戰術沙盤推演,策略是「去美元化」及幣別與存放地點多元化,及時提供流動性,只不過目前看來許多歐美國家都加入金融制裁行列,有志一同打擊俄羅斯,只剩下中國未明確表態,仍有機會支援俄羅斯央行急需的流動性。

中立國也加入戰局創先例

俄烏戰爭衍生的「金融戰」發展至今,令人意外的情節是瑞士放棄中立原則、大力制裁俄羅斯,鑑於俄羅斯對歐洲主權國家進行史無前例的軍事攻擊,瑞士決定加入對俄國制裁行列,包括即時凍結俄羅斯總統普丁、外長拉夫羅夫等300多人及相關企業資產,禁止俄方利用瑞士金融系統規避制裁,同時與其他歐洲國家一起關閉領空給俄國航機。

瑞士總統卡西斯提到5個與普丁關係密切、同時與瑞士「有緊密經濟聯繫」的俄國寡頭富豪,宣布禁止他們入境。不難想像這5人都是瑞士銀行業「大戶」,如今遭制裁,存在瑞士的巨額資產恐怕有風險。但卡西斯明言,瑞士準備為捍衛自由和民主付出代價,藉此施加壓力,希望促使克里姆林宮改變心意,下令俄軍撤出烏克蘭。

隨著瑞士選擇與民主陣線連成一線,過往擅長「美中兩邊不得罪」的新加坡,居然也「選邊站」,看來「新金融戰」格局儼然成形,傳統國際金融中心似乎只剩香港尚未參與制裁俄羅斯。

烏俄戰爭除了實體地緣戰爭格局,金融業界觀察,這場金融戰也可能改寫全球金融中心版圖。值得注意的是,東方陣營的富豪和官員,向來私下把資產配置到西方陣營市場,除了倫敦和紐約,亦喜愛瑞士及新加坡這些相對中立地區。現在眼見俄羅斯政府及富豪受嚴厲制裁,海外財產遭凍結甚至充公,金融戰若引火上身,富豪擔心財富會「煙消雲散」,資產也將重新調度布局。

金融戰不見血,但雙方都將付出代價

美國與歐盟這次對俄羅斯祭出金融制裁,雖不見血,但與一般戰爭一樣,傷敵一千也自損七百,對歐盟來說,要投下這枚金融核彈並不好受。原因在俄羅斯是歐盟重要貿易和投資夥伴,光想恢復受疫情重創的經濟就不簡單了,如今天然氣、石油等能源領域,歐盟更仰賴俄羅斯出口。國際油價、天然氣價格接連飆升,其他小麥、玉米、鋼鐵等原物料商品導致歐盟通貨膨脹嚴重,制裁結果若無法小心處理,對歐盟勢必有害。

另外,這次金融戰對金融機構也有不少「折損」,因盧布匯率一度暴跌最多達七成,購買俄羅斯債權的金融機構都非常擔憂對方不兌現,違約風險遽增,沒想到俄羅斯總統普丁卻又自行簽署法令,說要用盧布償還外國債權人,有購買俄羅斯債券的金融機構仍深感「被流彈打到」,折損不少。經過這次金融戰,金融機構未來承接業務,勢必會更謹慎研究「地緣政治風險有多高」,也應檢視手上投資組合是否高風險,以避免踩雷。

金融戰爭並不是全新的事。早在1956年,掌握加薩走廊經濟命脈的蘇伊士運河爆發危機,埃及打算將其國有化,英法聯軍登陸打算介入,當時美國為防止運河被英法佔領,總統艾森豪欲施壓倫敦,要求取消襲擊,但美國不能對北約盟國採取直接軍事行動,故艾森豪轉向金融戰,命令財政部門在國際市場傾銷英鎊,英鎊瞬間貶值15%,壓低英鎊價值導致儲備短缺且無力支付進口費用,此財務狀況持續更久會增加英國通貨膨脹,最後倫敦選擇退出。蘇伊士運河危機讓英國經濟毀了大半,顯見當時金融戰威力就不小。

而過往打擊國際恐怖份子,比較常見的制裁是經濟制裁,包括禁運、封鎖物資等,避免提供戰略資源給敵人,較像「地毯式轟炸」;相較現代金融戰是比傳統經濟制裁更精確,就像武器「精準打擊」技術。金融戰爭為軍事行動的補充或搭配策略,具逐步升級(Escalation)特性,而科技與大數據發展,讓金融戰爭對敵方關鍵人物或機構可採取更精確的打擊。

要狙擊恐怖組織,除了軍事戰,配上金融制裁,效果更佳,這次美國、歐盟、日本、南韓、澳洲甚至瑞士等都加入制裁俄羅斯,讓其難利用全球金融體系、信用證和貿易融資及支付匯款系統,特別是國際銀行支付結算系統、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或美國聯邦儲備清算系統(Fedwire)這類網絡,但用切斷俄羅斯部分銀行和SWIFT的關聯,將促進俄羅斯進一步尋找SWIFT系統替代方案,恐會侵蝕美元主導的全球金融體系,也擔心俄羅斯可能會找上中國,中俄貿易以人民幣盧布結算,這些戰術運用都必須密切觀察。

金融戰衍生資安戰,大數據打擊更到位

恐怖份子也會想利用金融戰攻擊美國,許多人都對911自殺式攻擊美國紐約世貿中心印象深刻,這不只是恐怖攻擊,也是對美國金融系統的攻擊。因紐約是美國金融重鎮,恐怖份子從攻擊紐約觀察美國是否會金融恐慌,甚至想破壞全球金融體系。

很多金融機構、電腦公司都在世貿大樓辦公,911事件遭受巨大人員和財產設備損失,但沒想到的是,許多公司都能在事件發生後48小時就恢復營運。美國金融機構之所以迅速恢復業務,是因世貿大樓發生過爆炸,各公司都建立好備用、備源系統,早有預防,故全球金融體系迅速恢復運作。

不僅如此,現在科技發達,金融戰也可能衍生資安戰,美國還立法要求金融機構仔細監控內部流程。新巴塞爾資本協定就要求銀行儲備資本加強操作風險,因當內部流程故障,很有可能是來自網路攻擊或內部盜竊。

不可諱言,高科技確實能輔助金融戰,可讓武器更「精準打擊」。利用社群網絡資料對比,可非常詳細了解某些組織的溝通和財務狀況或異常,如金融交易、手機、電話、電子郵件和航空旅行,透過大數據分析,金融戰可對敵方關鍵者或機構採取更精確的打擊。

許多國家可能已知道經濟戰的攻擊方法,但經過這次金融戰,應會有更多國家想了解自己國家的金融脆弱性在哪?該如何避免被攻擊?這需要國家級戰略思維、跨部會盤點,不只國防部、情報部門,還有央行、財政部和金融監督部門都要一起串聯整體性思考。

世界網路錯綜複雜的連結,金融全球化市場發展,加上高科技研發,金融戰儼然成為現代金融世界的新戰爭型態,不能小看金融戰的威力,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甚至引發全面性金融崩潰。身處大國角力中心及中國強大軍事威脅的台灣,更得研究重要性不輸軍事戰爭的金融戰。

(作者:張嘉伶;本文由《台灣銀行家》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