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缺乏確實有效政策引導,導致陷入 50 年來最嚴重能源危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8 月 12 日 15:00 | 分類 國際觀察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刻正面臨 50 年來最嚴重的能源危機,能源價格飆漲且供不應求。不同於 1970 年代石油禁運所致的能源危機,目前的能源危機始於頁岩油產業熱潮減退、潔淨能源發展緩慢,以及政府未能制訂有序的轉型計劃。

美國再生能源過渡期混亂,新冠疫情衝擊經濟導致投資大幅減少,而美國政府未即時採取相關行動,大量化石燃料發電廠關閉,而再生能源發展進度卻追不上,造成嚴重的能源缺口,另烏俄戰爭加重全球能源供應緊張,電力業者警告今夏恐須限電。

頁岩油熱潮退去

20世紀以燃煤發電為主,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EIA),煤已於2016年被天然氣取代。多年前因水力壓裂(fracking)技術取得突破,美國大量開採頁岩內的天然氣及石油,頁岩油產業蓬勃發展,吸引大量投資,美國從油淨入口國變為淨出口國,於2010年至2020年間成為全球最大石油生產國,能源供應充足且價格低廉。

惟頁岩油生產商得到注資後毫無節制地擴張規模,導致很多頁岩油井缺乏生產效率,開採成本較預計高,頁岩油產業估計在2010年至2020年間減損3,000億美元。頁岩油產業的龐大損失令投資者卻步,石油公司對發展策略更謹慎,不願大幅增產以致無法滿足不斷增加的需求,目前大部分的石油公司預算仍然低於新冠疫情前之水平,明年估計僅會增產3%。

潔淨能源發展緩慢

過去十年潔淨能源受到政府補助價格降低,吸引許多投資,根據EIA的數據,包括水力發電在內的再生能源於2020年成為僅次於天然氣的美國發電來源。

拜登政府希望加快綠色能源發展,減少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在投資者紛紛減少對化石產業的投資下,近年便有不少使用化石燃料的發電廠關閉。

惟發展綠色能源需長期投資,不能一蹴而就,隨著供應鏈混亂、美國能源供應緊縮,開發商興建計畫難以趕上需求。主要原因為潔淨能源與現有電網接駁的申請量大增,批准此類申請前須先進行數年的技術研究,因此延宕潔淨能源計畫。根據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去年此類新申請案約 3,500 件,而 2015 年僅為 1,000 件。目前完成電網批准所需的技術研究所需時間超過三年,遠高於 2015 年的兩年內。

缺乏確實有效政策引導

華爾街日報分析認為聯邦政府的無所作為亦為釀成能源危機主因之一,當局於過去30年鼓勵能源業競爭、出售石油、天然氣給國外買家,並鼓勵發展更多再生能源,但在缺乏風險管理的情況下造成反效果。

美國於30年前通過《能源政策法案》,在1970年代能源危機後,聯邦政府開始放寬對發電廠的管制,同時解除天然氣價格上限,以鼓勵產業之間的競爭,導致全國各地湧現大量能源企業,引發市場混亂,對各州監管機構帶來重大挑戰。另全美許多電力市場由不同業者營運,加上各州訂下不同的減排目標,各地區電力網整合構成挑戰。

此外,政府鼓勵全國各地發展再生能源,惟未充分考慮轉型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危機。例如加州大幅減少依賴燃煤發電,轉而使用太陽能發電,惟加州2020年前熱浪來襲時,在夜間的太陽能發電供應變得緊張,加上配電及配套方案不足,導致大規模停電,加州過去持續從鄰近州進口大量電力,然鄰近州有不少電力企業在激烈競爭下已經倒閉,產能大幅減少,以致無法向加州供電以解燃眉之急,市場上已失去許多產能難以找到可依賴的電力替補來源。

前總統歐巴馬、川普及現任總統拜登均積極鼓勵美國輸出液化天然氣,美國今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出口國,卻使國內消費者被迫與外國買家競爭,導致美國本土天然氣價格被推高。

聯邦能源管制委員會(Federal Energy Regulatory Commission)前成員Bernard McNamee表示當前的能源危機較70年年代更嚴重,現階段相關部門似尚未能找到確實有效的解決方案。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