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用 IG?三款社交 App 成 Z 世代新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8 月 14 日 10:00 | 分類 app , 社群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網路世代前期文字導向的社群媒體興盛,創造 Facebook、Twitter 等平台崛起,Z 世代現在更偏好圖片導向媒體,引起近年大幅轉移到 Instagram 的浪潮,以及其後主打短影音的抖音和小紅書。然而最近情況又有轉變。到底年輕人愛用的社群媒體為何?

如果是通勤族,應該對以下情況不陌生。

走進捷運車廂,挑個位子坐下後,便開啟一天例行社群媒體瀏覽,首先打開Facebook看有沒有什麼要事需要知道;確認動態消息及首頁後,改開Instagram,滑滑好友限時動態,許多加了濾鏡的照片看起來真是美極了。然而未來廣發性且高度展演的社群模式,極有可能被更私密的社群軟體取代。

這趨勢顯現在三款年輕人愛用App:Locket Widget 、LiveIn及Be Real,皆主打隨手一按,即可與好友分享日常生活照,成為全球Z世代新寵。

螢幕小方框,Locket Widget 竟成維繫感情「神器」

▲ 美國發跡的Locket Widget拿下美國應用榜、社交榜Top1寶座。 (Source:App store

美國發跡的Locket Widget,1月憑一個2×2方形組件(約普通App四倍大小)風靡世界,12天突破300萬下載量,順利拿下美國應用榜、社交榜Top1寶座。

此款App主打用Widget小工具社交,不需要打開軟體,一解鎖,朋友「密照」會直接桌面顯示。App拍攝照片後,點擊傳送給好友,照片就直接顯示在好友添加的LocketWidget小工具,只要解鎖手機就能看見。

這看似簡單的技術,背後有個可愛動人的故事。Locket Widget創意靈感來自創辦人莫斯(Matt Moss) 與女朋友的戀情。莫斯2021年夏天從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畢業,即將面對遠距離戀愛的他,希望跟仍在學的女友保持聯繫。

於是莫斯開發Locket為女友生日禮物,接下來幾個月他們互相發送上百張、手機小工具自動彈出的照片。

莫斯表示,將某人放在主畫面,對使用者來說非常個人化,同時使用者也等於允許其他用戶發送照片給他們,「使用者期待的通常不是全新內容,其實只是親朋好友的新照片。」

強化改版,LiveIn除了拍照更有小巧思

▲ 半路殺出的軟體LiveIn,連續9天登頂美國iOS免費下載總榜。(Source:Cision

眼見Locket愈來愈受歡迎,其他開發者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半路殺出的LiveIn,加強Locket Widget功能,4月更迅速超過Locket Widget,連續9天登頂美國iOS免費下載總榜。

新崛起的LiveIn沿襲Locket Widget核心功能。最多可添加四位好友至桌面小工具,時時查看好友狀態更新,不過LiveIn增加更多玩法,發完照片後,LiveIn用戶可隨時更新「狀態」;可編輯文字或加上emoji,手寫及繪圖更新心情,好友只需點進軟體即可看到。

LiveIn與Locket Widget不同的地方在於,LiveIn並不限定用戶只能傳照片給「熟人」。初次在LiveIn遇到陌生人時,用戶雖不能看到陌生人的照片,但可以查看陌生人狀態,和陌生人互相關注後,甚至可成為好友繼續聯絡。

《華盛頓郵報》報導,Locket Widget只將照片分享朋友或追隨者的功能,對使用者來說更安全,Livein讓父母沒辦法監控青少年分享對象,青少年也可隨時瀏覽其他使用者的內容,但LiveIn不僅有繪圖和文字選項,還可看到全球使用者內容並評論,這些功能都為LiveIn添加社群媒體元素。

零濾鏡、零修圖,告別容貌焦慮的社群媒體

還有新崛起的社交App Be Real,主打無濾鏡分享日常,剛推出便攻占App Store社交排行榜第一,今年3月下載量更超過210萬次。

▲ 新崛起的社交App Be Real,主打無濾鏡分享日常,剛推出便攻占 App Store 社交排行榜第一。(Source:App store

BeReal由法國企業家Alexis Barreyat於 2019年12月創立,目的是反擊目前社群媒體的虛偽世界,故無法像Instagram,讓用戶管理和編輯照片。

有別於令人眼花撩亂的修圖軟體,BeReal獨樹一格,拍照一律零濾鏡,講求真實到底。用戶每天隨機收到App通知,督促用戶時間內拍照,並將照片發送給BeReal朋友,朋友也要在時間內回傳照片,力求捕捉用戶最真實的當下。

牛津大學出版社2005年的《The broken mirror: Understanding and treating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全球人口約1%有容貌焦慮症,Z世代是受害者之一。

平均年齡約20歲左右的Z世代,不僅需面對社群媒體琳琅滿目的濾鏡,長期與他人比較的不健康環境,更容易產生容貌焦慮症。普遍外貌高標準情境下,BeReal似乎如同冬日暖陽,為Z世代苦於展現自我的疲憊身心帶來曙光。

主打自然風格的社群媒體不斷出現,網路社交愈來愈簡單,人們似乎可以放下一些看似必須的「網路潛規則」,不僅可擺脫過度展演焦慮,更讓人際互動變輕鬆。然而新型態社交時,使用者仍須時刻注意,以為只與親朋好友分享的照片,是否有第三雙眼睛在窺伺。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