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台灣「護國群星」!卡位全球太空商機,台版 SpaceX 在哪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9 月 10 日 9:00 | 分類 天文 , 網路 , 網通設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曾經,上太空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未來,火箭發射可能如飛機航班頻繁。2021 年,全球太空產業規模達到 3,806 億美元,各大巨頭積極爭食大餅,台灣相關產業鏈也展開卡位戰。這場關鍵戰役,台廠將面臨哪些機會與挑戰?

「五、四、三、二,發射!獵鷹號成功離開地面,」8月初,在美國佛州的甘迺迪太空中心掌聲中,由太空探索公司(SpaceX)研發,籌載數十顆衛星的火箭今年第33次騰空升起,讓太空科技的商業化,再立下另一個里程碑。

因為接著8分鐘不到,當這些衛星抵達軌道、併入已有3,000顆衛星環繞行地球的星鏈(Starlink)系統後,將為人類的生活,開啟了一種不受疆界限制、延遲減到最小的上網方式。

連線上太空,將從夢想變日常

然而,當四年前,科技狂人馬斯克(Elon Musk)宣告SpaceX透過成功回收火箭,大幅降低發射的成本時,還沒有太多人意識到,這個看似技術上的一小步,將成為衛星徹底突破特殊、軍工產業枷鎖的一大步。

如今,SpaceX建立人人可以近用(access)的星鏈網路,以近乎每週發射的頻率,快速布建。

截至2022年中,星鏈已經在全球36個國家或地區,吸引40萬商用戶訂閱,在全球任何一個角落,只要月付99美元,都可以收到高速、不間斷的網路。近來,星鏈更因在烏俄衝突中提供烏克蘭免費使用,一戰成名。

美國衛星產業協會(SIA)統計,2021年全球太空產業的規模達到3,806億美元(新台幣11.5兆元),又以衛星的地面站(37%)、網路服務(31%)為大宗。然而後者已被巨頭們寡占,除了最大規模的星鏈,還有英、印合資的一網OneWeb、亞馬遜(Amazon)的Project Kuiper等星系(Constellation)分食市場。

因此,台廠在既有設備、能力下,專攻衛星與地面站的零件與次系統。太空創投Infinio Capital合夥人林宗亮直言,隨衛星大廠獲得資本青睞,布局亞洲早已不是Why,而是How的問題,「若要卡位,關鍵時機就在這兩、三年。因為供應鏈釘在哪,大概就不太會移動。」

盤點台灣衛星產業鏈,從以毫米波技術為核心,在5G市場發光的零件廠昇達科、老牌網通大廠明泰與仲琦,除了大企業,亦如當年5G熱掀起一股創業潮,也讓衛星社群中活躍的鐳洋、創未來與張量幾個新勢力、新面孔,看見創業的風口。

綜合目前已入陣的企業,大致可以歸納出台廠三大優勢。重點其實還是在,一直以來台灣在精密生產、彈性化的生產與開發,如何轉換到衛星產業上?

優勢1〉衛星設備「白牌化」

鐳洋科技技術長周瑞宏解釋,電子元件依照精密、耐用度要求,從低到高,分別是商規、工規、車規、軍規、太空規,過去衛星發射成本高、年限長,天上飛的,都要以「太空規」打造,但效能同樣的一顆IC,太空規卻要價上百倍,讓衛星產業在商業上,難以放量。

如今,如Starlink等主流星系,多半由低軌道衛星(Low-orbit Satellite,LEO)建構,相較於傳統的地球同步衛星(GEO),離地3萬5千公里的運行,LEO集中在近地2,000公里內,不但發射成本與訊號延遲都更低,雖因受到地球引力吸引,三到五年內就會墜入大氣層,但也正因衛星壽命減少,反而沒有包袱,讓規格得以下放到工規、車規,展現出如基地台「白牌化」、消費商品化的特徵。

而電子製造業追求高效、大量、低成本、彈性化的生產,正是台灣在ICT產業一直以來的立足點。以星鏈採用的小衛星(Smallsat)為例,重量、尺寸、造價,都僅有傳統衛星的十分之一以下。

「SpaceX一家公司發射的衛星,幾乎等於人類過去50年發射衛星數量的總和,是很驚人的!」周瑞宏估算,未來五年內各大聯盟積極布建LEO,同時在天上的衛星總數,將多達10萬顆,對台廠而言,光汰舊換新,已經是一門好生意。

另一方面,由於LEO高度較低,繞行地球的速度快,比起傳統型,與地球同步的GEO,LEO與地表有更大的相對位移,讓雷達需要追著衛星訊號跑,會使得傳統機械轉向的碟型天線,如「小耳朵」這類設備,在追蹤訊號時,顯得耗能且力有未逮。

因此近期切入衛星通訊的新創,多半走向開發不必靠馬達轉向的陣列雷達(Phased Array)。陣列雷達試圖將雷達系統放在輕薄、迷你的單晶片上,因在製造上仰賴半導體供應鏈的設計與代工,更讓半導體發達的台灣,成為大量製造太空設備的不二人選。

優勢2〉大廠青睞非中國製造

隨著地緣政治發展,美中科技角力,衛星成為各國想要以國力掌握的敏感產業。過去衛星供應鏈多數由軍工、航太公司主導,比資通訊產業封閉,但也讓民主同盟的台灣,因而獲得非市場因素的優勢。

「展會上,很多客戶看著我們亞洲面孔,了解技術之前,劈頭就先問,你們是不是China?聽到不是,才肯繼續聽我介紹,」讓鐳洋科技總經理王奕翔印象深刻。

林宗亮解釋,目前美國握有絕大多數的衛星訂單是不爭的事實,怎麼樣贏得這些白人面孔的信任,是在商言商,企業難以迴避的習題。

林宗亮也坦言,創業初許多人問他,為什麼不做一個「電動車」創投,但他已經看見,中國涉足車用市場後,競爭陷入的紅海,「全世界能幫西方cost down的國家就那幾個,中國被排除在衛星之外,更證明了衛星產業在亞洲,有機會迎來爆炸性的成長。」

優勢3〉新興客需一站式解方

台灣的彈性,也體現在過去無論電腦、電視、手機、電動輔助自行車到飛機生產,都能提供零組件「一站式購足」的解決方案。

從成本的角度思考,財團法人電信技術中心副研究員陳冠榮因此建議,趁著衛星市場還在開發早期,提供新切入市場的客戶,一站式的方案,減少客戶各國兜轉採購、對焦規格時額外付出的成本,更累積信任。

恰好台灣電子業多元,從電源、馬達、主被動元件到天線與地面站代工都是產業中的佼佼者,客戶的需求,在一個工業區內,就能通通滿足。更重要的是,台灣經歷電子業西進移轉,願意為客戶投入少量、彈性化的新品開發,這正是中國供應鏈,不願做的地方。

除了代工,台灣能做什麼?

然而台廠的軟肋在於,雖然在製造上有競爭力、生產,卻因為不是衛星新時代的「造局者」,代工產業受制於客戶的喜怒哀樂,規格由客戶交付,也容易受國際聯盟的合縱連橫波及,帶來生意上的變數。

今年打入美國星系家用端路由器的仲琦,是台灣老牌的網通廠。黃文芳兩年前從佳世達被派往明泰與仲琦擔任董事長,傾力發展新事業。她也認同,散熱、訊號、天線這些網通廠其實都能掌握,但規格怎麼開,還是要衛星大廠點頭。

「就算是我們,也需要很多外援,改變終究還是需要整個產業,」黃文芳直言。因此,當鐳洋找上她談新的雷達技術、組隊參加工業局的計畫,她樂觀其成;一方面也透過Infinio接觸海外新創,不只投資,更可以讓技術型的公司,借重明泰的產能。

回到衛星通訊的本身,新技術如何與才剛崛起的5G、固網等地面通訊,達成互補、各國頻段與法規限制,甚至是如何結合更前瞻的無人機、高空氣球形成通訊網,都是營運商選製造商的前提下、台廠單打獨鬥時,容易遇到的困境。

陳冠榮因此建議,除了組織「國家隊」,也可以加入國際協定第三代合作伙伴計畫(3GPP)。雖然這類協定組織不像星系業者,能給出立即的訂單,但透過參與制定通訊協定,有機會在延長賽中,重新取得次世代技術的話語權。

台韓短兵相接,找出策略優勢

林宗亮看這些業者的困境,例如衛星大廠對「產地」敏感,Infinio就在加州理工附近,建起一棟屬於台灣新創的實驗室。企業透過到美國設點,就能取得在美國營業的門票,接近取信於客戶。

又如韓國軍工巨頭韓華,透過入股OneWeb綁定自家供應鏈,林宗亮則親自帶著台灣企業,到展會上與新客戶們簽SDSPV(單一項目特殊目的載具),效法韓國,透過合作某一產品,以投資綁訂單的方式,為台灣企業累積實戰經驗。

眼前的仗在於,對比虎視眈眈的對手,台、韓同樣擁有製造優勢,讓兩國產業競爭短兵相接,從消費性電子的戰局,一路打到太空產業。韓國已經出招,台灣策略在哪?政府的角色又在哪?

每當馬斯克談起用網路改變世界的壯志時,或許換個角度思考,世紀初至今,台灣供應鏈靠著蘋果、特斯拉刺激出的鯰魚效應,有過高光時刻。但,除了在接單製造,衛星上每個零件都能做的台灣,什麼時候能有下一個SpaceX?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