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生科】「變臉」?從最新案例談臉部移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3 年 07 月 03 日 17:22 | 分類 醫療科技
1307030306

Credit: Paramount Pictures

還記得吳宇森執導,尼可拉斯凱吉與約翰屈伏塔執導的電影《變臉》(Face/Off)嗎?裡頭主角與反派換臉好像換面具一樣簡單,真實世界倒底能不能這樣換臉呢?




《變臉》是1997年的電影,當時人類醫學界還沒有過臉部移植的實例,所以《變臉》可說是一部科幻電影。直到2005年,才有了全球第一次臉部移植手術,病人是一位法國女士,不幸遭她養的狗咬了臉,結果得做部分臉部移植。

美國的第一次臉部移植手術則遲至2011年,一位於2008年遭到嚴重電擊意外而燒掉大半臉部的德州男子接受了臉部移植,恢復正常生活,今年與一位燒傷患者結婚,幸福快樂的結局。

「變臉」風險高 目前全球只有27例臉部移植手術

從臉部移植手術這麼晚才有,就知道「變臉」沒有那麼簡單,至今全球也不過只有27例臉部移植手術,其中有4人死亡。臉部移植的主要問題是,其他器官移植往往是不移植就會死,所以僅管手術有失敗的風險還是不得不為之,但臉部移植卻相反,通常病人不移植都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移植反而有可能會死在手術台上,或死於術後感染等併發症,這讓不論醫師或病人本身都會考慮再三。

1307030304Credit: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今年5月,人類才第一次為了避免病人的生命危險進行臉部移植,波蘭一位33歲男子意外遭切石機撕掉大半臉部,緊急送醫後,由於撕下來的臉部損毀太嚴重,無法貼合回去,相當接近腦部的地方暴露在外,醫師判斷直接重建無法良好覆蓋,若因此造成腦部感染,會有生命危險,於是進行緊急臉部移植,從屍體捐贈者身上摘採臉部移植到他身上。這也是波蘭的第一次臉部移植,手術花了27個小時,移植後目前病人狀況穩定。

但是臉部移植可不是像《變臉》裡拍的那樣簡單,為了怕移植後的臉被免疫系統排斥,要使用免疫抑制藥物,一開始必須待在無菌室中,之後也需一輩子服用免疫抑制藥物;移植後的臉一開始會腫翻天,就算消腫了以後,也不可能像兩位演員戲中那樣運動自如,而是要做一段時間的復健。

1307030302Credit: Vall D’Hebron Hospital)

臉部移植的意義重大 

但臉部移植的意義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重要。最近有一位美國臉部移植者發表了心路歷程,他在1997年因為一次槍擊意外打壞了整個下半臉,包括鼻子、牙齒與上下巴都不見了,失去這麼多組織,儘管經過基本的重建手術,還是成了一張怪臉,結果走到哪都遭到側目。

受到身邊的歧視壓力,讓他嘗盡人間冷暖,染上藥癮,甚至曾想要自殺,去年,他接受了全臉移植重建手術,手術相當困難,時間長達36小時,術後他除了終於可以用口進食、練習說話以外,最棒的是他發現當他出門時,身邊的人不再會一直盯著他看。

1307030307

他表示,人們對待臉部損傷的病人,往往是會退縮、排斥,甚至是說壞話,不像對待不良於行坐輪椅的殘障人士那樣友善,全臉移植後,他總算能自在的在公共場所活動。

「變臉」去滲透犯罪組織在醫學上恐怕是不可能實現,不過臉部移植對需要的人來說,卻是意義相當重大的。

1307030303

Credit: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原始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