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董事長涂俊光:遊戲市場內容為王 掌握智財權才是一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5 月 13 日 14:44 | 分類 名人堂 , 手機 , 精選
unnamed

帶著 F-通訊(CCMG)回台掛牌以外,這次涂俊光還因此多了一個新身分:老牌遊戲研發商大宇資訊的董事長。大宇資訊是由李永進創立,可說是台灣老牌的遊戲研發大廠,手上握有《大富翁》、《軒轅劍》、《仙劍奇俠傳》等遊戲智財權,但近年來在營運上遭到不少困難,甚至一度傳出要下市的危機,最後是專心轉型做研發為主。




在中國,手機遊戲的營收,佔中國 App 整體營收的 70% 強,因此涂俊光對於遊戲的敏銳度也相當高,他發現目前台灣的市場仍是以代理為主,但這將會造成台灣的廠商趨於劣勢,尤其是在手機遊戲市場逐漸全球化的情況下,他國廠商只需要透過 Google Play 以及 App Store 就可以堂而皇之進入台灣市場,嚴格說來不須要台灣廠商「代理」就可以從台灣使用者手上賺到錢。

 

 9032550889_52fd6f5a10

▲ Google Play 因為 Google 退出中國而沒有成功打入中國市場。
圖片來源:Intel Free Press
Flickr CC 2.0

事實上台灣遊戲業界就曾經發生一個有名的事件:在2012年,中國遊戲蝸牛所研發的《九陰真經 Online》在台灣並沒有代理商,但該公司仍然在台灣進行電視廣告播送、甚至,讓玩家可以直接到中國的遊戲伺服器付費遊玩,但這件事情基本上有違反台灣當時法令的疑慮,而在國內業者與玩家的抗議下,經濟部工業局也正式發函要求業者對於「大陸遊戲軟體未經開放在台營運,不得協助提供廣告、客服或小額付費。」最後《九陰真經》將威寶數位在台灣的「經營權」交給了蝴蝶數位娛樂代理,這個爭議才算塵埃落定。

內容為王,掌握智財權才能永續經營

而身為渠道商的涂俊光,也很清楚單靠渠道通路不是長久之計,中國的手機市場競爭激烈,尤其小米開啟了中國手機市場的低價競爭時代,這個運作模式與蘋果相反,這些手機的毛利極低,甚至是賠錢賣的狀態,而這個情況也讓涂俊光了解到一件重要的事:

「硬體高毛利的時代結束了,靠內容才能為王。」

以前台灣曾經有過遊戲研發的美好時代,玩家們非常支持國產遊戲,但在網路遊戲開始的時候,《天堂》、《魔力寶貝》等網路遊戲代理大賺其錢,廠商發現代理遊戲可以讓他們輕鬆獲利,因此許多廠商都開始以代理為主,而忽略了擴張研發的版圖,而這種作法也讓台灣的遊戲研發水準逐漸凋零,線上遊戲的開發水準成長幅度不及我們曾視為對手的韓國。

 

 1124603119_296662c689

▲《天堂》系列的遊戲是很多古早玩家的共同回憶。
圖片來源:Niranjan
Flickr CC 2.0

即使到了手機遊戲的年代,包括人才培育、轉型的速度不足等問題,雖然近年來國內遊戲廠逐漸醒覺,有些不錯的台灣遊戲開始出現在市場上,但許多台灣玩家的錢,仍然是被非本土企業給賺走了,而市場廣大的中國在手機遊戲的市場上更具侵略性,這些公司挾著強大的資本,台灣手機遊戲業可說是面臨在危險的夾縫中。

目前手機遊戲目前佔了中國一半的手機應用程式市場,約 120 億人民幣,其中騰訊就占了一半達 60 億、接著就是 360、搜狐、暢遊、中手遊等第二梯次公司,還有第三梯次一些過往的遊戲公司轉型手遊公司,而剩下的 12 億元人民幣市場,則有超過 10 萬家遊戲公司競爭。

涂俊光:手機遊戲已經到了血流成河的時代

涂俊光了解到,現在的手機遊戲市場過於擁擠,如果要能在這個市場上脫穎而出,就必須要讓玩家有足夠的辨識度,手機遊戲才有辦法重新復甦,而握有許多遊戲智財權的大宇資訊,就是一個相當好的目標。

由李永進創建的大宇資訊,也是在台灣單機遊戲起飛時有著輝煌成績的遊戲公司,尤其是《軒轅劍》、《仙劍奇俠傳》等遊戲更是為老玩家津津樂道,但該公司在網路遊戲時代來臨時,卻面臨了轉型問題,同樣被代理遊戲夾殺嚴重,甚至差點面臨下市的危機,創辦人李永進也於 2013 年黯然離開董事長職位。

手機遊戲平均的壽命約為 8 個月,但日本的《龍族拼圖 Puzzle & Dragons》卻遠遠超過了這個數字,該遊戲在 2012 年 2 月就已經上市,且在 2013 年就達成了 10 億美金的營收(只在日本當地),可說是史上最賺錢的手機遊戲也不為過。

 

6963708745_59ee7ecae6_z

▲ GDC 遊戲開發者大會,現在來自中國的參與者也不少
Marcin Chady
Flickr CC 2.0

論該遊戲能達成如此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莫過於日本發達的動漫文化,讓《龍族拼圖》能與知名動漫的智財權,讓玩家願意投注更多金錢,只為了能在遊戲中收集自己喜愛的動漫角色,而這也就是智財權在類似產業上擁有重要地位的明證,畢竟好的品牌就等於是一開始就能給玩家辨識度,事實上在涂俊光入主大宇之前,許多中國廠商早已表達收購意願,但不得其門而入。

以手機遊戲而言,所謂的「創意」時代已經逐漸過去,在不但有人前仆後繼的市場中,已經很難做出一款極有辨識度的全新遊戲,涂俊光指出,在入主大宇後有看過許多相關投資案,發現許多人懷抱著過度的夢想,而沒考量到實際的市場已經完全不同,有些研發者認為即使自己的產品有許多同類競爭者,但他們自信自己的作品在品質上不輸任何人,涂俊光則坦言:「在一個擁擠的研發市場中,你可能連讓別人下載的機會都沒有,更何況是談到什麼遊戲品質呢?」

中國的經營模式大不同

如果以涂俊光的渠道商身分來看,應用程式的 Content 要夠好,除了遊戲本身要有足夠水準外,也必須要有足夠的辨識度,才會讓經銷商和渠道商願意買帳,因為好的內容才有辦法讓他們賺錢,而智財權能帶來的辨識度,也能讓產品跨過基本門檻,讓消費者能一眼看到產品。

台灣的業界會走到如此田地,除了政府可能需要多關注外,其實也與傳統台灣公司的用人模式有很大關聯,傳統台灣公司在用人上很類似日本公司,給的薪水與獎金通常少得可憐──很多時候無論做得再好也沒有獎金,每個月就領死板的薪水,然後等著年終。

 

 8593139917_5f7219d8c8_z

▲ 遊戲開發要有辨識度,靠的就是智財權。
Official GDC
Flickr CC 2.0

而這個情況就與競爭激烈的中國公司截然不同,他們為了能夠渴求最好的人才,不但願意開極為高價的薪水,也會願意把賺的錢與員工分享,挖角的人常常也直接就談到分紅,有的開發團隊甚至會開出 50% 分紅的條件。而涂俊光也希望將這個利潤分成模式帶來台灣。

「許多人說台灣的教育養出了羊,沒有狼;但以我來看,只要有足夠的誘因,每個人都能成為狼。」

 回歸台灣,帶入新思維

從中國重新回到台灣,涂俊光也將中國的管理模式帶回了台灣,從言談中可以發現,即使見識過了中國的龐大市場,他仍然對台灣公司的實力有著相當的信心,而這也是他願意投入大宇資訊的原因。

涂俊光笑說:「當初找人跟我一起進大宇的時候,人家跟我說好好的 F-通訊不做,跑去經營大宇幹嘛?」

雖然台灣的環境相較之下較為安逸,但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台灣需要的是更具有野心與戰略性的步驟,無論是政策、企業或個人都該要有同樣的體認,而他也願意投入更多的心力,協助台灣的軟體產業打造出一個更具競爭力的環境。 

關鍵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