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特捷利康 CEO 談輝瑞收購戰後心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6 月 12 日 9:14 | 分類 手機 , 醫療科技
Pascal-Soriot

先前《科技新報》報導,英國第二大藥廠阿斯特捷利康悍拒輝瑞求親,堅持走上獨立運作的發展道路,在塵埃落定之後,阿斯特捷利康的CEO 巴斯卡‧索里歐特( Pascal Soriot )接受了《富比世》(Forbes)的專訪,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位歷經驚濤駭浪,最後至少暫時維繫阿斯特捷利康獨立的 CEO 有什麼話要說。




身經百戰,隨併購多次轉換東家

巴斯卡‧索里歐特的職業生涯適逢全球藥業的併購時代,因此對併購與轉換東家一點都不陌生,巴斯卡最早的東家是法國第二大藥廠羅素優克福(Roussel Uclaf),這家藥廠以著名的「事後丸」RU-486 聞名於世,1997 年,羅素優克福遭德國化工製藥大廠赫斯特(Hoechst AG)購併,與先前赫斯特於 1995 年購併的美國 MMD(Marion Merrell Dow)結合成為 HMR(Hoechst Marion Roussel)。

但這才只是購併的開始而已,1999 年,HMR 又與法國羅納普朗克(Rhone-Poulenc)公司合併成立安萬特(Aventis),到了 2004 年安萬特(Aventis)又與賽諾菲(Sanofi)合併。

巴斯卡就這樣隨著公司一路合併到了賽諾菲安萬特,2006 年,他離開公司,轉投羅氏(Roche)大藥廠旗下,這回,換他主導購併進來的公司,2009 到 2010 年,他負責管理羅氏所詬病的基因科技(Genentech),2010 年回到羅氏擔任營運長,之後在 2012 年,才來到危機關頭的阿斯特捷利康擔任 CEO。

從巴斯卡‧索里歐特的經歷,可以看出他對購併案的經驗少人能及。但即使如此,這次輝瑞對阿斯特捷利康提出購併,還是讓他心力交瘁,他打趣的說,跟他上一周的工作(評估並抵擋輝瑞的購併要求)比起來,這周的工作(確保阿斯特捷利康在宣示獨立之後的發展)可要輕鬆多了。不過,巴斯卡也抱持著「正向思考」,說過去四周(輝瑞談判)他學到了很多,而有學習的機會總是很刺激的一件事。

 

阿斯特捷利康新藥進度發展佳

巴斯卡首先談起阿斯特捷利康的抗肺癌新藥 AZD9291,並強調 AZD9291 對抗非小細胞肺癌的能耐,表示若是去年(2013 年)參加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年度會議,會認為阿斯特捷利康在抗非小細胞肺癌的研發進度上,還遠遠落後競爭對手美國 Clovis Oncology 的 CO-1686,但是在 2014 年 5 月 30 日的 ASCO 年會上,巴斯卡表示阿斯特捷利康 AZD9291 的進展已經趕上對手的發展。

過去非小細胞肺癌的患者往往使用羅氏旗下基因科技所開發的標靶藥物得舒緩(Tarceva),得舒緩在大多數病人身上都會引起皮疹,此外還有肝方面的副作用,巴斯卡表示,臨床試驗使用 AZD9291 的病人,向醫師表示「找回了生活」,因為 AZD9291 的肝方面副作用程度較低,此外也少有皮疹問題,病人很快就開始談論這個皮疹問題上的差異。

然而,這是否能保證阿斯特捷利康能向巴斯卡所預言的,從 AZD9291 得到 30 億美元的年營收?AZD9291 屬於酪胺酸活化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在同類藥物中,只有一種藥物名列前 20 大營收藥物中,營收為 40 億美元,而很多原本受到期待,市場認為能有 20 億美元營收的活化酶抑制劑藥物,如諾華(Novartis )的的標靶藥物 mTOR(mammalian Target of Rapamycin)抑制劑、輝瑞的舒癌特(Sutent)等等藥物,都遇上了營收障礙。

AstraZeneca PLC

不過巴斯卡仍然對 AZD9291 信心滿滿,他表示阿斯特捷利康在研發時就注意額外的指引,不過他更強調,市面上目前的藥物,如得舒緩,與同為酪胺酸活化酶抑制劑的艾瑞莎(Iressa),它們的定價,都反映了它們的效能所產生的市場價值,巴斯卡認為 AZD9291 的效果比得舒緩與艾瑞莎更好,所以可以得到更高的市售定價,也就能拉高營收。

另一方面,阿斯特捷利康也將嘗試將 AZD9291 與其他療法合併使用,如與其 PD-L1 抗體並用,或是與另一款抗非小細胞肺癌的藥物 selumetinib 並用。巴斯卡認為合併多種藥物使用的雞尾酒療法將對肺癌的治療有革命性的影響,最後當然也會貢獻在 AZD9291 的營收之上。同樣的概念,也將應用在卵巢癌藥物上,阿斯特捷利康將結合 PARP(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抑制劑 olaparib,與血管內皮生長抑制劑 cediranib,研究合併使用的雞尾酒療法。

巴斯卡表示,前幾年阿斯特捷利康在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年會上所展現的資料乏善可陳,遠不如他以往在基因科技時所展示的資料量,不過在他上任後,他積極的改善研發能力,如今每年都能端出越來越豐富的成果。也因此,他很有信心能達到他誇下海口要達到的年營收 450 億美元目標。

 

管理不良造成新藥推廣不利

巴斯卡所提到前幾年資料乏善可陳,也觸及與前任之間的敏感話題,的確,雖然過去阿斯特捷利康曾經以研發聞名,但在過去幾年之中,阿斯特捷利康所推出的新藥數量成績卻一度是各大藥廠中最差的,曾經一度成為如輝瑞一樣行銷勝於研發的藥廠,這又是為什麼會如此呢?

巴斯卡表示,這是因為管理不良。

以 olaparib 為例,就他看來,研發團隊的科學能力很優秀,問題出在行銷團隊與研發團隊的認知有嚴重落差,研發團隊明明知道自己開發出了很好的藥物,但是行銷團隊卻認為卵巢癌藥物的市場是很小的市場,不但不給予應有的重視,還認為研發團隊拒絕針對大眾市場開發新藥,這種行銷領導研發是管理上的大忌,導致行銷缺乏動力,研發意志消沉,明明有很好的產品,卻停滯不前,甚至竟然打算結束計畫、停止開發。

巴斯卡表示他上任的過去 18 個月來,他致力於改變這個情況,他認為阿斯特捷利康有很好的研發能量,只要能善加管理,就能恢復新藥開發的質與量。

AstraZeneca PLC

事實上巴斯卡在上任時的確就宣佈將致力於恢復科學研發的領導地位,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並沒有對研發團隊動刀,2013 年 3 月他上任時發表重整方案,計畫砍除 2,300 人,其中有 1,600 人是研發人員,之後陸續宣布將裁員的總人數提高到 5,050 人,2014 年 2 月,宣布裁員人數又提高到 5,600 人。

不過比起他上任之前來說,他裁員的幅度還算是小巫見大巫,2007 年至 2012 年,阿斯特捷利康總共裁員高達 21,460 人,2012 年 2 月又宣布:到 2014 年將再裁員 7,300 人,其中 2,200 人是研發人員,還要關閉一間研究中心,並把神經學的研究機構「虛擬化」,這樣的裁員、壓縮人事成本,嚴重傷害了阿斯特捷利康的研發能力,埋下日後新藥青黃不接,遭到輝瑞覬覦的後患。

巴斯卡對此語重心長的指出,當一家製藥公司面臨重要專利即將到期的時候,往往會先行緊縮人事開支「節省成本」,結果在專利到期的最後幾年,因為營收還保持成長,又把人員裁光,乍看之下,短期業績非常亮麗,但是當專利一到期,面臨營收懸崖,人員也已經殺到見骨,無法再砍,新藥研發又因為之前的裁員而受到影響,結果就是業績撞牆。因此如輝瑞最擅長的,組織瘦身以節省成本,並不是長久之計。

既然如此,那為何不乾脆順勢轉型成專門買下別的藥廠,專注於行銷的商業模式?

 

研發才是藥廠應有的核心價值

在藥業中,買下別人的藥來行銷這件事是家常便飯,最擅長此道的可說是加拿大的 Valeant,但巴斯卡表示,這也不是一條可以永續經營的路。買下別人看起來比較簡單,但是如果別人不賣呢?Valeant 總有一天會找不到可以買的對象,屆時這樣的模式就無法再進行下去,Valeant 會深陷困境之中。

的確,Valeant 在 2013 年以 87 億美元成功收購博士倫,叱吒一時,但是在 2014 年試圖收購以肉毒桿菌除皺產品保妥適(Botox)聞名的美國藥廠愛力根(Allergan)時,就踢到了鐵板,6 月,愛力根拒絕了 Valeant 的收購提案。

巴斯卡認為,藥業的根本,是為病患創造價值,如此才能真正為公司及股東創造價值,也就是說,研發才是一家藥廠最基本的核心價值,而非行銷或購併的金融操作。

 

對旗下藥物仍充滿信心

巴斯卡也對阿斯特捷利康旗下的口服抗血小板凝集藥物倍寧達(Brilinta)深具信心,表示在某些國家倍寧達已經超越賽諾菲的保栓通(Plavix),不過倍寧達所賴以通過的臨床試驗論文身陷爭議之中,還引來美國司法部調查,就目前看來,倍寧達對阿斯特捷利康來說仍是個「拖油瓶」。

巴斯卡還為魚油產品 Omthera 辯護,針對近來相當多實驗都證實魚油沒有實際效果,巴斯卡表示對三酸甘油脂低於 150mg/dl 的人來說,魚油的確沒有任何作用,不過對於高三酸甘油脂的人,魚油產品還是有保護作用。而不論如何,巴斯卡認為「反正我們在上頭花的錢很少」。

對於輝瑞的收購案,巴斯卡表示,這對整個組織都是很好的刺激。不過儘管巴斯卡‧索里歐特對業績信心滿滿,但他為了抵禦外侮,喊出 450 億美元年營收的高目標,外界對阿斯特捷利康是否能達到這個目標始終抱持懷疑的態度,若要達成這個業績目標,不僅 AZD9291 必須達到期望,倍寧達也得起死回生才行,市場都在觀察巴斯卡到底是真有本事,還是吹哨壯膽。

而巴斯卡是否真能在一面裁員之餘,還能繼續強化阿斯特捷利康的研發能量,也是業界關注的焦點。若無法達成,6 個月後,輝瑞勢必捲土重來,屆時又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