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戰 Uber 如何雙贏?看看中國的「滴滴打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10 日 8:45 | 分類 app , 人力資源
C1404790015797

七月七日,在將近三十五度的高溫下,交通部旁的仁愛路、杭州南路排滿了一台台計程車。由全民計程車司機聯誼總會帶頭,集結了數量號稱有千輛的「小黃」到交通部抗議。



訴求除了抗議交通部從民國八十九年開始,就再也沒有更新過計程車的費率外,他們也關心,為什麼租賃業者可以用 App 叫車的方式,搶「運將」的生意。

「如果他們也可以像計程車一樣載客,那我們這些辛苦考照的人要怎麼辦?」孫姓司機激動地說。他從下午一點出頭就到交通部前,忙著電話聯絡其他同業。

雖然計程車駕駛員工會全聯會理事長林聖河受訪時,沒有明講是什麼 App,但矛頭明顯指向身價一百八十二億美元、去年七月進台北市營業的 Uber。

Uber 是媒合消費者跟車子間的平台,以高檔轎車的叫車服務為主。他們找上租賃業者讓司機安裝軟體,另一方面,使用者可以藉由地理位置用 App 叫車。(延伸閱讀「Uber雙B車隊 搶小黃生意」)

當初 Uber 找上台灣租賃業者,推出以高檔轎車為主的服務 UberBLACK 時,費率平均是計程車的一‧五倍。再加上車子數量有限,小黃司機們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威脅。

但今年五月,Uber 推出「UberX」服務,車款以平價車款為主,基本車資從 50 元起跳,每公里收費 14.5 元,再加每分鐘收費 3 元,最低消費則為 70 元。算下來,價格跟現有的計程車價差不多。

F1404789948832(圖片來源:Uber)

雖然 Uber 沒有明說,但最新的廣告口號「不搭小黃,改搭 Uber」卻反映了 Uber 在台灣的野心,就是要取代現有計程車。

「一開始不管的話,以後計程車行都要關了,」孫姓司機說,最近,身邊的司機們多多少少都感受到 Uber 對業績的影響。

一般而言,路邊攔計程車很容易,但使用 Uber 叫車,平均要等將近十分鐘,尤其下雨、尖峰時段更久,可以知道 Uber 合作的車子數量實在不多。但這次抗議,反而證明了 Uber 在台灣的成長,的確威脅到計程車。

但 Uber 在台灣到底合不合法?

交通部表示,Uber 是資訊業者,他們是跟有營業執照的租賃業者合作,只要確定雙方的責任歸屬、沒有逃稅,基本上沒有違法。

因此,交通部上週提出即將修法的結論,其實是要將「計程車派遣服務業」的新科技服務,例如台灣大車隊的 App,列出相關條文說清楚。

創新跟舊法律之間究竟要怎麼平衡?

先看網路發展比台灣發達的中國。中國的「滴滴打車」是很好的例子。

在滴滴打車等類似服務推出時,中國沒有相關法律規範這種創新,他們也在幾個城市與官方「打官司」,但多數地方政府選擇先觀察,讓這個中國式創新先成長。至今,滴滴打車已有超過一億用戶,平均計程車司機的月收入成長三成。


F1404789634052
▲中國計程車司機用滴滴打車 app 接洽客戶。(鍾士為攝)

換句話說,當科技進步超過法律修訂速度,政府先保持彈性態度,可以讓科技、傳統業者雙贏。

其實,Uber 只是引爆這次抗議的催化劑。

根據各方數據看來,台灣計程車司機平均每小時收入不到一百元,但租賃業的載客價格則是依照行情來調整,司機可獲得拆帳的收入。

打不過敵人,就加入敵人。過去台灣計程車業者彼此之間上演這樣的商戰。如今,台灣十五年來沒改變的計程車計費表,更加點亮了 Uber 這樣的外來創新服務。市場競爭的目的之一,是刺激進步。Uber 小黑入侵台灣,是一次機會,值得政府與小黃車隊思考,提升台灣的載客環境。

F1404789419752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