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官方電影小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17 日 15:46 | 分類 推薦書摘 , 電子娛樂
-80ff70ca-0e2f-4841-9038-68c5e83fb50a

《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 》電影熱騰騰上映,在美國創下上映週末票房 7,300 萬美元的佳績,更勝前一集《猩球崛起》的 5,480 萬美元,國外影評也佳評如潮,《紐約時報》肯定它「延續傳奇」,《洛杉磯時報》稱讚是一場「視覺饗宴」,知名遊戲媒體 IGN 評為「重返偉大」,《美國周刊》(The US Weekly)則評為「引人注目的驚奇」,英國《衛報》讚揚它的「原始的怒吼」,而《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則乾脆直接說「猩猩萬歲」,大部分媒體評價介於四顆星到五顆星之間。



不過電影短短 130 分鐘,畢竟能交代的事有限,譬如人類是怎麼走上衰敗之路,舊金山又是如何淪為一片廢墟,在電影中只在片頭很快帶過,而不論猩猩角色還是人類角色,在這十年內的背景故事、心路歷程,也不可能在電影中一一演出,這就是官方電影小說所要肩負的任務了。

這部由知名科幻小說家亞歷‧艾爾文(Alex Irvine)執筆的官方電影改編小說,某方面來說,可說比電影還要更精彩,不僅詳細描述了更細膩的各角色內心變化,也交代了自上一集猩猩逃離、病毒傳染爆發之後的來龍去脈,連同打鬥與戰鬥的描述都更為詳盡而驚心動魄,更能解答你看完電影之後,對《猩球》世界中所有的疑問。

在此特別摘錄四段書摘,讓各位先睹為快:

 

———————————————————-

19

凱撒率領猩猩們通過名為普雷西迪奧的公園,現在這座公園裡已成了城市中的叢林,他們從叢林穿出,來到一個凱撒銘記於心的地方,威爾以前就住在這附近……他沿著街道前後眺望,想要確定自己身在何處,地震完全摧毀了城市的這部分,街道碎裂崩開,銹蝕的汽車斜斜插在地面上的大洞裡,房屋也都塌進地底,大火將一個又一個街區燒得只剩地基,只有幾根纏滿藤蔓的煙囪還矗立著。這個地區--威爾從前稱之為太平洋高丘--的其他地方損壞沒有那麼嚴重,但房屋的窗戶玻璃也全碎了、屋頂塌進房裡。有極少數的幾棟房子完整無損,只在多年空置後塵封。

他們繼續朝市中心高樓前進,凱撒派遣斥候登上屋頂,其中包括曾經來過一趟的阿灰和石塊,他嚴令他們返回之後向他報告,而非疤臉。當他們見到人類時,每個猩猩都得清楚誰代表他們,如果他們不能傳達有力又一致的訊息,人類就會察覺猩猩有所分歧,而如果人類認為猩猩無法自制,那麼戰爭就會爆發。

在建築物頂端,斥候們能夠俯瞰猩猩部隊與市中心之間的丘陵地帶,不是他們回報沒見到任何人類。城市裡的霧氣不像海面上那麼濃,他們看見,有些高樓已經倒塌,還屹立著的也殘破不堪,底層部分則爬滿了藤蔓。就算這裡有人類,數量也不可能多,凱撒一面分析著所觀察到的每一點資訊,一面仔細思索,人類不會讓居住地如此雜亂荒廢,會開車,但他們沒見到車子,也沒聽見車聲。

他們找到一條穿過山丘底部的隧道,凱撒率領猩猩們來到隧道口,接著進入其中,他以手語示意猩猩們保持安靜。他們在黑暗中行進,耳邊只有馬蹄聲和上千隻腳一同踩出的輕微腳步聲,黑暗中,他們經過許多廢棄汽車,有些車損毀,有些車上還隱約見到座位上有一具具枯骨。他們很快通過隧道,回到柔和的晨曦中,凱撒在隧道口停住腳步,他們已經深入城市,相當接近疤臉所回報的那處人類聚居地。

凱撒看著一片圍繞著建築物的空曠地,這地方,就如同城市中的其他一切,由新發的樹苗與叢生的雜草所佔據,常春藤及其他藤蔓纏繞在每一樣東西上,凱撒還見到小動物的動靜,有松樹、兔子和浣熊,樹林中群集著鳥雀,但沒有活生生人類的蹤跡。

不過,倒是有數不清的人類死亡遺跡。空地的大部分都以鐵圍籬圍了起來,鐵圍籬上有鐵絲拴著告示牌。凱撒讀著那些文字:

 

*  *  *

 

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公告

隔離疫區:禁止進入

未授權人員嚴禁入內。

 

*  *  *

 

告示牌上有一個個打透了的彈孔,附近的建築物也密密麻麻的滿布彈痕,建築物上掛著的牌子寫著:嚴守宵禁。圍籬大門敞開著,裡面只見到枯骨與曾經是帳篷的碎片。凱撒計算骷髏的數目,但他馬上意識到得花上老半天才數得完,於是停了下來。

圍籬上還有另一種告示,是一張紙包在塑膠外套之中,紙上貼著一張照片,照片中人面帶微笑,照片下方寫著:失蹤,請協尋,這樣的尋人啟事一張接著一張,一個名字接著一個名字。這些尋人啟事周遭,還有許多在十年風雨中成了紙屑的碎紙,粘在鐵絲上頭。建築物之上,所剩不多的幾塊完整門窗玻璃上還貼著更多告示。

這些房屋之中有許多都燒毀了。

凱撒看得出,那些鐵圍籬曾一直延伸到他們剛剛通過的隧道裡,那裡有許多倒下的圍籬支柱與踏平的鐵絲,他也知道,隧道中的幽暗處還堆積著更多白骨,舊金山成為了一座堆滿枯骨的城市,骸骨比活人多得多。

凱撒一揮手,猩猩們沿著鐵圍籬繼續前進。凱撒看到牆上畫著許多訊息:猩猩世界末日末日到來大地之母反噬,以及死亡七十億人且增加中,也有許多圖畫,畫在一道長長的;在沒有窗戶的圍牆上。就算是要死了,人類還是繼續畫著:猩猩在炸彈爆炸的火光中跳動、猩猩頭長在怪物身上、燃燒的建築、頭骨和骷髏、緊握的拳頭、一串串字母,組成的文字凱撒完全認不得……

但有一串字母凱撒記得:ALZ113。他記得威爾說過這串字母,但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凱撒流連一道長牆旁,那道牆上從一頭到另一頭畫滿了一連串圖畫。

疤臉也看到這道牆,他與凱撒對視了一眼,凱撒很確信自己知道疤臉在想什麼:看到了嗎?人類只要一有機會,就會這樣對待我們。

凱撒一言不發地點點頭。他們不會給人類這樣的機會。但只要戰爭能夠避免,他們也不會主動求戰。

他下令猩猩們前進。他們最好能夠在所有人類都醒來之前到達人類的聚居地。

 

……

 

21

 

聚居地大門在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中緩緩開啟。這些日子裡,這陣子多功能潤滑劑越來越難找到了。麥爾孔踏出大門一步,很清楚知道,他接下來幾分鐘內的一舉一動,可能促成一場和平談判,也可能釀成一場血腥屠殺。

他往前走,錐法斯緊跟在後,錐法斯身旁還帶著十二名武裝士兵。人群簇擁在聚居地門口以及築於拱形大門上方的胸牆之後,幾百個最前頭的人看著現場,把他們看到的一切告訴身後的人。麥爾孔聽到人們咒駡,有些人發出憤怒喊聲,還有幾個聽著猩流感故事長大的孩子們哭了起來。對這些孩子而言,猩猩就是他們的夜魔,恐怖床邊故事中的怪物,大人們一直拿這些故事嚇他們,以免他們在聚居地大門開啟時跑到城中太遠的地方去。

即使躲在相對安全的胸牆後頭,這支猩猩軍隊看起來還是那麼駭人。而在地面上,在開闊處直接面對他們,更是壓倒性的讓人腿軟,面前可能有上千隻猩猩,聽著他們挪動身體、彼此交頭接耳的聲音,那是麥爾孔前所未聞、連作夢也想不到的聲音。清晨的空氣裡飄滿了濃烈的猩猩氣味。

麥爾孔從拱門底下向前走了十步,之後停住腳步,等待著猩猩會怎麼回應,他先掃視過猩猩大軍的隊列,接著直視著那名領袖,他向兩旁的猩猩打了個手勢,麥爾孔認出其中之一就是另一個在山脊上說話的黑猩猩,那個憤怒的、臉上帶疤、瞎了一隻眼的黑猩猩。猩猩領袖踢了踢座騎馬腹向前騎,另外三個猩猩跟隨其後,其中一個是紅毛猩猩。

旁觀的人群陷入一片死寂。

猩猩領袖在猩猩部隊與人類小隊正中間停住腳步,他逐一掃視這幾個人的臉孔,目光停留在麥爾孔和錐法斯身後的武裝士兵,他臉上沒有絲毫恐懼,身側的那個獨眼黑猩猩手握長矛,眼裡燃燒著純粹的憎恨。麥爾孔感覺到身邊的錐法斯有動作,他轉過頭,看見錐法斯一手伸向腰帶上的手槍皮套。

麥爾孔搖了搖頭。

然後,他回過頭,看見猩猩領袖直視著他。好吧,他想,我懂了,你不遠千里而來釋出善意,現在該輪到我了。

他開始走向猩猩群。

「麥爾孔。」錐法斯開口,麥爾孔不理會他,只一直看著猩猩的領袖,他走到那四個騎馬猩猩面前,就站在他們的長矛攻擊範圍之外──至少他希望是如此──然後,他等著對方的回應。

猩猩領袖打量著他好一會兒,接著緩緩開口說話。

「猩猩……不要……戰爭。」

人群之中起了一片騷動,聽到黑猩猩開口說話,人們難以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氣。那個黑猩猩抬頭看向人群,觀察著他們的反應,並且--麥爾孔覺得--對人類的驚詫有些自得。他應該回應些什麼?我們也不要戰爭?那你們又為什麼要集結一千名士兵,手持長矛來到這裡?

黑猩猩省去了麥爾孔思考如何回答的麻煩,他再次開口。

「但若必要,」他說,「我們會戰鬥。」

麥爾孔一點也不喜歡這種對話,他想逃走,帶著亞歷山大和艾麗逃亡,一路往南逃到聖克魯茲,或天殺的,乾脆逃到聖地牙哥。但他守在原地,如果這些猩猩聚集於此地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力量,人類也得顯示自己的堅強。

黑猩猩回頭瞥了一眼,從猩猩群之中,另一頭黑猩猩走了出來,它來到開闊處,舉起一隻手臂,讓聚集的人們清楚看見他手中拿著亞歷山大的背包。麥爾孔簡直難以置信,這些猩猩組織軍隊,走下山地,進入城市,只為了將亞歷山大掉了的背包還給他們?猩猩竟能有如此細膩地精心策劃的策略,即使有了昨天與剛才的經歷所得到的認知,這仍然完全超出麥爾孔的想像。他們結合了兇暴的力量展示與善意的姿態,這正是國家領袖與對手開啟外交談判時所會採取的策略。

麥爾孔意識到,他所看著的,不只是一名將軍,也不只是一位國王,這個猩猩是一位政治家。

這想法讓他驚訝萬分。

他走上前,伸手從黑猩猩手中接下亞歷山大的背包。這個黑猩猩不就是那天……?他看到了黑猩猩肩頭的傷口,內心再一次感到無比震撼,這名猩猩領袖不僅僅是送回背包,還特別指派由受槍傷的黑猩猩送回,要不是麥爾孔親眼所見,他絕不可能相信猩猩竟然能掌握如此細緻的象徵性意義。

麥爾孔接過背包之後,年輕的黑猩猩就轉身重新加入猩猩群,麥爾孔目送他好一會兒,才重新望向猩猩群的領袖,向他點頭致謝。

那個黑猩猩,在麥爾孔注視下,指向聚居地。

「人類的家!」他說,宏亮的聲音足以讓所有人聽到,然後,它又指向另一個方向,手臂斜斜揚起,表示他指得是海灣之後的丘陵和山地,「猩猩的家。」

然後,他放下手臂,聲音降低了些,但依然能讓錐法斯和較近的人們清楚聽到:「別再來了。」

麥爾孔一言不發。片刻之後,那個黑猩猩向他的軍隊打一個手勢,他們開始緩慢而且秩序井然地撤退。先行的是「步兵」--這是唯一最適當的詞彙,儘管麥爾孔在想到這點時仍不免為此感到震驚--之後才是騎馬猩猩,麥爾孔呆立在原地,目送猩猩們離去。那名領袖沒有再回頭看他一眼。

但那個毛色雜灰的獨眼黑猩猩回了頭,麥爾孔發現他久久地緊盯著人類手上的槍,他臉上同時充滿了憎恨與渴望。

希望你能管好那傢伙,麥爾孔想道,他肯定是想惹麻煩。

麥爾孔退後了一步,看著那些猩猩們,直到他們全都離去,才再度回到人類的隊伍之間。

 

……

 

24

 

當人群解散的時候,麥爾孔到了錐法斯身邊。他等著錐法斯向其中一名副手低聲交代幾句之後,才走到錐法斯面前,同時試著盡可能別在語氣中帶有怒意。

「沒有什麼替代能源,」他壓低聲音說,「那座水壩是唯一選項。」

「好吧,」錐法斯說,「那我們就做我們必須做的事。」他開始邁步前行,麥爾孔跟著他走在胸牆之下,穿過門廳,來到他的辦公室。牆壁張貼著舊金山市地圖,每張地圖上都有著密密麻麻的注釋,標記出地震的損壞,尚未發掘資源的可能所在地,過去和消失已久的幫派戰鬥之處,另外還有一些灣區的地圖,上頭標記著他們計畫進行搜索的區域。一定有一些尚待探索的農場,他們或許可以開始在那裡種植更多食物;碼頭上也許可找到一些還能航行的漁船……甚至可能有其它到得了的水壩可供修復,讓他們能繼續點亮燈光。

當錐法斯的維安隨扈們告退時,麥爾孔流連在一張地圖上的圓圈標記前,那個圓圈標出了他和他的團隊在昨天去查看的那座水壩。他在心中寫下一行注解:此處有猩猩。

等待屋子裡只剩下他和錐法斯,麥爾孔開口便問:「你說『我們就做我們必須做的事。』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演講所說的是認真的,」錐法斯看著麥爾孔身後的區域地圖,一手指向麥爾孔才剛在心中標上有猩猩的那個地點,「如果我們必須與他們作戰,那我們不惜一戰。」

「你不是認真的吧,」麥爾孔說,「你沒看見他們嗎?那可是一支軍隊。他們來到這裡就是要讓我們知道他們擁有一支軍隊。我們不可能與他們開戰。你以為我們只要把槍發給大家,就能跑去獵殺他們?遭到屠殺的將會是我們。」

錐法斯轉身離開地圖,朝聚居地廣場往回一指。

「你看見了這裡發生的事,」他說,「這些人差一點就要開始自相殘殺,就要殺了我!」他突然住口,之後接著說,「不過這不僅僅是關於我。那座水力發電站的電力就是一切,我絕不會放棄這裡。」

「我也不會。」麥爾孔說,「但你很清楚你剛把眾矢之的轉移到我身上,是吧?」

「我得採取措施,」錐法斯回答,「你看到了那群人的樣子,差那麼一點,他們就要化為暴民。」他抬起一隻手,拇指和食指之間比了一英吋的距離。

「所以,你就把他們的怒火從你自己身上轉移開來導向我,還真是感謝啊。」

錐法斯坐下,揉著鼻樑,閉起雙眼,往後躺進椅子裡。

「聽著,」過了一會兒,他說,「要是你想的話,你大可以因此而恨我,但如果這裡失去了電力,接下來會發生的,就是這些人將立刻開始自相殘殺,我是在試著盡可能避免這種事情發生。」

「藉由改讓我成為眾矢之的。」麥爾孔說。

「難道你寧願我任由他們發展為暴動,開始自相殘殺?」

如果那樣能讓亞歷山大和艾麗脫離險境的話,麥爾孔心想,那麼我還真的寧願他們暴動自相殘殺。

但木已成舟,所以,現在他所能做的,只能想出辦法實現目標。他們曾經試著讓波特雷羅和匹茲堡的核電廠重新上線,也曾經試著重新連線老舊太陽能面板……他們試了一切辦法,浪費了太多時間,但他們沒有足夠的燃料能啟動大型發電廠,要能讓太陽能電池面板供電給電力網路的精細電子設備,也早已受風雨侵蝕成了廢料。水壩的結構則要簡單和牢固許多。自從發明渦輪機以來,它們基本的發電技術都沒有改變過。

如果麥爾孔要實現錐法斯的承諾,他就必須想出讓那座水壩重新運轉的方法。現在,即使是那群猩猩的領袖已經清楚地表明不想再看到人類,他也還是得去完成這個任務。

進退維谷,麥爾孔心想,不過,嘿,要是他真想引用成語,那麼還不如加上那句「需求為發明之母」。他嘆一口氣,試著淡化一拳打爛錐法斯的嘴的衝動,這股衝動沒有完全消退,但出拳打人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而且麥爾孔從來都對打架沒什麼興趣,現在也是一樣。

「好吧,」麥爾孔說,「我想,我有個主意。」

「你有主意?」錐法斯顯得很懷疑。

「唉,我最好有個主意,這全是你逼出來的。」麥爾孔停了一會兒,好控制情緒以免接下來講到怒氣失控。錐法斯需要他恢復電力供應,但他也需要錐法斯站在他這邊,他們兩個彼此為敵,對誰都沒有好處,「這就是我認為我可以做的。」他繼續說道,開始陳述他的計畫。

 

……

 

46

 

音樂傳遞的比麥爾孔想像得還遠,即使到了猩猩村莊中,他們都還能聽見,猩猩們從住所處出來,不自在得四處張望著,他們之中很多都不到十歲,從來沒聽過錄音的音樂。

或是很可能沒聽過任何音樂,麥爾孔心想。在人類與猩猩的關係於過去幾天的顛簸開始之後,他們也因為看到人類而感到緊張,不過他與凱撒並行,而凱撒的冷靜與堅定,看似散播著影響力,越來越多猩猩將他們視為是團結為一的。

凱撒領著五個人類與他最親信的猩猩穿過村莊中央的集合場,到一片高起的岩片邊緣,那看起來像是某種王座,猩猩們爬上去,然後往後伸手拉人類一把,視野非常好,麥爾孔站上去之後心想,可以看到整座峽谷,河水奔流直下水壩人工湖,水壩本身看不見,但往西邊的群山真是一片美景,他轉身看看東方的景色如何。

「噢,我的天。」他說。

舊金山,在遠處,閃閃發亮著上千盞的燈火,那些燈火來自許多戶人家,那幾戶人家在斷電後,居民不費心去關上電燈開關,在他們死去之後,電燈開關就這樣一直開著。燈光也來自直接連結在電力網路上地方,尖兵堡整個亮了起來,機場跑道亮著紅綠色的外框,當霧氣穿過海峽往灣區擴散時,大橋頂上的燈光信標照耀著正逐漸轉暗的黃昏。興奮的人類互相擁抱。

「要是你沒辦到就該死。」福斯特說。

「我們全體一起辦到的。」麥爾孔說,他心想現在聚居地會是怎樣的一團喧鬧呢,你喜歡嗎,錐法斯?他心想,稍微得意了片刻。幾乎對電力時代沒有印象的亞歷山大,對眼前景象看得目瞪口呆。麥爾孔歡欣雀躍,有部分是因為驕傲,有部分是因為他的兒子將能長大,而且不會是以人類最後倖存者之一的身份,而是以跨向新世界的第一世代的身份。

連猩猩們都看似受到這個景象的影響,莫里斯看著它,對洛基比了些什麼,他也比了比回應,麥爾孔真希望看得懂他們的手語。

「他們說些什麼?」他問凱撒。

「城市看起來活起來了。」凱撒說,「莫里斯為人類感到高興。」

「人類也為人類感到高興,」麥爾孔說,「而且聽著,現在我們有了電力,我們也能幫助你們,我們沒有理由要一直彼此害怕,對吧?」

凱撒衡量著這點。

「或許沒有。」他說,他看見科妮莉亞和藍眼出門來看城市,麥爾孔拍拍艾麗的肩膀,往上點點頭。

「她看起來好多了。」他說。

「抗生素的神奇力量。」艾麗說,科妮莉亞把小寶貝抱在臂彎,凱撒往上爬到她身邊,向她打招呼,撫摸著她的側臉,同時也摸著小寶貝的側臉,藍眼站得遠一些,麥爾孔從他的肢體語言,可以清楚看出他的想法,就好像他帶了個標語在身上似的:他誠心悔悟,但是不確定他父親是否已經原諒他昨天的冒犯。

接著凱撒伸手揮了揮,示意藍眼加入他的家人,年輕猩猩照做了,跪在一個手臂的距離,伸出一隻宣誓效忠的手掌,凱撒伸出手,但沒有刷過他兒子的手掌,反而是抓住了藍眼的手臂,一把拉他站起來,擁抱他。

這真是個意料之外的收穫,麥爾孔心想,二十四小時之前,凱撒還差點殺了我們,現在我們和樂融融,每個人都重聚了,人類也是猩猩也是,他開始想像一個兩個種族融合為一的未來,一起建立新的文明。

真是有意思,他心想,誰能預見這點呢?

*  *  *

疤臉看著人類與猩猩一起慶祝,他的怒火與嫌惡感更加上升,他是對的,凱撒背叛了他們,既然人類有了燈光,他們就會來消滅猩猩,疤臉看得很清楚,他知道他得做什麼。

他往斜坡下望向阿灰,阿灰口中叼著那個死人的雪茄,他不停吹氣,以免雪茄熄掉,阿灰看向石塊,他們臉往上轉向疤臉,他點點頭,阿灰吸了最後一口,雪茄尾端又亮又熱,然後他把它扔進一叢乾灌木裡頭,灌木下面四散著枯葉與松針,馬上冒起了煙,接著起火。

疤臉回頭看向那慶祝大會。

凱撒與藍眼結束擁抱,凱撒揉了揉兒子的頭,藍眼回以一笑,兩個都轉身,疤臉知道他們正看向城市的燈光,他們微笑了,他們怎麼會對這微笑?

如同他見過人類所做的,他抱住槍托,靠在肩窩,用他的好眼睛沿著槍管看過去,槍管底端翹起一小塊金屬,只要那個對準目標,子彈就會射中,疤臉等著凱撒與藍眼分開遠一點,他還需要藍眼。

在村莊下方火勢開始延燒,很快的,每個猩猩都會聞到火煙,並且明白那不是來自村中的營火。

行動的時間到了。

凱撒轉身,好像察覺到什麼,走到他的平臺的邊緣,往陡峭懸崖窺看過去,再看向峽谷內,他看到了疤臉,疤臉看到凱撒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是歡迎,他微微笑,開始示意疤臉一起上來。

接著他看到槍,就在疤臉開火前一秒,他看到凱撒了解了一切。

是的,他心想,我用人類的工具殺了你,我也會用人類的工具殺了人類,然後力量將是屬於疤臉的,統治猩猩的權力,和那些通過纜線的電力,但當他的手指緊扣扳機,石牆上的字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猩猩不互相殘殺

凱撒救了他們全員,但是現在凱撒會害他們全部被殺,疤臉會活下來,要是凱撒非得死,要是必須犧牲一個猩猩的性命,來換取其他猩猩不會回到牢籠與針頭與傷疤的日子……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 官方電影小說》,水靈文創出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