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談網路改變了性交易產業,我們能從中學到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8 月 15 日 15:00 | 分類 數位廣告 , 網路
091021125131-large

許多人都知道性交易是人類最古老的行業之一,但至今性交易的合法化與否,在許多國家都有不同的規範或禁令,有的國家是因為道德原因、有的則是認為這會造成社會危害、有些國家則認為這會造成逼良為娼問題。但網路的出現,則很明顯地改變了這個世界最古老的行業,也讓經濟學人專門為此做了一篇報導。




(編按:本文以性產業進入網路的面向為探討,未滿 18 請勿閱讀,如果討論性產業讓您不舒服,也請略過本文。)

在德國,性交易與相關廣告皆是合法的,因此在德國柏林有款叫做《Peppr》的手機應用程式正大行其道,用戶只需要輸入一個地址,就可以跳出一連串該地址附近的性工作者列表,不但有照片與身材等特徵,還有性交易的價碼可供篩選,只要輸入 5 到 10 歐元即可「下訂」,該服務還會往更多城市擴張。

許多國家對於性交易都有不同的制定規範,例如在美國除了內華達州,性交易與相關推廣活動都是違法的,但美國的性交易活動也仍然熱絡,有些相關的賣淫推廣服務也將網站設在海外以規避法規問題並易於地下化;日本將性產業稱為風俗店,風俗店也設有官網甚至推特,但這些網頁反而都是封鎖海外 IP,可能與日本當地風俗店不太接待外客也有關聯。

如同過往萬華的紅燈區與「站壁」,一般而言性工作者所聚集的區域,通常都會被認為是較為混亂的場所,因此一般政府包括台灣在內,在所謂開放性交易的地方都會認為設定專區管理,以期待能夠合理的管理,但在台灣較為保守的民風之下,台灣的縣市長都不願意設置紅燈區,因此相關的性交易法規形同虛設。

Peppr-app-piccante-620x400

台灣性工作者如何進入網路

在法令的規範下,合法的性交易專站在台灣自然不可能見到,但拜台灣發達的網路環境所賜,許多私底下的性交易(許多人仍稱援交)仍然藉著網路傳播,包括聊天室、通訊軟體、社群網站、色情交友網站等傳播。台灣就曾經有多起利用微信以及可以手機定位的交友軟體而查獲性交易的案例,但這類型的網站與交友軟體五花八門,要能夠完全防堵或控制性交易也有一定難度。

當然率先進入網路環境的莫過於應召站,他們使用各種軟體加上網路上抓到的美女圖,吸引一些想要嘗試性交易的潛在客群,會使用交友軟體的人,比起一般不使用交友軟體的人,會想要有性交易的機率更高,而這些就是應召站的潛在客群。

傳統的應召站進入網路後,為了避免被掃黃抓到,應召站也發展出許多有趣的術語,比如將買春行為轉稱為「喝茶」,其中茶溫幾度就代表性工作者幾歲、茶杯則代表性工作者的胸圍、茶資則是價格、產地則是買春的地點等等。

但也有許多人害怕被應召站所騙,因此反而會傾向尋找「獨立性工作者」──也就是自行出來尋找客戶,而非透過傳統應召站,這些獨立性工作者在台灣通常被暱稱為「魚」,而這些資料也會在性交易客戶中口耳相傳,或者是透過一些特別的論壇分享,這些魚的資料就被暱稱為「魚訊」。

相較於傳統的「喝茶」,魚訊流通的程度也不下傳統應召站,有些人甚至特地創設一些專門給獨立性工作者使用的論壇,讓性交易的客戶與性工作者可以在論壇上刊登相關資訊,並將聯絡用電話、Line ID 等資料隱藏起來,登入的用戶必須要跟網站主購買點數,才能利用點數開啟這些聯絡用資訊。這些網站主不但能獲利,相較之下這種隱蔽方式要查緝也比較困難。

以「偷情」族群為號召進入台灣,而引起軒然大波的成人交友網站「Ashley Madison」,也曾被蘋果日報踢爆,許多在站上所謂的「偷情人妻」其實都是性工作者,而非是真正想偷情的人。

而在 Google 主管召妓斃命案中,原本提供性交易媒合服務的 MyRedBook 遭到 FBI 關閉,也讓 Google X 主管海耶斯轉而向所謂的「包養」網站 SeekingArrangement 尋求對象(連台灣都有女性在此登錄),但如果缺乏有效的管理,也會讓這些性交易的過程增添更多危險變數。

seekingarrangement

以合法管理減少社會問題

如前所述,許多人擔心性工作者並非自願,而會像電視新聞那樣播報的,都是靠吸毒誘引中輟少女下海,應召站或性交易的區域可能也因而伴隨著幫派、暴力與毒品,影響附近居民的生活品質(以某些人的角度來說,是影響房價),但網路的傳播減少了傳統應召業者的中介,也減少了幫派介入的疑慮,因為性工作者不需要再靠應召業者就能自己找到客源。

但這些沒有受到法律規範的獨立性工作者,可能會帶來許多危險,包括性病、詐騙、或甚至是來自於客戶方的暴力對待、甚至發生命案等。

但要如何保障性交易雙方的安全與衛生呢?經濟學人則介紹了一些相關的網站與服務:

例如英國的 Ugly Mugs 網站讓顧客登記各種資料供性工作者瀏覽,而美國的 National Blacklist 則接受性工作者的舉報,列出那些虐待性工作者或是想吃「霸王餐」的奧客,保障性工作者的安全,還有一些應用程式可以讓性工作者與顧客雙方驗證性病測試結果,這些相關科技都能保障在性交易過程中雙方的安全──即使許多人都認為這會有道德疑慮。

性交易產業的網路化,意味著性工作者不再需要依靠傳統的「中間人」:娼館、經理人,皮條客等來幫忙招攬業務,但也因此加大了控制與監管性交易的難度,經濟學人引用華盛頓大學教授韋澤爾(Weitzer)表示,透過網路達成色情交易的買賣雙方更具隱蔽性、同時轉移也更為靈活,但也意味著私下的「不安全」交易更多。

sex-trafficking-money-570x320

 ▲ 根據聯合國資料表示,全球有約一半的犯罪產值來自於人口販賣。(圖片來源:cheetahssd

台灣,為時仍尚早

有供給就有需求,不管我們是因為安全問題、治安問題或是道德問題而去認定性交易不該開放,我們都得承認這個「行業」就存在你我身邊,在這個產業網路化、越來越難以掌控的情況,與其一直反對並祭出罰則,不如利用現代科技統一管理,政府正可以居間扮演具有公信力的角色,如果政府願意出面協調,那政府所背書的平台或資料,也能直接成為減少性交易問題的最佳推手。

例如讓有需求的人透過政府管理開放的 API ,讓有性交易需求的雙方都能夠透過匿名的方式登錄,瀏覽彼此包括性病檢查(例如幾月幾號有做過愛滋病與梅毒篩檢等)、暴力與毒品前科等問題,就能大幅減少性交易帶來的延伸問題,而網路也讓性交易變得更有隱私性,而不會有類似紅燈區可能帶來的其他問題。

不過,一方面台灣的保守民風讓性交易產業難以合法管理,另一方面,傳統的八大行業背後仍牽涉著複雜的利益,要能夠讓網路上的性交易產業有個制度化的空間,看來還是困難重重。

參考資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