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傳人》看文學創作的電影之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2 月 22 日 16:00 | 分類 電子娛樂
s0106

談到文創產業發展,許多人總是提出類似的概念:光是文學出版不足以創造足夠的價值,要有一個完整計畫,從出版跨足影視,再開發周邊商品,並放眼全球。的確,很多好萊塢電影就是靠這樣的模式獲利豐厚,但根本的問題是:要如何從文學出版跨足到電影,這可不是說說就能做到的。



在這方面,英國最成功的文學作品可說是第一集出版於 1997 年的《哈利波特》,如今《哈利波特》小說與電影都已經完結,而同為英國奇幻作品的《第七傳人》,也是從文學出發踏上改編為電影之路,或許從《第七傳人》的例子,可以思考文學到底該如何跨足影視與全球市場。

《第七傳人》的原著小說作者喬瑟夫‧德蘭尼(Joseph Delaney)可說是大器晚成的作者,現年 69 歲的他,直到 2004 年才出版代表作,也就是《第七傳人》,英文原名是《獵魔師的傳人》(The Spook’s Apprentice),美國版本則名為《最終傳人:女巫的復仇》(The Last Apprentice: Revenge of the Witch),中文版譯名則取兩者融合,名為《獵魔師:嗜血女巫的復仇》,由高寶出版。

s0105

 

大受好評的原著

這本書與《哈利波特》的初衷相同,原本都是以兒童與青少年為主要目標讀者的奇幻小說,主角湯瑪斯華德(小名「湯姆」)是個 12 歲的鄉下小孩,卻因緣際會牽扯到魔法世界的恩怨,以及最後關乎人類的存亡,可說與哈利波特有著類似的命運。

出版後,喬瑟夫‧德蘭尼的這本奇幻作品受到歡迎,很快以每年一書的速度推出續集,以湯瑪斯華德為中心,發展成為《華德石編年史》(The Wardstone Chronicles),全書系至 2014 年已經有 13 本書,並改編為 24 國語文版本,總銷售超過 100 萬本。若是改編電影票房成功,大概可以拍得比《哈利波特》集數更多出一倍以上。

那麼,喬瑟夫‧德蘭尼的成功之道又是什麼呢?「本土化就是國際化」可說是他的作品成功原因的最佳寫照。

 

取材家鄉取經經典

喬瑟夫‧德蘭尼生於普雷斯頓,就讀普雷斯頓天主教大學以及蘭開斯特大學,之後在黑潭區擔任英文老師,一生從出生、求學到工作,都在他的家鄉英國蘭開夏郡,對家鄉的熱愛與了解不言可喻,而這些家鄉的本土風貌都灌注於《第七傳人》作品之中,從名詞就可以發現,故事中大量影射蘭開夏郡的地名,如上述的蘭開夏、普雷斯頓、黑潭,以及同樣位於蘭開夏郡的奇平等等,都成為諧音字出現在故事中。而蘭開夏郡的傳統地方傳奇,各種妖魔鬼怪、小精靈、地精、女巫傳說,也都成為創作的素材。

5288001046_37fea59310_z

▲蘭開夏郡黑潭(Source:Flickr/H Matthew Howarth

當然,喬瑟夫‧德蘭尼也不只是閉門造車,他也參考許多經典奇幻或科幻作品來加深作品的層次,喬瑟夫‧德蘭尼表示,一生影響他最大的兩位作家,分別是《魔戒》系列的作者 J·R·R·托爾金,以及《沙丘魔堡》系列的作者法蘭克·赫伯特。

 

步上奇幻電影之路

2012 年,曾出品包括《300 壯士》、《黑暗騎士》三部曲、《超世紀封神榜》等名作的傳奇影業,看上《華德石編年史》的故事,使得《第七傳人》步上改編為電影之路,找來曾在《納尼亞傳奇》系列中擔任賈斯潘王子的班巴恩斯飾演主角,獵魔師老師父則是在《真實的勇氣》中飾演老硬漢「公雞」得到諸多獎項提名的傑夫·布里吉,大反派女巫由 4 次金像獎提名的茱莉安摩爾擔任,女主角則找來瑞典女演員艾莉西亞‧亞曼達‧維勘德(Alicia Amanda Vikander)。

在《哈利波特》、《魔戒》與《哈比人》三部曲已完結,《納尼亞傳奇》的下一部又一直只聞樓梯響的情況下,奇幻電影似乎暫時群龍無首,原著多達 13 本的《第七傳人》能否在傳奇影業的推動,以及一眾大牌卡司的表現下,成為電影界新的「長期飯票」,延續奇幻電影在電影界的勢力?就讓我們進電影院拭目以待。

而等不及電影續集慢慢開拍的朋友,也可先「偷看」原著,目前國內除了《獵魔師:嗜血女巫的復仇》以外,也已出版二、三集《獵魔師 II:地底墓穴的詛咒》以及《獵魔師 III:安格札克的祕密》

FN 061《獵魔師傳奇》-封面2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