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扶植 DRAM 產業,看地方政府明爭暗鬥搶食大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24 日 15:10 | 分類 晶片
取自路透

2014 年 10 月 14 日中國工信部宣布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中國簡稱大基金)成立,引起半導體產業一片譁然,挾著 1,200 億人民幣基金,中國有著不小的野心,要建立起中國自己的 IC 一條龍產業鏈。大大小小的併購,宣告一場以中國為首的 IC 併購大戰展開。今年 3 月武岳峰為主的資本投資企業聯合收購了美國 DRAM 商 ISSI,也意味著中國在 IC 產業的野心伸向了 DRAM 產業,收購 ISSI 只是個開始,五個省市向中央爭取設 DRAM 廠的角力戰還在檯面下蠢蠢欲動。



胃納量驚人的中國 DRAM 市場

DRAM 為資本密集產業,光土地、廠房不含設備,就得耗資 150~200 億台幣,投產六萬片即超過 1 千億台幣,若要達到較具經濟規模的 10 萬片產能,就得另外花上 2、3千億台幣才有辦法做到,在先前已殺的血流成河剩三家獨大的 DRAM 市場,為何中國仍要投入?

不單單為了充實整條 IC 產業鏈,或避免被國外大廠掐住咽喉,中國看準的還有中國國內記憶體驚人的消耗量,單單 DRAM,根據調研機構 DRAMeXchange 的數據,2014 年中國 DRAM 消化量已達 47.89 億顆(2Gb equiv),總計 102 億美元,佔全球產能的 19.2%,龐大內需就足以撐起中國 DRAM 產業的發展。

DRAM china form 1
DRAM china form 2

投資產業背後龐大資金來源,除了中央的大基金,還有地方政府紛紛創建的產業投資基金,光有地方投資基金不夠,地方政府也集結了創投企業的力量,透過後者的專業眼光與更多資金的挹注,讓基金更有效益,以求在各省市本土 IC 產業鏈建立賽中脫穎而出,得到中國中央更多的補助。

ISSI 收購案主要收購方武岳峰資本,背後代表的就是與上海市創業引導基金一同創立的 IC 信息產業基金,另一家收購者清芯華創(Hua Capital)則為北京集成電路基金子基金管理公司。上海與北京為中國半導體產業較早開發的重鎮,在這場省、直轄市級的 IC 競逐賽中,北京與上海有所合作,但更多的是競爭的局面,2014 年北京清華紫光成功收購中國本土 IC 設計公司展訊通訊,當時的主要競爭對手就是上海地方政府旗下的國有投資公司浦東科技,還有另一場省市角力才正要浮上檯面。

 

檯面下省市間的 DRAM 廠爭取角力

中國半導體扶植政策下,將選擇一個省市設置本土的 DRAM 廠,據悉,目前有五個省市力求出線,北京與上海便是其二,這之中還有合肥,合肥政府 2014 年、2015 年動作頻頻,相繼與包含聯發科、Marvell、君正科技等在內的廠商,簽署了 14 項與 25 項落戶合肥的合作案,範圍囊括 IC 設計、封裝測試、晶圓製造、材料設備等項目,中國某大 PC 廠也積極在合肥投入,且據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昔日在 DRAM 戰場失勢的爾必達前社長坂本幸雄,也在合肥活動,頗有力求東山再起之勢。

除了資金與土地到位,技術、製程與產能也是中國發展 DRAM 產業的一大門檻,如何取得技術及人才,挾著龐大資金,併購成了最快的方式。台灣研發團隊在品質與數量上,皆為全球數一數二,然而,礙於台灣法規,陸資直接或間接持股不得超過 30%,中國只好將目標轉向美國等地技術較無那麼先進的小廠,或在台灣未上市公司之間尋找可能的機會,近來業內也紛傳,中國各省市負責高層頻頻來台親自拜會這些公司,而與台灣關係良好的前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傳聞活動於合肥,讓人猜測坂本是否會藉這層關係讓合肥在各省間取得更佳的競爭優勢,甚至由坂本於檯面下協助進行建廠的操盤,也是值得關注的點。

Yukio Sakamoto

 ▲ 爾必達前 CEO 坂本幸雄(圖片來源:爾必達)

 

影響最快在三年之後

北京是中國 IC 重要應用市場,為中國電子產品主要的集散地,還有北京、清華大學以及中科院微電子中心等知識人才優勢;而上海則有已逐步建立起 IC 產業鏈的中芯國際;合肥近年積極佈局加以有坂本幸雄的支援,在有意爭取 DRAM 建廠的地方中,除了武漢看起來進展受限,其餘都具有出線的可能,還端賴地方首長在中央的政治力度。

鹿死誰手還未揭曉,但對整個 DRAM 產業的影響已可預見,產業人士評估,不計人才到位,光從建廠到試產就需兩年以上的時間,估計中國將先切入技術較容易的 PC DRAM,至於近年成長快速的 Mobile DRAM 產能若要追上主流大廠,預估還要 5~10 年。

中國挾著豐沛資金、憑藉自身龐大的內需市場進軍 DRAM 市場,真正的衝擊或許在幾年之後,但面對中國的步步進逼,未來,台廠真的準備好了嗎?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