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達電大地震,周永明下台、王雪紅獨攬大權幕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4 月 11 日 2:37 | 分類 名人堂 , 手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周永明要下台的傳聞,兩年來從未間斷過,何以王雪紅會在最近這個時間點做了這個決定?周永明到底犯了什麼錯,讓王雪紅不得不拔掉他的大位?



2 月底,宏達電前任執行長周永明在西班牙巴塞隆納的世界通訊大展(MWC)發表會上,在台上賣力展示其暗中布局多時的虛擬實境裝置 hTC Vive,但那時他心裡早已有數,這應該是他最後一次以宏達電執行長的身分出席的重要活動。

相隔不到 1 個月,宏達電宣布周永明卸下執行長職務,改由董事長王雪紅兼任,王周共治局面至此也正式結束。

 

台面上共治 台下漸行漸遠

其實,周永明要下台的傳聞,從 2013 年之後就從未間斷過,何以王雪紅會在這個時間點做了這個決定?而讓宏達電攀上高峰又墜入紅塵的周永明,究竟又犯了什麼錯,讓王雪紅不得不拔掉他的大位?

在過去的 1 年多,周永明幾乎就是一位看守執行長,王雪紅與周永明的關係漸行漸遠。在每一次的公開場合,王雪紅總是喊話說,對周永明帶領的經營團隊很有信心,然而王雪紅在內部管理上,卻開始削弱周永明的權力,周永明在營運不振的情況下,乾脆讓王雪紅參與營運,但王雪紅介入愈深,同時也意味著周永明隨時可以被取而代之。

王雪紅過去對宏達電的營運幾乎不曾插手,因此她需要部署自己的棋子,一二年 4 月被王雪紅找來的財務長張嘉臨,當然是最佳人選。張嘉臨憑藉自己的科技背景與金融歷練,加上王雪紅的力挺,很快就熟悉宏達電的運作,並在一三年底再拿下全球業務大權,他也與原任研發長、現任營運長的陳文俊形成某種結盟關係。

後來,在與供應商及重要客戶的會議中,周永明與原任營運長的劉慶東經常未被邀請,而是由王雪紅帶著張嘉臨一起出席,必要時也會帶著陳文俊,周永明過去掌握的重要供應商及電信客戶,也都紛紛政治正確的向王雪紅這一派投靠;對王雪紅而言,何時能夠摸透上游供應商到下游客戶,就是周永明下台的時機。

一四年 3 月,宏達電在倫敦與紐約同步舉行 hTC One M8 發表會,分別由王雪紅與周永明主持,雖然號稱是雙主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王雪紅主持的倫敦場,才是真正的主場,所有高階主管與重要合作夥伴都去了倫敦,周永明在紐約顯得格外落寞;原本王雪紅計畫在發表會後,就要更換高層人事,但因為宏達電內部還有智慧穿戴、虛擬實境等新案子還在開發中,因此讓周永明又多做了一年,並在宏達電於一四年成功轉虧為盈,周永明領軍的新興產品進入量產,王雪紅一派完全掌握公司大局,才終於順勢推進,讓周永明頗有尊嚴的下台。

周永明在擔任宏達電執行長將近 10 年的期間,立下不少戰功,他帶領宏達電從代工轉型發展品牌,並從微軟 Windows Mobile 轉向 Android 平台,讓宏達電股價 2 度登上千元以上高價,市值一度突破兆元大關,甚至超越當時的手機霸主諾基亞。

但宏達電在一○年至一一年登上顛峰之後,於一二年之後明顯走下坡,公司風波不斷。周永明在產品策略、供應鏈管理、用人管理等 3 大方面,都出現不少漏洞,使得宏達電逐步失去在市場上的競爭力,全球市占率從 1 成多的高峰掉到 2% 以下,而周永明也逐步失去了王雪紅的信任。

 

周犯 3 大錯 成為致命傷

周永明是工程師出身,他對於研發產品很有興趣,但他過度專注於研發自家的產品,卻忽略了對競爭對手的掌握,更缺乏快速應變的能力。一二年之後,三星電子、樂金電子、華為、小米等許多手機品牌相繼竄出頭,周永明還沉浸在過去宏達電的勝利中,認為宏達電的手機最創新、設計最漂亮,沒能加速創新的腳步,hTC One 系列手機接連做了四年,早已失去反擊對手的最佳時機。

周永明很喜歡把創新與價值掛在嘴邊,他希望把 hTC 建立成高階品牌,但他也因此錯估了平價智慧型手機崛起的趨勢。一○年起,當中國手機品牌成功發動高規格、低價化的手機戰爭,並在新興市場掀起風潮,出貨量遠遠超過宏達電,宏達電卻遲至去年才加入這波戰局,最終已經難以扳回頹勢。

另一方面,因為周永明對自行研發生產的堅持,以及偏好特定供應商,也讓宏達電陷入不少風險,一三年旗艦手機 hTC One M7 一上市就因良率問題而延後出貨;而宏達電遲遲不願釋出 ODM(製造與設計)訂單給外部團隊,或者導入較有價格競爭力的晶片與零組件方案,也讓宏達電成本結構居高不下,這些問題一直到張嘉臨加入後才有明顯改善。

周永明在產品端、供應鏈端的決策成敗或許見仁見智,但在用人管理上確實未能展現應有的氣度與胸襟,這也是王雪紅不得不揮淚斬馬謖的關鍵原因。

周永明最早帶領創意長陸學森、行銷長王景弘、全球業務執行副總莊正松等戰將,為宏達電打響 hTC 品牌的第一炮,但在公司步上快速成長軌道的同時,周永明卻擔心這些戰將功高震主;他加速引進外籍兵團,削弱這些左右手的權力,甚至故意拉抬 A 來制衡 B,導致後來莊正松、陸學森、王景弘一氣之下紛紛離職。

 

新團隊守成有餘 開創不足

而這些坐領高薪的外籍兵團表現不如預期,卻引發本土團隊與國際團隊的文化衝突,一二年之後公司業績與股價由盛轉衰,高層主管接連出走,研發人才也大量流失,甚至在一三年還爆發設計部門副總簡志霖等人盜取公司機密與設計費的內鬼案,讓周永明面子與裡子盡失,他也因此更形失勢,後來對內對外都轉趨低調,不復過去的霸氣。

王雪紅在親掌兵符後,主要大權將落在張嘉臨與陳文俊手上,這兩人都深受王雪紅信任,而且各自在業務與財務管理、產品研發與製造上分工,王雪紅主要負責行銷與客服,架構起全新的鐵三角,但外界卻普遍認為,這是一個守成的團隊,完全不具有開創新局的本事。

無論是從外部激烈的競爭環境,或者內部士氣不振的氣氛來看,宏達電要在智慧型手機市場重新站上高峰,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了。對於新的經營團隊來說,只能繼續朝向委外研發生產、加強新興市場與中低階手機戰力、提高管理效能等方面著手,勉強撐住獲利底線。

至於周永明在卸任執行長一職後,轉為帶領 hTC Future Development Lab 負責未來產品的開發,幾乎是與前研發與營運總經理劉慶東的下場一樣,就是被冰到冷凍庫了;即使周永明還希望透過穿戴裝置、物聯網、虛擬實境等新興應用,證明自己在創新上的殘餘價值,但充其量就是當一個精神領袖,壯志未酬的感慨只能說給自己聽了。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