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UTEX 2015】物聯網面面觀-讓我們從可樂販賣機講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6 月 06 日 11:00 | 分類 物聯網 , 網路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對很多上班族來說,下班時打開保全設定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當公司有狀況時保全公司也會派人來瞭解,只是科技的進步,讓一切有了更多元的面貌,例如原本只有公司行號或是富豪家才付擔得起的保全,如今隨著物聯網的興起,如今每個家庭都能享受五星級的保全服務。



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 IoT)意味著原先不曾連上網的裝置,像是家中的家電產品,透過 Wi-Fi 或藍牙方式連上網,能夠用手機等裝置控制這些家電,為我們做事情。未來的家庭生活,有了物聯網的應用,搭配記錄家中成員的生活習慣,甚至可以讓機器事先運作,比方到家前先開好空調,一踏進家裡就能感受最舒適的溫度。

若要讓每項裝置能夠接上網路,就得有網路位址(address IP),IPv6 的定義出台解決網路位址枯竭的問題,此外無線寬頻網路連線速度加速、各種感測器的成本降低,也都有助於物聯網的發展。值得注意的是探測器在物聯網產業中重要性越來越高,不論是住家的尺度,還是城市的尺度,都需要探測器收集數據,因此探測器廠商在物聯網中的角色相當重要。

 

一切從偷懶開始──物聯網的歷史

「物聯網」這個詞國內外普遍認為是在 1999 年提出,提出者是 MIT Auto-ID 中心 Ashton 教授,但事實上物聯網的運作有好幾十年的光景,但過去卡在運作及維繫成本,往往只能小規模的試作。1980 年代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有一群程式設計師不想每次下樓買可樂時,只能看著可樂自動販賣機空手而回,或者是買到不夠涼的可樂,於是他們就把可樂販賣機接上網路,並寫程式監視可樂機內的可樂瓶數量,以及是否是冰的。這就是最初的物聯網實作,果然偷懶是很多技術的驅動力。

Ubiquitous computing 之父馬克·維瑟(Mark Weiser, 1952-1999)則是早期幾位提出如此宏觀想法的學者,在《The Computer for the 21st Century》這篇文章的前言他寫到:「有特別設計的軟硬體,經由有線、電波、紅外線互相連結,它們太過普及,以至於沒有人注意到其存在。」他對電腦應用的形容還有描述的願景,不就是現在很多人勾勒的物聯網世界?

但初期物聯網的構想只能在大學校園、實驗室的電腦才能做到,要讓物聯網的概念大規模實現,必須找到裝置之間的共通語言。現代辦公環境已經用內部區域網路將電腦、事務機等連在一起,但是要讓這些原先不會連上網,像是家電產品具有連網能力,並且能彼此溝通,勢必要有共同的標準。目前各家廠商因不同布局考量而加入不同聯盟,無非是希望他們背後的技術隨著物聯網發展而發揚光大。

2015特刊

▲ 馬克·維瑟眼中的 Ubiquitous computing,除了連網方式不同,跟物聯網的概念很像。(Source:page 20, January–March 2002, IEEE Pervasive Computing http://computer.org/pervasive)

物聯網規範的四大聯盟

由於單一廠商無法完全主導整個物聯網產業的發展,因此廠商會互相結盟推出讓彼此的機器能夠溝通的標準。目前物聯網有四大山頭:Allseen、 OIC、Thread、HomeKit,分別由不同大廠在背後支持。

Allseen 聯盟的協定為 AllJoyn,主導者是高通與 Linux 基金會。而 Open Interconnect Consortium(OIC)則是由 Intel 主導,標準是 IoTivity,參與廠商則有宏碁、聯發科、Cisco。網路巨人 Google 支持 Thread 聯盟,底下有 Google 收購的 Nest 還有 ARM。蘋果則是推出 HomeKit ,靠著眾多 iOS 裝置數量優勢,想要大舉進入 iPhone 使用者的家裡。三星集團在各聯盟都有其身影,而中國廠商則是自己定自己的標準,如小米設定自己的物聯網標準與產品。

不論是傳統家電廠還是網路企業,大家開始往家庭應用走,希望讓一般人感受到物聯網概念帶來的便捷生活,並從物聯網的產業分一杯羹。例如 Google 在 2014 年初收購 Nest,朝布局物聯網作準備;而做燈泡的飛利浦則是推出以手機 App 控制的 Hue LED 燈泡。

2014 年六月蘋果發表智慧家居平台 HomeKit,宣布進軍物聯網領域。蘋果陣營有廠商陸續推出協力產品,例如新創公司 August 推出智慧鑰,可以藉由 iPhone 控制大門的開關。甚至朋友來訪暫住,也能夠發出暫時性的鑰匙,讓他有辦法開啟大門,進入屋內。

 

可消費可產業,物聯網的應用多

除了家庭應用以外,物聯網也將在工業生產上發揮作用。像是定期維護機器設備,排修等狀況,可以透過在產線放偵測器隨時掌握設備狀況,一偵測到可能要故障,在故障發生前事先派人維修保養。

對於交通不方便的地方,物聯網也能造福員工,讓他們不必一直待在物質條件欠缺的窮鄉僻壤,而能享受一般勞工該有的工作環境。例如位於偏鄉的發電廠,發電廠員工不必時時待在電廠,只需要在探測器偵測狀況,碰上無法在遠端排除的問題,才需要去現場檢查。

對於廠方來說,物聯網的探測器能協助員工操作機械設備,讓人力更精確應用,除此之外,物聯網搭配自動化設施,也是減低勞資衝突衝擊的好方法。不少勞資關係緊張的工廠,可能會轉向將設備自動化,盡可能減少需配置的人員,甚至達到無人工廠的程度。

2015特刊

▲ 生產現場會因物聯網發展而受益。(Source:微軟)

物聯網面臨隱私與資安雙重問題

物聯網的最終目的無非是希望電腦晶片能夠變形,與日常生活用品水乳交融,無法分開。無人工廠及智慧家庭的概念,吸引不少人目光,若能真的實現,將革新人類的生活和工作。但這些應用,卻伴隨可能的壞處。除了勞工被機器取代,其實還有不少隱私、資安問題。

像是物聯網的應用之一──芝加哥打算在路燈裡裝設探測器,用路燈記錄城市中的數據,就引起當地市民的擔憂,並讓人聯想到電玩《看門狗》(Watch Dogs)的設定,無處不在的探測器,剛好場景也在芝加哥。美國紐澤西紐華克自由國際機場,在新裝設的LED中放上探測器,並能跟既有的監視器和其他探測器連線,即時偵測排隊人潮,還有辨識證件,甚至可以找出不尋常的恐怖活動。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也有類似的智慧路燈計畫 Intellistreets。紐華克機場和拉斯維加斯的例子,讓許多人想起英國左翼作家喬治·歐威爾(1903-1950)的知名小說《1984》的世界,政府無孔不入地探查人民在做什麼。

三星智慧電視機也可能會監視家庭,如果被駭客侵入,等於是將家庭狀況攤在陽光下,無所遁形。看似無害的玩具,或許也可能成為有心人蒐集資料的工具,想像若芭比娃娃都裝上晶片連上網路,小孩子的童言童語被回傳到廠商手上,萬一被破解,等於是把透過物聯網收集的豐富資料送給駭客,將導致另一個重大的個資洩密危機。

以往只要拔掉網路線、切掉手機網路連線,就能脫離網路。但若未來物聯網普及,城市中各式各樣的探測器將捕捉一切,即便你不常上網,仍被迫加入成為網路的一員。未來並沒有下線這回事,不論有無意識到,物聯網將使得你隨時上線。政府將會像歐威爾筆下描述的世界,對你無所不知,而商人則樂於販售收集到的隱私資料。

那物聯網有任何防駭措施嗎?曾來台參加校園資安活動的芬安全(F-Security)首席研究長(Chief Research Officer)Mikko Hyppönen認為,物聯網防駭還不夠有價值,目前資安產業還沒有什麼可以著力的地方。物聯網的機會多,將網路的應用帶到日常生活用品上,許多電器產品都能夠有全新的發展。但如果台灣廠商只想到生產硬體,仍拘泥於技術精良與否或訂單多寡,而不是提出解決方案,終究擺脫不了台灣長期為人做嫁的代工困境。

(本文轉載自 COMPUTEX 2015《物聯行動穿戴世代成形》特刊;首圖來源:By Wilgengebroed on Flickr [CC BY 2.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