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類對科學的信仰有如宗教崇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13 日 8:00 | 分類 科技教育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經濟引擎熄火,美國、日本等國家想透過科學教育重啟成長軌道,似乎印證了十九世紀法國哲學家 Auguste Comte 的話,人類對科學的信念總有一天會取代宗教信仰。心理學家也透過實驗證實,對科學的忠誠帶來的心理穩定感,功能等同於宗教。



Jamie Holmes 在其著作《胡說:無知的力量》中指出,研究發現當人們感到壓力時,他們傾向同意科學主義的說法,相信科學方法是獲得知識唯一可靠的途徑,因此當人們感到焦慮時,他們遵從科學的程度高於那些較冷靜的人。

另外一項 2010 年的研究也發現,不確定感重的人對上帝或是演化的信念較高,認為演化是結構性的且可預測的過程。由此可見,對科學的信念或許是情緒性的,即使他們是錯的,只要提供一個秩序感讓人感到安心就好。

簡單來說,科學的信念或許是不經思考的,甚至一點都不科學也無仿,對科學深度的信仰有時候只是另外一種型式的極端主義而已。

極端主義的心理學有基本邏輯,去年馬里蘭大學研究指出,心理學是極端主義者意識型態的根。極端組織如伊斯蘭國,他們提供信徒個人財富,同時讓他們對這個世界產生確定感。

總而言之,信徒全部都展現一種強烈的渴望,他們對確定性與結構性的需求高於一般人。對極端主義者來說,世界就是一分為二,只有好人與壞人的區別,但危險的就是他們教條式的否定了不確定性。

但是透過科學是找不到單一答案的。科學方法應該是用來避免人類的偏見、錯誤的確定性,以及尋找知識的弱點,科學方法應該是一個起源於自我的不信任,經過長時間的公共爭執而來的自我懷疑文化。做為一個科學家需要對不確定性有信仰,在尋找神秘疑點時產生樂趣,並學習培養質疑的態度。

且也不是非得經過統計驗證的事情才有價值,Jamie Holmes 說,文學藝術也是人類智慧的寶藏,且所有已開發國家的進步並非都是經過隨機對照試驗,很多成功的創新也都沒有經過試驗,而是透過對人類社會的洞悉觀察而產生。

Jamie Holmes 強調,科學不應該與人類的精神性靈分開,要真正尊重科學的傳統,我們需要了解的是,不只理論方法有限制,科學本身作為認識世界的方式也是有限制的。

(首圖來源:Flickr / Erich Ferdinand CC By 2.0)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