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 共同創辦人 Geoffrey Prentice:找到屬於台灣創業模式,停止討論矽谷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9 月 26 日 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數位時代配圖

國發會啟動創業台 3.0 客座創業家計畫,邀請 Skype 共同創辦人 Geoffrey Prentice 訪台一周,與台灣潛力新創進行深度互動以及實戰模擬,把國際創業資源引進台灣。



數位時代特此專訪 Geoffrey Prentice,請他針對台灣創業現況提出寶貴的建議。

 

台灣要有獨角獸出現,但如果太在乎是否成為獨角獸,反而會失敗

要有 10 億美元這種等級的獨角獸公司在台灣成立,讓台灣創業家看到真正的大公司長怎麼樣子?這種經驗的傳承與啓發非常重要,就像 Skype 在愛沙尼亞小國的影響力一樣。

台灣團隊非常棒,產品品質很不錯,創業家很聰明,但眼界還不夠寬廣。舉例來說,有個台灣創業家和我說,「如果我再得到 3 個企業用戶,公司就可以損益兩平。」我認為他眼界太小了,創業家要把精力放在產品與用戶上,想著怎麼讓我的產品做到最好,讓我的用戶滿意,最後不僅可以找到 3 個用戶,還可能找到 300 個用戶。

另外,矽谷團隊也不認為把公司賣給 Google 與 Facebook 等大公司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因為公司沒有賣掉的話,未來可能有更大的成長性。

不過,另外一方面,媒體與創投圈太過度使用「獨角獸」這詞彙。你的公司到底是不是獨角獸,對你的事業其實沒有什麼影響,這個字詞根本不重要。你開一間公司,估值為 9.9 億元,就不是獨角獸,但若估值為 10.1 億元,就成為獨角獸,但這兩間公司本質上沒有差很多。

數位時代配圖

▲ Atomico 創投公司統計全球 182 家 10 億美元以上估值的公司發現。不同領域團隊成為獨角獸的時間不同,社交領域的團隊平均為 4 年,而教育領域則需要 8 年,平均時間則為 5.7 年。(Source:Atomico)

很多創業家把獨角獸當成里程碑,當然這樣的公司容易招聘,也容易得到資金,但 10 億美元估值僅是創業中的一個過程而已,要以平常心去看待,創業家太在乎這些 10 億美元標誌,反而可能會失敗。成功的創業家根本不在乎是否成為獨角獸,你的工作是讓你的使用者與客戶開心。

站在投資人的角度。我對這樣的公司不感興趣,相較於獨角獸,我更喜歡投資估值較低,但更具成長潛力的公司。

 

停止討論矽谷吧!找到台灣自己的模式

台灣不要一味模仿矽谷,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模式,模仿矽谷成功機會不大。

鴻海與宏碁等這些成功公司的模式,也和矽谷的英特爾不同,矽谷模式不一定值得台灣學習,要回歸台灣自己的強項與本質。

舉例來說。媒體很喜歡報導 Google、Facebook 與 Snapchat 這些社會新鮮人創業成功的故事,但這些年輕人僅是鳳毛麟角。他們成功是因為他們在矽谷,有來自全球的優秀人才與資金,這是矽谷模式。

但台灣沒有這樣的人才庫,社會新鮮人創業與中年精英創業風險差距是很大的。政府一直鼓吹青年創業,成功機會並不大,應該要鼓勵有企業背景並且在各領域有專精的中年人創業。

在矽谷創業圈中有 40% 以上的創業家,是 35 歲以上的中年人,我們不可以低估這群人的創業潛力。

另外一個例子,矽谷工作機會很多,人才跳槽機會也多,加上全球人才往矽谷靠攏,新創團隊不用積極培育人才,但像愛沙尼亞與台灣創業家就要花很多資源留住人才與培育人才。

 

國際資金開始注意其他地方的團隊,是台灣團隊被看見的好機會

台灣創業圈情況與 5 年前的芬蘭很雷同。當時佔有芬蘭 GDP 10% 的諾基亞倒下,釋出大量的優秀人才,這些人才轉移到 Rovio 與 Supercell 等新創公司,造就芬蘭遊戲產業強勢競爭力。而現在台灣也有大量優秀人才從鴻海、HTC 與台積電等公司出走,從硬體代工往數位轉移。

現在矽谷與中國團隊普遍估值過高,因此有國際資金開始注意其他地方的團隊,這是台灣團隊被國際看見的好機會,但這個機會不是台灣獨享,台灣同時要和來自芬蘭、柏林、以色列與倫敦等國創業家一起競爭。

數位時代配圖

▲ Atomico創投公司統計,越來越多的獨角獸來自於矽谷以外的地區,如北京、紐約、倫敦 、柏林、斯德哥爾摩等地。(Source:Atomico)

據我的觀察,台灣的創業團隊表現,比 5 年前時表現更好了,而且台灣創業生態系益加完備,政府很積極、4G 等基礎建設很完備、教育體制培育大量工程人才,連國際創投資金也開始注意台灣市場,台灣目前需要的就是時間,需要時間持續完善創業氛圍與生態系。

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台灣就會出現世界知名新創團隊,這件事情現在沒有發生,不代表以後不會發生,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台灣創業圈對世界競爭現況很焦慮,擔心淹沒在強國競爭中,這樣的焦慮是好事,焦慮與崩潰是改變的原動力,芬蘭也曾經和台灣一樣的焦慮與崩潰,台灣正在走芬蘭曾經走過的路。

Geoffrey Prentice 背景介紹:

Skype 共同創辦人,曾任策略長(Chief Strategy Officer)及亞太暨拉美地區副總裁,扮演 Skype 早期全球營運拓展、合作夥伴建立以及資金募集的最大推手。

Geoffrey 2015 年於香港成立 Oriente Holdings 創投基金,以創業者暨創投的雙重身分,持續關注全球新創動態。已投資包含西班牙二手商品交易 App「Wallapop」及中國線上理財網「Lufax」。

Geoffrey 於 2004 年促成與台灣網路家庭(PChome Online)成立聯合品牌,以短短 90 分鐘促成 Skype 和 PChome Online 在台灣的合作。

Geoffrey 更於 2006 年和 Skype 的多位創辦人共同創立「Atomico」創投公司,投資全球超過 50 家新創公司逾 6 億美金。Geoffrey 參與過的投資案包含著名芬蘭手機遊戲開發公司 Supercell。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