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熄火與美國通膨率飆漲,成 2016 最大經濟風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1 月 16 日 12:21 | 分類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shopping-bags

瑞士信貸發布 2016 年全球經濟展望報告,將重點放在美國聯準會的升息舉動,預計 2016 年底前,聯準會將會四度升息,不過升息並非瑞士信貸首席經濟學家眼中的兩大威脅因素之一,中國投資放緩,加上美國核心通膨復甦對全球經濟衝擊更大。



彭博報導指出,中國要維持不冷不熱的投資水平,在高成長、低通膨的經濟狀態中往前進將是一大挑戰。在中國經濟轉向國內消費趨動期間,中國政府將會避免讓信貸支撐的投資支出完全熄火,但另一方面,這些支出的邊際效果已經減弱,投資威脅加劇現有的不平衡,提高中國金融危機。

瑞士信貸指出,由於中國資本規模巨大,因此所有的假設基礎會因為中國投資支出的任何變化而重新評估。經濟學家強調,中國中國資本支出規模大於美國消費者在商品上的支出,然而這並不表示中國投資已經取代美國消費者成為全球經濟成長引擎。

不過若中國投資持平或萎縮,瑞士信貸預期影響範圍很大,商品出口國又要忍受一年的出口停滯將會拖累全球 GDP 走向衰退。報告指出,投資降低的風險是低概率、高影響的事件,投資人應該關注,但是在刺激政策與全球復甦下,明年初中國經濟有望回溫。

另外一項風險是已開發市場,特別是美國的核心通膨率。報告指出,該市場顯然對物價上漲沒有太多準備。經濟學家認為,在過去的兩年裡,美國一直享有高於趨勢的經濟增長,這應加強通膨率上升。而失業率也降低到完全就業水準,薪資應該要上漲,但是卻沒有發生,美國信貸市場仍然火熱。

終於,兩大抑制通膨率的強勁美元與低油價影響力將在 2016 年消失,屆時總體通膨率可望提升拉抬核心通膨,但是碰到聯準會升息,可能讓市場價格加快上漲,通膨上升速度太快反而可能拖累經濟活動,引發殖利率迅速上揚。

市場震盪可引發經濟風險,可能會導致風險規避,以及降低對利率敏感性高的項目支出,像是 2015 年成長強勁的消費性耐久財。經濟學家認為,未來可以預見中國成長會非常疲弱,同時伴隨已開發市場的核心通膨率上升,這對金融市場將產生破壞性的影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