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 金融科技來襲,台灣別做後貨幣時代的孤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02 日 7:10 | 分類 手機 , 網路 , 行動支付 follow us in feedly
數位時代配圖

因為金融(Financial)與科技(Technology)的交鋒,再次把金融創新推向另一個新的競爭起點,新的經濟系統開始啟動。在解構與重組的過程中,英國已經取代美國在金融市場的位置,中國、香港、以色列等也有不同的戰略布局,新創公司則以顛覆者的姿態,為自己搶下了獨角獸公司的皇冠,在金融科技的浪潮下,台灣如何面對?又該往哪裡走?



「我去中國出差一周,換了 2,000 元人民幣,最後用不到 200 元!」一名台灣創投業者近期到北京出差後,在 Facebook 上與朋友分享著,到餐廳吃飯,朋友間相互搖一搖,拆帳的事就解決了,身上有沒有現金,早已不重要。

地球的另一端,丹麥政府宣布2016年1月起,進行無紙鈔交易,推動全國數位付款方式,像是在超商、服飾店、餐廳、加油站等,都開始取消收銀機,只接受使用信用卡或手機行動支付等電子貨幣服務。

因為手機、因為網路、因為創新,過去消費者熟悉的金錢交易面貌,正劇烈地改變著。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曾對媒體表示,台灣銀行業數位化近三年市場快速成長,滲透率提升,網路銀行滲透率從過去的 16% 提高到 91%。

人潮往哪移動,商機就在哪裡。在過去 5 年中,金融科技領域的投資金額高達 316 億美元,龐大的商機也吸引著美國境外的新興金融科技公司。「金融服務將不只是一個『地方』,而是一種『行為』!」美國行動銀行 Movenbank 創辦人金.布瑞特(Brett King)形容。

 

全球投資新領域

知名的矽谷獨角獸公司 Square 正是代表。他們提供使用者正方形讀卡機,插到智慧手機或平板電腦的耳機孔就能刷卡交易,同時為商家省去複雜的流程,消費者也能更輕鬆便利的付款,Square 則從交易金額中收取 2.75% 起的費用。2015 年 11 月 19 日,Square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發行價為 9 美元,最後收盤股價為 13.07 美元,市值達 42.2 億美元,發行結果雖不如華爾街預期,但上市這一步,不僅意味著 Square 新創的成功,更是金融科技往前走的一個里程碑。

不只是 Square,過去這十年,全球金融科技團隊紛紛誕生。這些公司帶來的便利服務,如 P2P 個人信貸 Lending Club 在美 IPO,第三季淨利達 100 萬美元;倫敦起家的跨國轉帳新創公司 TransferWise,估值飆漲至 10 億美元。

而在金融科技浪潮中,中國的發展速度更是驚人。阿里巴巴將知名的支付寶、餘額寶等各項金融業務,切割成獨立業務螞蟻金服,旗下已開發近 30 種金融商品;中國央行在 2014 年發出 8 張網路金融徵信執照,讓阿里巴巴旗下芝麻信用、騰訊集團的騰訊徵信與前海徵信等業者彌補人民銀行徵信不足,就連以手機起家的小米,也將推出「小米信用」跨足大數據徵信領域。

芝麻信用已經走入民眾生活以此申請新加坡簽證與租車等服務。美國 Google、Apple、Facebook 與 PayPal 正對 P2P 支付虎視眈眈;英國巴克萊,英格蘭、渣打、花旗銀行、巴克萊與摩根大通,直接在倫敦設立 FinTech Innovation Lab、Level39、Barclays Accelerator 等金融科技加速器,吸引創新團隊進駐。

以電子商務起家的日本樂天,旗下原本就擁有包括樂天信用卡(Rakuten Card)、樂天網路銀行、樂天電子錢包 Edy 等新金融服務,就在 Square 上市的前一天,對外宣布成立 1 億美元規模的樂天金融科技基金(Rakuten FinTech Fund),以投資金融科技公司,未來希望能與樂天旗下金融服務整合。比如樂天投資比特幣公司 Bitnet 後,今年 3 月宣布旗下電子商城將接受比特幣做為交易貨幣,首先在美國、德國及奧地利等市場推動這項服務。

 

從核心出發

面對以科技掛帥的非金融產業,傳統金融業開始動作起來,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在今年所公布的「2015 台灣金融業企業領袖調查報告」中便指出,在這一波的變革中,企業必須所採取「Double T」兩大取向的策略,一是「跨界」(Transboundary),另一則是「 轉型 」(Transformation)。

跨界指的是跨界是在產業邊界融解的局勢中,必須運用自身的「核心能力」及掌握數位科技的趨勢,尋求本業以外的跨界競爭與合作。轉型則是企業趁數位化浪潮之勢,將全球趨勢帶來的改變轉化為企業的價值,進行組織的調整及回應。

拆解金融行為的內涵,大致可分為在消費、投資、保險、籌資這五個環節。近兩年中國支付寶從第三方工具做為切口,闖入投資融資、保險、理財等金融業地盤。台灣發現中國民眾可以繳水電手機費、搭計程車、買早餐,可以買基金、買保險等多元便利,才驚覺已經台灣在金融科技牛步多年。

更讓許多人感到焦慮的是,今年 10 月螞蟻金服宣布,支付寶 12 月將正式入台,並且推出台灣跨境 O2O 服務。讓陸客到台灣旅遊時能拿出手機直接支付,不用換匯。「看到的是台灣線上金融的牛步與故步自封。」「看到這個我都超級超級不爽。」到底是活在哪個世代?是牛嗎?」在《數位時代》 Facebook 粉絲團上,支付寶進台灣的消息,引爆兩種讀者情緒,一類是對中國金融體系滲入台灣市場表達憂心不安,還有一類則是對台灣金融科技創新「牛步化」的嘆息與悲鳴。

數位時代配圖

▲ 支付寶 12 月將正式入台,陸客到台灣旅遊時能拿出手機直接支付,不用換匯。

黑船真的來了!金融業也才真正意識到科技帶來的殺傷力,開始大搶行動支付大餅。於是金管會才慢慢動起來,電子支付機構執照今年 5 月實施,行動支付業務終於開始,遊戲業者歐付寶與遊戲橘子的行動支付服務年底都將上線,網路家庭推出 Pi 行動錢包,在 7-11 中 5 千家店可以消費。

但這個開端已經比中國與美國慢 5 至 10 年,就連非洲也比台灣走得快。肯亞 M-PESA 在 2007 年推出的行動支付服務,有超過 1,900 萬註冊用戶,佔國家人口 70%,每天有超過 600 萬筆交易在平台上完成。日本早於 2004 年就由 NTT Docomo 推出第一台 FeliCa 支付手機,2011 年已經有超過 33% 日本人使用過手機進行支付。

 

創新由生活體驗而來

中國信託金控總經理吳一揆在接受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2015 台灣金融業企業領袖調查報告」訪談中指出,台灣在支付市場這塊就是個約 5 兆的現金市場,在這支付的市場裡,銀行可以是線上、可以是線下,「如何掌握不同的支付組合就是重點。」他觀察,現在為什麼支付被科技公司拿走,因為很多情況是由生活體驗、而非金融服務角度去完成了支付動作。

例如近來在中國籌資進展最快的「拍拍貸」,採用純線上模式運作,平台本身不參與借款,而是實施資訊媒合、工具支援和服務等功能,借款人的借款利率在最高利率限制下,由自己設定。累積 8 年、600 萬用戶及 40 億條數據資料,這種掌握消費者行為的大數據,正是「拍拍貸」能夠顛覆傳統銀行的關鍵力量。

然而,台灣在法規限制下。如 P2P 信貸、P2P 匯兌、線上信用評比、第三方支付跨界保險餘額寶等模式在台灣沒有發展機會。業者常常跳腳,「看了很多國外成功案例,但在台灣法規下通通都不能做。」台灣在金融科技方面僅開放「行動支付與股權群眾募資」等相關業務,忽略了其他的可能與機會。

「網路金融,不是僅止於將網路概念和金融商品服務做結合這麼淺薄,重點是背後經營的思惟及精神,這才是整個業務最難被模仿及突破的精髓。」中國信託銀行信用金融執行長劉奕成表示。

數位時代配圖

▲ 中國信託與餐廳解決方案 App 業者 iCHEF 合作,推桌邊刷卡服務。

他建議政府宜思考如何有系統有制度的規劃,創新生態圈不是只是一個區域,在這裡有資金與育成中心,以及良好的學習獎勵機制與人才訓練等措施的規劃,才能形塑一個完整且具吸引力的創新聚落。

 

把主動權交給年輕人

「創新是永遠存在的,就像從貨幣從貝殼、銅錢、紙鈔、信用卡到一直演變到虛擬貨幣,由於金融一直在變,法律條文是追不上金融創新的,監理單位可以觀察但不用要手去阻擋,允許社會犯錯,才能有更多的創新,而不是想很多的管理規則去管理創新。」國泰世華銀行數位銀行事業處副總經理宋靖仁表示。

宋靖仁建議政府可以定義一個比較寬鬆的監管邏輯,改成新創業者先申報或先做,監管單位實質了解新創公司的體制,確定這公司不是吸金、放高利貸、不侵佔個資等,清楚地觀察公司的發展狀況。

「台灣做創新金融服務的門檻太高,光是最低 3 億台幣的第三方支付牌照門檻就不是一般新創團隊負荷得了的。金管會保護金融機構的用意非常清楚,政策面如果不能鬆綁,那就必須由既得利益的銀行等金融機構來投資金融創新,而沒辦法將主動權交給最具創意最有戰鬥力的年輕新創團隊,這是台灣推動金融創新最困難的地方。」C2C 分期付款平台 lnstallments 創辦人兼執行長陳仁彬認為。

金管會將大幅放寬金融業轉投資金融科技相關產業限制,從現行銀行、金控持股上限,擴大到 100%,並且宣布金融科技辦公室、成立相關基金、建立新創事業創新基地,以及利用共同成立之大資料資料庫等金融科技措施,但這些措施要真正讓銀行業與創業家「有感」,雖然很長一段路要走,但如果我們不跨出去,那麼台灣將成為後貨幣時代的孤島。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