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殖民者在巴拿馬男人身上留下基因銘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3 月 12 日 0:02 | 分類 生物科技 ,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路透

稍微了解歷史的人都知道,1492 年哥倫布所謂的「發現新大陸」,其實對美洲的當地居民根本是一種災難。在 1519 年後,征服者們已迅速佔領巴拿馬靠近太平洋的一側,那些幸運逃過殖民浩劫的美洲原住民只好逃難到氣候更為涼爽潮濕、有著高山和熱帶雨林的加勒比海那側。而除了帶來傳染病和展開殖民活動外,從歐洲遠渡而來的白人男性(尤其是西班牙人)還和當地的婦女通婚,生下許多後代。




另外,大家也知道,我們人類的性別是由一對性染色體所決定的:男性的性染色體由一個 X 染色體和一個 Y 染色體組成;而女性則有兩個 X 染色體。這些染色體存在於人體每個細胞核中。不過呢,在粒線體中(胞器之一,可以提供能量給細胞,將它們想成細胞的發電廠就對了)也有屬於自己的 DNA,更奇特的一點,不管男性還女性都是從母親那邊得到的(所以追溯人類母系祖先能夠追到所謂「粒線體夏娃」),所以科學家就可以利用累積在 Y 染色和粒線體 DNA 的變異追蹤出我們的祖先起源。

不過,上面這兩件事究竟有何關聯呢?有趣的就在這邊:一群來自義大利帕維亞大學的基因學家團隊對 408 名巴拿馬男人們進行基因分析,驚人的結果出現:只有 22% 的 Y 染色體起源於美洲原住民人,竟然有高達 60% 都起源自西歐亞大陸和北非(甚至可以直接大膽推測主要來自歐洲)!

不僅如此,在不同的的地區比率也會有明顯的差異:在西班牙人統治、靠近太平洋的一側,比率甚至高達 62% 到 72%;相比之下,白人較少染指的加勒比海側,源於美洲祖先的 Y 染色體比率則有 66% 到近 88% 之間。

再來,我們看看粒線體 DNA 的分布情形:在有著歐亞地區 Y 染色體的人之中,只有 13% 是來自撒哈拉沙漠以南(來自歐亞大陸的甚至更少),而幾乎大部分人的粒線體夏娃都是來自美洲原住民,跟 Y 染色體的結果恰恰相反!

這樣的巨大差異,正說明了當初的殖民者(男性)留下非常強大的基因銘印遺傳給後代,甚至主導了現今中南美洲人的基因組成。

如果單從擁有當地祖先的 Y 染色體的人來看,很有趣的我們會看到人類遷移至巴拿馬的歷史:在太平洋這一側就找到可追溯到一萬年前的染色體,科學家推測他們的遠祖已經在這個區域定居很長一段時間;而東側的則是更晚才定居這裡的染色體,可能就是因為西班牙人的入侵,導致其祖先從現今被稱為哥倫比亞的土地逃到加勒比海這一帶。

也許在「發現新大陸」後,在世界興起的殖民運動已成為一段歷史,不過造成的影響,仍然在人類的基因中長久地持續著。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