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一場聽覺饗宴吧,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為電子耳植入者開啟新「樂」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4 月 09 日 0:01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shutterstock

「You know I’m hoping you’ll sing along, although it’s not your favorite song……」

耳畔傳來熟悉的旋律,不禁跟著哼唱,想起筆者拚指考的那段日子,Daniel Powter 的音樂每天陪伴我放學,帶我短暫脫離如同囚鳥的生活……



這是音樂的功能之一,就好像坐上了時光機,帶你回到某一特定的時期,溫習那段具意義的生命歷程。它挑起了人們的喜怒哀樂,同時也能創造氣氛,讓人們放鬆、沉醉或是情緒激昂。但,這種種的享受,對於植入人工耳蝸者(註一)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現在已經完全放棄聽音樂了,更無法好好的享受它。」Prudence Garcia-Renart 說,他曾是一名音樂家,幾年前放棄了彈琴。「人工耳蝸已經植入 15 年了,它幫助了我非常多。在植入前,我無法使用手機,開會時我需要有人為我抄筆記,我甚至不能同時和多人說話。而現在我可以接手機、辨別人們的聲音,還可以去看電影,但是聽音樂對我來說真是糟透了。」

人工耳蝸是為了內耳或神經傳導路徑阻礙造成之的聽力損傷所設計。此類為最常見的聽力損傷,其內耳(耳蝸、半規管、前庭)部分感覺細胞或神經纖維退化,聽神經因而無法完整地將聲音從內耳傳到大腦。所以藉由微量電流,刺激分布在耳蝸上殘存的聽神經,將聲音訊息傳送至大腦皮質。人工耳蝸最早是為聽演講而設計的,因為其產生的聽覺刺激遠較音樂簡單。但它並非萬能,執行哥倫比亞大學人工耳蝸計畫的 Anil Lalwani 博士說,對於聽覺損傷的人們,要能欣賞複雜的交響樂仍不太實際,即使是植入者也一樣。

外稿

既然無法改變殘酷的現實,那麼團隊就決定反其道而行──將複雜音樂簡化。因為我們不一定要欣賞完整的一首曲子,一首多層次的歌曲,可以只聽人聲,也可以只欣賞單一樂器。而實驗選用了一首美國的鄉村音樂《Milk Cow Blues》,這個版本包含了人聲、吉他、鋼琴、小提琴、小鼓和筒鼓等。團隊將各個元素或單獨抽離原曲,或相互組合成 20 個新版本,邀請 16 名聽力正常者和 9 名人工耳蝸植入者進行測試。聽力正常者分別聆聽 21 個版本,以及聆聽模擬植入者聽到的 21 個版本,後者透過軟體過濾原音的部分波段,模擬震動進入耳蝸的分布。此測試最後以 0~10 分別對愉悅度、聽起來是否像音樂、聲響是否自然進行評分,三者綜合為享受度。

他們發現到,聽力正常者聆聽模擬版本,越簡單的音樂片段,越能愉悅地享受,而對於植入者此現象更為明顯。前人研究,節奏樂器較易為植入者所感知。而實驗中,聽力正常者聆聽模擬版本,偏好含有節奏樂器勝過只有旋律的版本,但植入者並無特別偏好。而團隊並未發現植入者偏好任何一種單一樂器。唯一能確定的是,對於人工耳蝸植入者,原曲越簡單,音樂享受度越高。

這仍是一個初步的試驗,目前還待改善的包括分析其他曲風的樂曲,或是軟硬體設備。在未來,透過設備,或許自己就能重組曲子,創造自己想聽的版本。

Lalwani 博士說,最終目標是根據所學到的知識,創作適合人工耳蝸植入者的音樂──或許更少節奏樂器加入、更少殘響以及更強的人聲。將來某一天,欣賞音樂再也不是夢魘,這對許許多多深受其苦的人來說應是最悅耳的佳音。

註一:人工耳蝸(Cochlear implant),亦稱為「人工電子耳」。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