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巨浪來襲,有利還是有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5 月 03 日 17:47 | 分類 Big Data , 資訊安全 , 開放資料 follow us in feedly

大數據儼然已經成為今日的顯學,透過資料的分析和解讀讓人們在行銷、交通和環境等各個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但在享受大數據所帶來的好處的同時,各種隱憂也漸漸的浮現,而隱私權議題更是其中最嚴重的問題之一。




大數據面面觀

大數據也稱作巨量資料,蒐集大量的資料進行整理和分析,改善組織的效能甚至可以提出新的商業模式。其實資料分析在過去就已經受到相當的重視,而時代的演進則讓大數據的概念日漸成熟。在網路技術的成熟、數位裝置的普及和資料量的大幅增長之下,大數據成了能夠挖掘出金礦的重要存在。

在大數據風潮席捲全世界的同時,無論在公部門和私部門都出現了相關的負面影響。大數據是一項有力的工具,但如果被不當使用就會造成更大的危害。在私部門方面,如果不重視商業倫理,大數據則會嚴重侵犯人民的隱私;在公部門方面,大數據帶來的是政府監控的陰影。

以美國零售商 Target 為例,該公司透過分析顧客的購買資訊,推斷出懷孕的客群,再針對這些顧客投放相對的廣告。雖然 Target 相當精準的針對特定群體進行銷售,但也侵犯了顧客的隱私。在這個處處留下資料的年代,公司往往能掌握一般民眾難以想像的龐大資訊,進而拼湊出人們平常生活的樣貌。在這樣的情況下,商業倫理的重要性不言可喻,透過建立一套相關的規範,才能遏止隱私權的侵犯。企業也必須在內部就進行把關,才能維護好與顧客的關係。

大數據的黑暗面:政府與監控

而近來政府也跟上這波大數據的潮流,以開放資料或分析公眾資料的方式投入,其中包括警政、勞動和交通等相關部會。例如今年三月中旬,新北市警察局找來了刑事警察局教官對局內進行「公開來源情資技術」講習,強化警方從公開資訊中獲取特定情報的能力。

政府手中的大數據就不只是侵犯隱私權的問題,而是更為深層的恐懼。對於極權政府監控社會的恐懼,自納粹出現以來就不曾遠離,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更提醒著人們當政府監控社會時的恐怖。在科技還不算發達的二十世紀中期,極權政府就能深深的掌控社會,而在擁有了大數據工具之後,監控的強度更是難以想像。

也因為這樣,每當出現政府利用大數據干預社會的傾向時,專家和媒體總會繃緊神經。2016 年三月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參訪了大猩猩科技公司,並予以公開表揚,引起來各方的關注。大猩猩科技的主要業務為各種監控系統,而且在政府標案方面以警政單位的標案為主。據統計自 2000 年以來,大猩猩科技從警政署行政局獲得的標案就高達 13 億 8 千萬,佔所有政府得標案的 86%。除此之外,執行長寇世斌的背景具有軍方色彩,自身曾擔任海軍上校。因此當總統當選人選擇參訪大猩猩科技時,立刻引發人權團體對於新政府有監控社會意圖的疑慮。

雖然有眾多的問題和疑慮,但就如同當初電力,網路和火車等各種新科技發明時也受到人們的質疑一般,新技術必然有其適應陣痛期。在這個網路時代中,大數據的浪潮難以倒退,但如何將讓數據的運用對社會有益將是未來人類的一大課題。透過公民力量對政府的約束以及建立相關的商業規範,才能讓大數據成為人類社會的臂助,而非獨裁者的工具。

(首圖來源:Flickr)

相關連結

總統當選人,您知道大猩猩在幹嘛嗎?

一次搞懂大數據

Gartner副總裁:企業將面臨「數據應用」與「隱私權」的拉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