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浪潮的開拓者──穿戴式裝置之父 Steve Mann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5 月 29 日 0:02 | 分類 VR/AR , 名人堂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frame08

穿戴式裝置(Wearable computing)已經成為現在科技界最重要的趨勢之一,但似乎直到 2014 年 Google 推出了 Google 眼鏡(Google Glass),穿戴式裝置才正式成為大眾的焦點。在那之前穿戴式裝置的研究大多不受重視,但有人憑藉著無比的熱情在這個領域創造出巨大的成就,那就是被稱為「穿戴式裝置之父」的科學家 Steve Mann。他致力於研究穿戴式裝置和高動態範圍成像(HDR),並比 Google 早了整整 13 年開發出智慧型眼鏡。




從兔子耳朵到智慧型眼鏡

Steve Mann 出生於 1962 年,大學和研究所於加拿大的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研讀工程領域,1997 年則在麻省理工學院(MIT)獲得媒體藝術博士。目前 Steve Mann 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擔任計算機工程教授,同時也是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的國際技術與社會研討會主席和高級會員。作為穿戴式裝置的先驅,Steve Mann 2000 年在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所舉辦的國際固態電路研討會(ISSCC)被推崇為「穿戴式裝置之父」。因為推出被封為「2014 年最重要穿戴式裝置」的腦波感應頭帶 Muse,而受到矚目的加拿大公司 InteraXon 執行長 Ariel Garten 更盛讚他集藝術家、科學家和發明家於一身,可謂是現代達文西。

Mann_EyeTap_digital_eye_glass_google_glass

▲ Steve Mann 在 1999 年打造的第一副智慧型眼鏡,比 Google 早了 13 年。

Steve Mann 對於穿戴式裝置的啟蒙,源於童年時期向他祖父學習焊接的經驗。焊接的時候人必須戴上護目鏡來保護眼睛免於電弧所發出的強光所傷害,但傳統護目鏡無法完全消除強光的危害,電弧的亮光還是會讓眼睛感到不適,同時也讓周遭的環境看起來很昏暗。而焊接工人所面對的這項難題讓他開始思考,能不能透過攝影鏡頭、顯示器和電腦去改善肉眼所看見的世界,讓人們能夠用更便利的方式去觀看世界。

因此 Steve Mann 從 1970 年代的高中時期就開始嘗試各種方式來創作穿戴式裝置,試圖改善人的感官體驗。當時他的第一個作品是一副像是兔耳朵的天線,可以發射和接收信號。雖然看起來是無庸置疑的蠢,但在那個一台電腦要塞滿整個房間、絕大多數人不知道什麼叫網路的年代裡,這樣的成果還是相當值得自豪。

往後 Steve Mann 就致力於為他的裝置升級,增加文字、圖像、影片甚至是雷達功能。雖然因為每天都戴著奇形怪狀的裝置出門所以被當成怪咖,但他始終投身於這個領域。因為他當時就領悟到電腦的未來不只在於提供更快更大量的運算,也是在於成為每個人能夠穿戴在身上並互相溝通的裝置。在 Steve Mann 的研究之下,他的裝置從幾乎會遮住臉還有兩隻大天線的龐然大物,到像是一副配備霹靂腰包的大眼鏡,再到小型化的智慧型眼鏡。

steve5

▲ Steve Mann 的穿戴式裝置演進史。

除了穿戴式裝置之外,Steve Mann也希望能為焊接工人做一個更好的護目鏡。他透過視覺強化技術讓焊接者能更清楚的掌握電弧和更多的環境細節,讓操作更為方便,而這些技術日後也成為後來被廣泛應用的高動態範圍成像(HDR)技術。此外,由於秉持著改善人的感官體驗的想法,目前最熱門的擴增實境(AR)自然也在他的研究範圍之內並致力於普及這項技術

 

改變人們「看」世界的方式

對 Steve Mann 而言,他的研究不是為了巨大的商業野心,也不是為了酷炫時髦的配備,而是一個簡單的初衷──讓人們能看得更清楚。包括智慧型眼鏡和高動態範圍成像(HDR)在內,他希望這些研究能夠讓人能用更好的方式觀看並了解這個世界。在這些技術的幫助下,人們可以在車頭燈的強光之下清楚辨認車牌,或是在昏暗的環境中看清別人細微的表情變化。除此之外,透過智慧型眼鏡提供的資訊,在看到人的時候能夠知道對方的姓名,或是走在路上就可以知道街道名稱和會通往的景點。簡而言之,Steve Mann 希望穿戴式裝置能提供人們一種新的視野,可以用更多的方式、更清楚的「看」世界。

對於自己研究的領域成為顯學,Steve Mann 一方面高興於更多人重視穿戴式裝置的價值,另一方面也擔心投入這個領域的人們沒有注意到這些裝置帶來的風險。畢竟穿戴式裝置大多會影響視覺,若沒有恰當的處理,往往會造成傷害,包括因為長時間注視穿戴式裝置所引起的斜視或近視以及大腦因為適應不同狀態的影像引發的神經失調等等。而為了解決穿戴式裝置在視覺上的損害,Steve Mann 提出了名為 aremac 的針孔技術。這個技術反過來利用傳統相機的針孔成像(也因此命名為 aremac,一個將 camera 反過來拼的字),讓眼睛能聚焦在任何距離,避免兩眼聚焦距離不同造成的視覺損傷。

襲擊事件:與麥當勞「過招」

Steve Mann 不只投入於研發穿戴式裝置,甚至將它們視為個人的一部分,總是穿戴著這些配備,但這也讓他受到了部分人的歧視和敵意。2013 年 7 月 Steve Mann 在法國的一家麥當勞受到 3 個人襲擊,並毀損他的智慧型眼鏡和醫院證明文件。由於麥當勞並未回應此事,他將整起事件經過以及智慧型眼鏡所拍下的照片放上自己的部落格。事後麥當勞透過電子郵件向他致歉,並說明這些行動是為了保護其他客人的隱私才破壞其裝置。對於麥當勞的說法,他表示比起攻擊別人並破壞智慧型眼鏡,這件事情有很多更好的解決方式,況且一個組織沒有權力去控制別人能不能配戴智慧型眼鏡。

而關於智慧型眼鏡的爭議,Steve Mann 則提出了自己的論點予以反駁。他指出傳統的眼鏡剛發明時,配戴者也被社會大眾歧視,對於智慧型眼鏡的反彈只是社會適應新事物的現象而已。在隱私權方面,Steve Mann 認為智慧型眼鏡所配備的鏡頭相較於四處遍布的監視器和一般大眾擁有的相機鏡頭而言,並未進一步侵犯隱私。他表示現代社會已經進入一個無法禁止拍照的年代,但至少不是往極權的方向發展。「幸運的是,普遍存在的個人相機並未讓社會往歐威爾預言的監控社會發展……而是朝向 Dave Brin 所說的『透明社會』發展。」Steve Mann 在自己的部落格中這麼寫道。

perps123

▲ Steve Mann 利用智慧型眼鏡拍下在麥當勞攻擊他的員工。

智慧型眼鏡浪潮來襲,「監控時代」的終結

對於智慧型眼鏡普及化之後的未來,Steve Mann 預言這個世界將會有著巨大的改變。首先,最重要的改變將是「監控時代」的結束,他甚至直言這件事「帶給社會的影響遠比強化觀看世界的方式更加深遠」。過去只有國家機器以及掌握空間權力的人才能夠透過監視器和隱藏的攝影鏡頭監控其他人,但智慧型眼鏡的普及將消除這樣的權力差距。世界將從「只有上監控下」的監控時代邁向「上下互相監控」的透明時代,而智慧型眼鏡將是公民奪回監控權力的利器。

Steve Mann 也認為智慧型眼鏡的普及有助於犯罪證據的保存,得以確實保留受害者或目擊證人看見聽見的事情,不因記憶消逝而毀損。他指出既然可以為了保護商品被竊而裝置監視器,那為什麼不能為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配戴智慧型眼鏡呢?

除此之外,他預言未來「不攝影」的神話將被戳破。他認為「不攝影」在充滿監視器和隱藏鏡頭的現代早就是一個神話,但在人人一副智慧型眼鏡的未來,這個神話將會真正走入歷史。在智慧型眼鏡持續進步並和人體更加連結甚至成為人體一部分之後,過去那些不能攝影的地方也無法排除這些配戴智慧型眼鏡的人,這個社會就必須承認攝影機的無所不在。更何況,人人早就配帶著最原始的攝影機──眼睛,智慧型眼鏡只是讓這個事實檯面化而已。但他也強調,這並不表示版權會消失,即使能帶著智慧型眼鏡去看電影也不代表能在看完之後把電影放到網路上讓別人下載。

相較於被封為「穿戴式裝置之父」、在 2015 年獲頒數位先鋒獎和被視為第一個「賽博格」等成就,Steve Mann 更讓人佩服的是他能夠持續數十年研究的熱情。無論是否是鎂光燈的焦點,都不影響他對研究的不斷投入。即使已經成為世界級的科學家,他還是繼續變出各種新把戲。至於之後這位科學怪才會帶給世界什麼樣的驚喜,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圖片來源:Steve Mann 個人網站和部落格)

相關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