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轉型最大風險,WSJ:高不成低不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13 日 14:59 | 分類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中國要拼經濟結構轉型,透過大規模購併讓製造業升級,如半導體與機器人產業,他們也希望加薪能加速中國經濟轉型至消費者導向的經濟體,但他們又不希望轉型速度太快造成更大損失,只好在中間謀求平衡,祭出各種補貼與誘因讓低階製造業留在中國,形成一個矛盾的經濟發展現象。



《華爾街日報》報導,這幾年中國勞動成本成長速度比通膨率快很多,幾乎是孟加拉、柬埔寨、寮國、緬甸的 4 倍。光是在珠江的香港企業所屬工廠,2013 年工廠數比 2006 年高峰少了三分之一,3.2 萬家工廠當中很多都移到低薪資國家。

譬如替 Nike、 Adidas、Puma 代工的廣州偉宏鞋業,2013 年到越南設廠後,現在準備在越南開設第二間工廠,並準備將中國的幾家紡織工廠都移到越南。

中國去年製造輸出佔全球 25%,2000 年時為 7%。為了補償將工廠轉移到低薪資國家的損失,政府提供補貼以及誘因讓製造業移轉至中國西部與中部地區,這些地方薪資比東部省份最多低三成。譬如新疆省是棉花產地,能享有 200 億人民幣的免稅、租金、電力補貼,吸引紡織與成衣公司進駐。

中國政策決定保留低階產業比一般國家發展時程再更久一點,透過政府補貼、誘因、國內市場與良好基礎建設,鼓勵企業留在中國。報導指出,當一個國家愈來愈有錢,就會想要提升產業鏈位置,期待低階製造業移到其他地方,但是資料顯示,這在中國沒有如預期發生的那麼快。

在放慢低階製造流失的當下,中國加快腳步發展自動化、提高研究預算,生產更多高價值產品。同時也鼓勵企業購併西方競爭對手,中國政府目標是 2018 年前製造業年成長率 7%,支持產業升級的企業投資成長 15%。1995 年至 2015 年中國機械與運輸設備出口額佔比從 21% 增加到 46%,而低價值出口佔比下滑。

報導認為,中國產業升級風險在於,如果中國無法從基礎產業轉型至高階製造業,而成本卻持續上升,就會陷入經濟學家所言中產階級陷阱裡。中國政府承諾給人民的快速成長與社會流動性,若無實現,就會引發社會緊張。

中國這二十年來官方失業率在 4%,分析師認為實際上更高,第一季有 877 次勞工抗議活動,比一年前增加 35%。但在中國控制言論下,人民對離開家鄉工作、裁員、工廠關閉的不滿都被靜音,不過在社群媒體上仍可以看到這股挫折,譬如有一則留言說,「外資與中國工廠都離開中國,我們要準備餓死了。」

中國新浪微博一名用戶說,「低階製造業轉去東南亞,高階產業回到北美與歐洲,我們民工找不到工作,大衰退已經到來。」

(首圖來源:Flickr/Jonathan Kos-Read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