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毒大亨、亡命之徒和一介大嘴巴──狂人 John McAfee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18 日 0:00 | 分類 名人堂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John McAfee(youtube)

聽到「McAfee」這個詞你想到的是什麼?相信很多人想到的是難以移除又常常出狀況的煩人防毒軟體,而這個軟體的名字則來自於其創辦人 John David McAfee。這位現年已經高齡 71 歲的美國老頭,不只是防毒軟體大亨,也是一名瑜伽老師,還曾是在中南美被追捕的殺人嫌犯,甚至是 2016 年美國總統的候選人。不顧他人眼光的舉動和玩世不恭的態度,讓這個話題人物被大眾視為美國的一代狂人。




酗酒與嗑藥的荒唐人生

John McAfee 是二戰期間駐紮於英國的美國軍人之子,戰後他搬到美國並在維吉尼亞州的 Roanoke 度過自己噩夢般的童年。他的父親有嚴重的酗酒問題,而且時常會對他和他的母親拳腳相向。在他 15 歲那年,他的酒鬼父親選擇將槍口對準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之後他就讀於羅亞諾克學院(Roanoke College),並在大學一年級就開始狂喝濫飲,但他也以提供雜誌到府送貨的服務展開他的商業生涯。

roanoke college(flickr)

▲ John McAfee 就讀的羅亞諾克學院。(Source:Flickr/roanokecollege CC BY 2.0)

他的第一次創業為他帶來了一筆財富,不過 McAfee 也在喝酒上花掉不少。畢業後他在路易斯安那州東北大學(Northeast Louisiana State College,現今路易西安納州門羅大學)攻讀數學博士,但因為和自己指導的大學生上床而被退學,兩人在不久後結婚。接著他又因為買大麻而惹上麻煩,雖然在被捕後無罪釋放,卻也被迫結束他寫程式的工作。

連連受挫的 John McAfee 並沒有就此收斂,他用造假的履歷找到了新工作,還開始吸食 LSD 和 DMT 等致幻劑。「我大部分的老闆都有使用某些藥物」,他為自己辯解,「在有些公司的工作場所,午餐時間會公開提供這些東西。那真的是段很荒謬的時光。」長期喝酒和吸食致幻劑的習慣讓他的生活走向崩潰,他的妻子選擇離開他,他只能孤獨的在家整天吸食致幻劑,甚至產生了自殺的念頭。「我當時的生活根本就是地獄。」他回憶起那段日子這麼說。最後他在一位治療師的幫助之下,參加了戒酒無名會從而獲得新生,並宣稱從此之後滴酒未沾。

 

時勢造英雄,成為防毒軟體教父

電腦病毒最早起源於 1960 年代,其原型只是實驗室裡工程師消遣和較量的程式遊戲。到了 1987 年,巴基斯坦的一對兄弟設計出世界第一個電腦病毒,並將之命名為「大腦」(Brain)。而潘朵拉的盒子也就此被開啟,各式各樣的電腦病毒開始在當時已經漸漸普及的個人電腦間傳播開來。

當時的 McAfee 在國防工業巨頭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工作,在他第一次知道巴基斯坦的「大腦」病毒之後,就對電腦病毒深深著迷,並決定以此做為新事業的契機。他在聖克拉拉(Santa Clara)的家裡創辦了全世界第一家防毒軟體公司 McAfee Associates,也就是現今 Intel Security 的前身。他找來了一些工程師和他一起設計破解電腦病毒的程式,並公開放在網路上讓大眾免費使用,這樣的策略為他帶來了大量的用戶。

McAfee logo(wiki)

▲ 大眾所熟悉的防毒軟體公司 McAfee Associates。(Source:Wikipedia)

除了設計出第一套防毒軟體之外,McAfee 還靠著戲劇化的宣傳讓公司得以飛速的成長。1988 年底,他在美國知名的新聞節目麥克尼爾-萊勒新聞時刻(MacNeil/Lehrer NewsHour,現今的美國公共電視網新聞時刻)中,向全美觀眾宣稱電腦病毒將會對經濟造成巨大的損害,讓許多公司蒙受鉅額的財物損失。1989 年他更出版了《Computer Viruses, Worms, Data
Diddlers, Killer Programs and Other Threats to Your System》一書,強調未來將壟罩在電腦病毒的恐怖陰影之下。「現實就是如此的驚人,不管怎麼誇飾都不為過……將面臨一場難以避免的災難。」他在書中寫道。

在 1992 年 McAfee 的宣傳攻勢到達最高峰,他聲稱當時發現的「米開朗基羅」病毒會是一場惡夢,預估將橫掃全美 500 萬台電腦,並在各大新聞聯播和報紙上強力放送這樣的訊息。他訴諸恐懼的策略成功吸引大眾對於這個議題的重視,並藉此大幅擴展自己的商業版圖。McAfee 在 2000 年表示,當時公司的業務在兩個月內成長了整整 10 倍,利潤則在 6 個月後暴增 50 倍。他的公司在這一役中吃下了極大部分的防毒軟體市場,從此之後一飛衝天成為業界的一代霸主,他也因此一躍成為防毒軟體方面教父級的人物。

將未來塑造成電腦病毒鋪天蓋地而來的時代,雖然帶給他驚人的商業成就,但也是 McAfee 成為爭議性公眾人物的開端。他聲稱將感染 500 萬台電腦的「米開朗基羅」病毒,實際上只影響了數萬台電腦,而這種將電腦病毒威脅誇大的宣傳方法讓部分的群眾難以認同。這些爭議並不影響他在 1992 年 10 月讓公司在納斯達克(NASDAQ)上市的計畫,他擁有的股份更使他的身價暴漲。兩年後他離開了自己一手創辦的 McAfee Associates,並在出清手中的股份之後進帳 1 億美元。

john mcafee(wikipedia)

▲ John McAfee 靠著防毒軟體奠定自身的地位並賺進大筆財富。(Source:By NullSession from Bettendorf, Iowa, United States (John McAfee @ Def Con)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重新出發與天空吉普賽人

在辭去公司職務之後,McAfee 在各地購買房地產,並開始著手他的下一次創業,而這次他瞄準的是現今人們不可或缺的網路通訊。這位防毒教父在 1994 年創辦了 Tribal Voice ,並推出了最早期的網路即時通訊軟體之一──PowWow。做為現今各種網路聊天的先驅,Tribal Voice 的創新帶來相當的成功,但在激烈的競爭之下 McAfee 決定抽手。他在 1999 年將 Tribal Voice 賣給了 CMGI,徹底退出這個市場。他在 2000 年決定轉而投資網路資訊安全公司 Zone Labs,並成為公司董事會的一員。

除了繼續縱橫於商場上之外,McAfee 有著多采多姿的生活。二十多歲時,他在印度第一次接觸到瑜伽,並將之視為終身的興趣。身為一個瑜伽愛好者,他甚至出版了 4 本瑜伽的書和兩部教學錄影帶。此外,他也沉迷於稱為 Aerotrekking 的航空飛行運動,並和一群同好組成了飛行組織 the Sky Gypsies。為了推廣這項運動,他還在新墨西哥州買下了大量的土地做為這項飛行運動的場地。但在 2006 年他的姪子 Joel Gordon Bitow 在飛行時發生了意外,Bitow 和乘客都當場死亡。乘客家屬因此控告 McAfee,認為他不該讓經驗不足的 Bitow 駕駛動力滑翔機。

▲ 極限飛行運動 Aerotrekking。

2008 年的金融海嘯席捲了全世界,而 McAfee 也未能逃過一劫。金融危機重創了他在房地產和股票上的投資,各項資產的價格崩跌之後他聲稱自己的身價大幅縮水至 400 萬美元。為了讓手頭上有充裕的現金,他被迫拋售了大量的房地產。在官司纏身和身價大跌的情況下,McAfee 決心移居中美洲島國貝里斯以躲避美國法院的裁決,但他沒想到這卻是另一起風波的開始。

 

貝里斯風雲再起,McAfee 與警方大鬥法

透過賄賂當地的官員,McAfee 用最快的速度取得貝里斯的居留權,搬到了貝里斯的安柏格里斯島。跑到熱帶叢林去的 McAfee 不再選擇熟悉的高科技產業,而選擇了生物醫學。他在貝里斯首次遇見了當時正在度假的 31 歲哈佛大學生物學家 Allison Adonizio,並對她的研究課題相當感興趣。Adonizio 正在研究能夠預防細菌感染的植物化合物,如果成功的話將會是抗生素研究的一大突破。在交談之後,McAfee 決定投資 Adonizio 的計畫,並在貝里斯為她興建實驗室和提供她種植草藥的土地。

John McAfee(FB)

(Source:John McAfee 個人 Facebook

但改變醫學界的偉大計畫並未持續下去,McAfee 轉而將腦筋動到了能夠刺激女性性慾的植物成份上。在他的堅持下 Adonizio 只能配合,但也讓他們的合作關係出現了裂痕。Adonizio 漸漸的難以忍受 McAfee 的瘋狂行徑和性騷擾,決定離開貝里斯回到美國。「自我開始質疑他的動機之後,他就變成一個非常可怕、控制慾強而且危險的人。」Adonizio 這樣說。

在生醫計畫破局之後,McAfee 又捲入了製毒的疑雲當中。2012 年貝里斯警方宣稱 McAfee 非法擁有武器並在實驗室煉製安非他命,因此對他家發動突襲檢查。他認為這是子虛烏有的指控,強調自己的武器都有政府許可,但警方還是沒收了他所擁有的槍枝。警方並未搜出任何非法藥品,他也在被逮捕的隔天被釋放。

John McAfee(FB)

(Source:John McAfee 個人 Facebook

2012 年 11 月美國人 Gregory Faull 在貝里斯的自家被槍殺,而 McAfee 則因為過去與對方有所爭執而涉有重嫌。兩人雖然是鄰居,但雙方多有衝突,McAfee 甚至懷疑 Faull 因為討厭他的狗而將狗毒死。面對這樣的指控,McAfee 否認自己犯下這起謀殺案並展開了逃亡,而貝里斯警方則對他發布了通緝令。McAfee 用偽裝逃避警方的追緝,並在逃亡過程中持續更新自己的部落格,宣稱一切都是貝里斯政府的陰謀,甚至懸賞 2.5 萬美元給願意提供凶殺案資訊的人。在他逃往瓜地馬拉時有一些記者幫他寫報導,但在上傳照片時意外讓他曝露了位置,使他在當地被捕,雖然 McAfee 向瓜地馬拉當局申請庇護卻未獲同意。在一連串的法律程序之後,瓜地馬拉法院決定將他遣送回美國,貝里斯方面也未繼續追緝,而把他被扣押的資產全數拍賣。

 

不甘寂寞,來「酸宗痛」

回到美國之後的 McAfee 不打算就此過著退休生活,他重回矽谷展開新的商業計畫之外,也繼續攻佔各大新聞版面。當 2014 年英特爾(Intel)宣布將 2010 年收購來的 McAfee Associates 改名為 Intel Security 時,他更大加嘲諷。「我對英特爾致上永遠的感謝,他們終於讓我和地球上最爛的軟體斷絕所有關係。」他這麼說道。而 2016 年他上任 MGT Capital Investments 公司執行長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公司名稱改為 John McAfee Global Technologies。為了吸引媒體注意,他不惜在 FBI 要求蘋果(Apple)解密 iPhone 的事件中誇下海口,如果不能幫忙解密就要當眾吃下鞋子

▲ John McAfee 自行上傳影片講解如何移除 Intel Security 的軟體。

已經是全美知名人物的 McAfee 並不滿足於此,他在 2015 年 9 月宣布將投入 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並角逐美國第三大黨自由黨(Libertarian Party)的提名。McAfee 主張維護個人自由和隱私,指出不能因為國家安全就犧牲個人,甚至表示當選後將組織一群駭客共同守護美國的網路安全。外交政策方面反對干預他國內政,轉而專注於國內事務。經濟上則不意外的強調自由市場,反對政府過度介入。但最後他在 2016 年 5 月底的黨內初選中敗給了 Gary Johnson,無緣代表自由黨參加總統選舉。

▲ John McAfee 競選美國總統的廣告。

做為世界第一家防毒軟體公司的創辦人,McAfee 在業界的地位無庸置疑,而在創辦公司的近三十年後,他卻預言了這個行業的末日。他曾經撰文表示電腦病毒的發展之快讓防毒軟體難以招架,普及的智慧型手機更是網路安全的大漏洞,而大部分的公司和政府機構安全機制既過時又笨拙,在頂尖的駭客面前根本就是個笑話。

John McAfee(facebook)

▲ John McAfee 競選美國總統並向 Donald Trump 嗆聲。(Source:John McAfee 個人 Facebook

McAfee 充滿花邊新聞和小說式的經歷背後,其實是精確的媒體操作。相較於許多人總是缺乏媒體緣,McAfee 誇張的作風和足以讓媒體直接抄去當標題的犀利用詞,讓他在公關操作上得心應手。除此之外,他還是一位堅定的自由主義者,可以從他參選總統的政策和多次的發言中,看出對自由權利以及反對政府擴張的堅持。集科技巨頭、防毒之父、大富翁、中美洲通緝犯、自由主義者和總統候選人於一身的他某種程度上可謂是近代美國的縮影,表現出美國的科技成就、資本主義、自由主義、軍事擴張以及無比的自我中心。他是一代狂人,John McAfee。

(首圖來源:YouTube)

相關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