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冷颼颼,到底是什麼阻礙全球經濟復甦?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02 日 14:53 | 分類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經濟成長步調走的緩慢,國際貨幣基金(IMF)等機構頻頻下修今明兩年全球經濟成長率估值,到底是什麼阻礙了經濟的復甦與前進的步伐?美國聯邦儲備體系中最具影響力的儲備銀行之一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達德利(William Dudley)、印度央行行長拉詹(Raghuram Rajan)、馬來西亞央行行長潔蒂·阿茲(Zeti Aziz)的答案可說相當接近。



這些銀行家將矛頭指向--債務,他們發現,政府、消費者乃至企業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前都爭先恐後在借錢,有些甚至透過借錢投資來當作財務槓桿,但當需要削減債務時,這種集體去槓桿的行動,成了全球經濟成長逆風,對比世界銀行(Word Bank)全球經濟成長估值,今年早已從 1 月預估的 2.9%,調降到 2.4%,而世界銀行在 2006 年的預估數字是 4.4%。

印度儲備銀行(印度央行)行長拉詹近日在印尼峇里島參與國際央行與金融監管機構會議時即言,一些國家在金融危機之前,欠了一屁股債,包含新興國家在後危機時期又再加大槓桿,但當現在要去槓桿時,大家才發現債務早已超出負荷。

近期剛退休的前馬來西亞行長潔蒂·阿茲以及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達德利同樣將矛頭指向了債務水準。潔蒂·阿茲指出,不只公部門,私人與企業投資債務同樣節節攀升。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7 月份的報告才指出,到了 2020 年,全球商業債務將由目前的 51 兆美元水準,飆高到 75 兆美元。

債務造成的惡性循環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達德利以美國為例,先前美國債務水準攀升,政府、家戶以及企業支出乾涸,即對美國經濟造成了重擊。次貸危機後房產泡沫破裂,房價重挫,大量供給過剩的房屋以及待繳的房屋貸款,都迫使民眾得去修補受創的資產負債表,並降低債務到可控管的水準,於此同時,銀行也在致力於改善資產負債,使得企業流動性也乾涸。而金融危機下,國家與地方政府預算支出上往往面臨預算縮減,以一國國內生產毛額(GDP)計算而言,政府支出減少,自然對一國經濟成長造成了影響。

但達德利也補充,不少美國人因房價跌破房屋貸款金額自動棄房,美國得以在危機過後快速去化槓桿,比其他歐、日等國家更快站起來。但潔蒂·阿茲認為,透過法拍方式快速去槓桿降低負債的方式,對屋主未免有些殘忍,另一方面,這樣的做法可能也將加劇貧富差距,失去一群願意消費的群眾。潔蒂·阿茲強調,馬來西亞傾向用較溫和的政策,齊頭並進改善債務。

印度行長拉詹進一步指出,全球經濟增長緩慢,各國央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同樣推波助瀾,在貨幣寬鬆之下,融資相對容易,使得日本及其他地區一些本該倒閉的殭屍企業依舊安在。

拉詹認為,一些經濟成長趨緩的問題因債務而起,讓全球經濟成長未能像先前亮眼,但拉詹也拋出值得深思的問題:我們該自問,有沒有可能回歸金融危機之前的經濟成長水準?而我們應該盡一切的努力達到過往的狀態嗎?

拉詹有說出自己的答案,他認為這是不可能的,至少我們無法持續維持相同的經濟成長水平,在致力於促進經濟成長之時,或許我們也該甘於這樣趨緩的經濟成長狀態。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