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絲路上發現最早的傳染病散播證據──古代的糞便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9 月 03 日 12: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時至今日,人類人飽受各種傳染病的威脅,隨著科技的進步,人類的遷徙活動越來越頻繁,就以剛剛落幕的里約奧運為例,科學家們先前一直擔憂盛行於巴西的茲卡病毒,會因此全球性的盛會而引發大流行,所幸還算控制得宜。你可知道早在兩千多年前,人類就已經因長途的遷徙活動開始散播傳染病了?正所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考古學家們在一座位於鄰近中國西北部沙漠的古代茅廁中首度發現證據,證實絲路上的旅行者乃是兩千年前在這條漫長的東西貿易路線上散播傳染病的元兇,而這也是目前所發現最古老的證據。



來自英國劍橋大學考古與人類學系的研究學者葉惠媛(音譯)與 Piers Mitchell 運用顯微鏡來檢視殘留在古代茅廁中的個人衛生棍上的糞便遺跡,而所謂的衛生棍是指在上完廁所之後,用來擦去殘留在肛門上糞便的一種器具。這間茅廁在一間大型的絲路驛站之中,此驛站位於塔克拉瑪干沙漠中塔里木盆地的東緣,根據估算,這間茅廁的啟用年代可追溯到西元前 111 年,大約是西漢中期,並且一直持續使用到西元 109 年,一共使用了超過 200 年。

他們在這些糞便遺跡中發現了 4 種腸道寄生蟲的卵,分別是:蛔蟲(Ascaris lumbricoides)、鞭蟲(Trichuris trichiura)、絛蟲(Taenia sp.)與中華肝吸蟲(Clonorchis sinensis)。中華肝吸蟲是一種寄生性的扁蟲,會導致宿主出現腹部疼痛、腹瀉、黃疸,甚至是肝癌等症狀。這種寄生蟲需要生活在溫暖而潮濕、如沼澤般的環境當中,才能完成它的生活周期。這個名為懸泉置的古代驛站,位處塔里木盆地的東側邊緣地帶,屬於著名的塔克拉瑪干沙漠的一部分,而照常理來說,中華肝吸蟲應該不會出現在這麼乾燥的地區。

以現今中華肝吸蟲的主要分布地區來看,距離這間茅廁最接近流行地區在敦煌,兩地相距約 1,500 公里,而此病原蟲最盛行的地方則是在廣東省,此地距離敦煌更是有兩千公里之遙!主導這項研究計畫的劍橋大學科學家們認為,古代這些受到中華肝吸蟲感染的旅行者,必定是遷徙了相當長的距離,才把這項疾病帶入遙遠的塞外沙漠地區,而他們的這項發現,也為古絲路上疾病的長途傳播,首度提供了有力的證明。

 

該驛站曾是重要補給站

劍橋大學的研究團隊與來自甘肅文化遺跡與考古協會的毛儒林和王惠(音譯)共同合作,而毛、王兩人就是最早在甘肅省挖掘出古代茅廁與驛站的研究人員。這個驛站在絲路上曾是重要的補給站,許多旅客會在這裡休息,政府官員會利用這裡的設備來更換新的馬匹,並且傳遞信件。當初挖掘出這座古代茅廁時,這支中國的研究團隊也找到了在末端裹上布條的個人衛生棍。

這項研究近日刊載於《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此期刊中,
研究團隊之一的葉惠媛表示,當他第一次在顯微鏡下看到中華肝吸蟲的蟲卵時,他就已經確信自己有了重大的發現。他們的研究首度以取自古絲路上的考古證據來證明,古代的商旅們已經隨著他們的遷徙活動,而把傳染病散播到遙遠的異地。

古絲路在中國的漢朝(西元前 202 年至西元 220 年)時達到鼎盛,許多商人、探險家、士兵與政府官員藉此穿梭於東亞與中東以及地中海地區。先前就已經有學者認為,像是淋巴腺鼠疫、炭疽病以及痲瘋病等傳染病,可能也是經由商旅的遷徙活動,而在這條充滿傳奇色彩的古絲路上四處傳播,因為在中國與歐洲皆已發現相似品系的病原菌。

該研究團隊的主持人 Piers Mitchell 表示,在此之前一直都沒有確切的證據,來證明絲路是古代疾病的一大傳播路徑。因為這些疾病也可能經由其他的路徑在中國與歐洲之間散播──可能經由南方的印度傳播,也可能經由北方的蒙古與俄羅斯散播。在古代茅廁中發現的中華肝吸蟲的蟲卵,代表曾有一名旅客從中國一處潮濕而寄生蟲盛行的地方,經由絲路來到偏遠乾燥的西北沙漠,首度證實了在古代絲路上往來的商旅,的確是這條路上散播傳染病的元兇。

(首圖來源:Flickr/lensnmatter CC BY 2.0)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