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 年後的香港充滿疑慮,30 年住房貸款首當其衝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01 日 13:29 | 分類 中國觀察
Flickr/ Barbara Willi CC By 2.0

香港 1997 年回歸後,中國政府保證 50 年不變,雖然距今還有 31 年,但香港內部已有許多年輕人開始擔憂,2047 後的香港會是什麼樣子的香港。



日經新聞報導,最令人擔心的是自由將被剝奪,在年輕人之間,不確定性已經醞釀獨立情緒。

首當其衝的是住宅抵押貸款,明年開始申請 30 年期房屋貸款就會遇到 2047 年大限,即在 2017 年 6 月 30 日之後申請的貸款,就會面臨制度問題。多數銀行還沒有制定 2047 年以後的政策,越來越多人在呼籲香港和中國政府就這一問題做出說明。

香港回歸後承繼英殖時期作法,所有的土地都是政府所有,透過競標,出租給開發商,在新界有高達 35 萬筆合約都將在 2047 年到期,銀行抱怨 2047 年法律結構的不確定性讓他們很難擴展貸款生意,會給房地產市場帶來震盪。

事實上,住房抵押貸款是促使英國與中國展開香港回歸協商的一個原因,香港島與九龍是鴉片戰爭後,清朝割讓給英國的土地,新界是英國跟中國租來的,從 1898 年到 1997 年長達 99 年。

在 1970 年晚期,當租約期限逼近,許多人在猜 97 年後的住房貸款內容會有什麼改變,因為最長的貸款期限為 15 年,有些人擔憂新界的土地貸款會結束,因為新界將歸屬中國土地。

1979 年香港政府麥理浩要求中國展延新界出租期限,但被鄧小平拒絕,當時鄧小平提出一個國家兩套系統的承諾,但 1982 年到 1984 年香港人出現出走潮,港元暴跌,港人對前途毫無信心。1984 年中國同意香港資本主義系統 50 年不變。

問題即將重演,2017 年香港已回歸 20 年,仍不清楚中國政府會延續一個國家兩個系統的架構或是一個系統。

年輕人擔心的是香港的前途,在中國經濟快速成長之下,中國城市的國際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語,若上海加快推動資本自由化,香港的價值就會失色。然香港的分離主義在中國人眼中是受到疆獨與西藏操縱。

香港獨立青年黨要求公投決定香港 2047 年後的制度。香港中文大學九月進行調查顯示,39% 的人考慮離開香港,移民到台灣、加拿大、澳洲等地方,其中年齡介於 18-30 歲的年輕人占 57%,理由是不滿政治制度、分裂的社會、對經濟的擔憂。

沒有明確的未來,現在社會緊張的氣氛已經悄悄吞食著原本香港蓬勃的生機。

(首圖來源:Flick/Barbara Willi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