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怎麼改,英國教師走訪前段班國家的省思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06 日 14:03 | 分類 科技教育 follow us in feedly

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籌劃,對全世界 15 歲學生學習水平的測試計畫 PISA,2000 年開始每 3 年進行一次,測試學科為數學、閱讀、科學,第一屆加拿大、芬蘭、日本在 43 國中名列前茅,然而德國卻遠落在後,使得當時德國媒體自問「是德國孩子比較笨嗎?」



現在 PISA 規模愈來愈大,參與國家擴增到 72 國或地區,PISA 是現在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國際學生學習評價項目之一,但反對者質疑其方法,有些人則批評此測驗會忽略學校的意義,只求通過考試。更多人抨擊政治人物一昧學習前段班國家,忽略自己國家文化的特殊性。

在眾多爭議下,英國倫敦有一名教科學的老師 Lucy Crehan,她花一年時間研究親自到 PISA 測驗排名前段班的國家去教書,她造訪的國家有加拿大、芬蘭、日本、新加坡、上海,撰寫一本書叫做《Cleverlands》。

《Cleverlands》是 Crehan 的旅程紀實,綜合她對教育前段班國家的政策、歷史、心理、文化各種經驗層面,在 3 個基本問題上提供廣泛的洞察,包括前段班國家學生如何拿到高分,有什麼地方值得學習,以及成功的代價。

Crehan 發現每一個國家都有特殊之處,譬如芬蘭的教育是瑞典和俄羅斯統治下產生的民族自豪倉庫,在芬蘭教學是一個令人尊敬且崇高的工作,申請教育學位的學生比其他地方高 10 倍。在東亞國家,她發現鼓勵努力的文化,中國的教育會獎勵努力的人,而不是天賦,在美國是注重天賦。

在新加坡,父母為了要孩子通過入學考試,普遍會請私人家教,而日本有共同犧牲的文化,譬如有些母親會在孩子考試期間一起放棄他們最愛的食物。Crehan 認為不該忽略文化的影響力,但後段班國家仍可藉由政策讓成果急起直追。

在前段班國家,孩子直到 6 歲或 7 歲才要上學,除了新加坡之外,他造訪的所有國家的孩子到 16、17 歲才會開始接觸低度學術訓練,學生被教育事實與技能同等重要。Crehan 認為不用太急著讓孩子從事學術研究,因為學術教育會阻礙孩子發展社會技能與對學習的熱情。

他也透過研究證實,學校延遲學術教育,並不會因此阻礙聰明孩子的發展,原因有二,首先他認為聰明不是固定的,有些開竅較晚的孩子也有機會跟上,第二,前段班國家認為延遲學術教育可以讓所有的學生達到同等高水平。

Crehan 承認學術研究的局限性,不贊成高壓的學校系統,這些觀點在全世界產業典範轉移,教育改革如火如荼,家長人心惶惶的當下,Crehan 的看法值得大家省思。

(首圖來源:Flickr/Jeff Peterson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