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也難逃全球化烽火,移工與城市資源戰成最大難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21 日 11:44 | 分類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過去 30 年,中國改革開放,參與全球供應鏈,成為世界製造中心,龐大鄉村移工到都市振興經濟,率領中國走過光輝歲月,但是這幾年在經濟成長放緩,結構轉型等因素,工人階級面臨失業危機,造成都市中的本地人與移民衝突升溫,因此不只歐美人怪罪全球化搶了低階工作,中國人其實也是全球化的受害者。



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報導指出,自 1979 年來中國參與世界供應鏈後,讓上億人脫貧,中國大量的貧窮階級無疑享受全球化的好處。但無論工人階級還是新的中產階級,都擔心不平等現象加劇,以及大規模農村人口向城市遷移瓜分有限資源,不滿情緒愈來愈高。

中國環球時報刊登文章指責全球化是中國收入不平等、房市泡沫、環境遭破壞的元兇。當然中國自己的政策失敗才是罪魁禍首,但是政府已感受到公眾因貧富不均產生的憤怒。

10 年前中國將首要任務從經濟結構改成建立和諧社會,強調財富平均分配,報導認為,由於廉價勞動力供應減少和政府提高最低工資的努力,藍領工資增長快於白領,中國貧富不均稍微獲得改善。

但許多人認為在其他方面的不平等與社會流動更退步,因為中產階級認為新富豪階級興起不是因為努力,而是利用財富貪污與經營人際關係使然,習近平去年的打貪行動就是源自於社會擔憂。

在藍領階級,中國經濟從勞力密集製造業,轉型到高科技產業與服務業,都導致工作不安全感。過去幾年製造業轉移至其他開發中國家,導致工作機會減少,中國許多城鎮深受其害,如在杭州附近的「襪子城市」大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2014 年,大唐生產 260 億雙襪子,佔全中國的 70%,但隨著服裝製造移向亞洲更便宜國家,許多工廠接連關閉。

許多官員也擔心國有污染工業退場將造成上百萬勞工失業,其中他們更擔心都市出生的失業勞工,因為這些人失業後還會留在城市裡,不像移民工會回到家鄉去,成為都市中的未爆彈。

即使在金融危機時期,中國官方公布的都市失業率保持在 4%,但報導認為不具可信度,因為統計排除移民工,這些人最容易受到雇主剝削。

工廠工作的人也很難轉到服務業,官方統計指出三分之二的失業勞工為低教育程度以及 40 歲以上。政府已經提撥 1 千億人民幣安置與訓練這些在鋼鐵與煤礦產業失業的勞工,但是細節仍不清楚。即使找到在服務業工作的勞工也不開心,2016 年第三季在服務業的勞工動盪比製造業更常見,今年前 11 個月所有產業共有 2,271 起抗議活動,比 2011 年增加 14 倍。

所有地方都一樣,當地人對操著地方口音與缺乏文明的外來移民都不滿意,微博調查指出,有 2.8 億載都市的移工感覺被邊緣化與被討厭。今年 5 月,中國 12 個城市與省份準備減少當地學生大學申請配額,以增加其他人進大學的機會,當中 3 個城市已經出現家長示威活動。

不平等與製造業退場是中國現在面臨最大的挑戰,英國與美國與全世界上演的反菁英情緒,也是中國政府現在最擔憂的事。報導指出,這也是為何習近平與川普一樣提倡中國夢與民族主義,都極力擺脫自己出身上層社會的形象。

中國雖然不用面對民主選舉的複雜度,但是為了穩固政權,他們仍然要展現對公眾意見負責,習近平也比前任領導人更積極控制反骨言論,然在經濟放緩與仇富情緒當下,人民愈來愈難取悅。

(首圖來源:Flickr/La Priz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