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公民科學家的協助,科學家更了解鳥喙的演化過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02 日 14:43 | 分類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不同大小的鳥類,依據吃的東西不同鳥喙也有不同的形狀,像是要打破種子的喙、或是抓昆蟲的喙,還是吸取花蜜的喙。如今科學家找出鳥喙演化的時間跟恐龍滅絕的時間重合,而背後是靠一群公民科學家協助資料處理。



這項科學研究發現,早期的鳥類在恐龍滅亡後已經產生相當多變異的鳥喙型態。越接近現代,鳥喙的型態跟早期鳥類沒有多大差別。只有在封閉的生態圈,像是加拉巴哥群島、夏威夷群島,鳥類才有多樣的鳥喙型態。

而在加拉巴哥群島的達爾文雀,在每一個島上各有不同樣式、形狀的鳥喙,催生達爾文想出演化的概念。除了達爾文雀,很多生活在島嶼的蜥蜴,也會因為生活環境孤立,而有大量不同種類的蜥蜴。

020217_beaks_1

▲ 科學家要研究的 2,000 種不同鳥類的鳥喙,等待公民科學家協助標定。(Source:Gavin Thomas via Cosmos Magazine)

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 Gavin Thomas 博士個人認為,鳥喙的演化時間跟恐龍滅絕的時間相同,絕不是巧合:「就我個人觀點,恐龍的減絕造就鳥類種類大為增加的機會,進佔廣大的生態區位,而其他的動物還沒辦法這麼做。」由於在不同食物的生態環境存在,鳥類必須因應不同生態環境而演化出適應當地的獨特鳥喙。

研究者架設 Mark My Bird,向一般大眾和對鳥類有興趣的公民科學家開放,請他們協助把數位化掃描的 3D 列印、博物館的鳥喙標本,標示鳥類鳥喙的共同特徵,科學家再依據這些標定的資料,用數學公式描述鳥喙的形狀。根據發表在 Nature 論文的資料,Mark My Bird 網站透過公民科學家的幫忙,處理了 10,000 個標本中 2,000 個標本的數據。

Thomas 博士說:「透過分布全球的志工,這篇論文才能取得對鳥類生態和演化的嶄新資料。」

論文研究者還得需要更多志工協助,來將未處理的鳥類 3D 掃描檔案標定,供研究者進一步研究。

(首圖來源:By Bas Lammers from nieuw vennep, netherlands (Put your finger in my beak :-))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