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不是問題,亞行:中國基建投資必須再加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06 日 12:22 | 分類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中國造橋鋪路拚經濟,卻也拼出空蕩蕩的鬼城以及模仿歐洲知名建築導致荒腔走板的城市建設,推升了經濟成長率但在需求直落下加大債務泡沫隱憂,中國基礎建設是否真的拼過頭?亞洲開發銀行 (ADB) 並不認為,且直言中國基礎建設支出還有上升空間。



日經新聞報導,根據亞洲開發銀行最新報告指出,2016 年到 2020 年中國每年基礎投資支出需要 7,530 億美元才能維持成長態勢,遠高於中國政府預期的 6,860 億美元,差距金額約佔中國 GDP 的 0.5%。

若將減緩氣候變遷需要的資金加進去,資金差距會擴大到 1.2%。亞洲開發銀行表示,對抗氣候變遷需要將燃煤電力轉向清潔能源,需要龐大投資資金。亞洲開發銀行副首席經濟學家表示,中國忙著造高速鐵路與快速道路,但在清潔能源、水與衛生系統上的投資微不足道,現在中國人均用電量只有 OECD 國家平均值的 46%,中國的人均儲水能力只有美國的三分之一。

而即使企業債務高漲,但亞行經濟學家 Rana Hasan 表示不必擔憂,中國重金投資東岸城市,啟動成長引擎後才有資源開始擴大西邊的基礎建設。基建投資不足的國家可能會出現經濟增長遭遇瓶頸同時就業增長乏力的現象。

報告指出為提振經濟產出、緩解貧困和應對氣候變化,亞洲國家在 2030 年前基礎建設投資仍需要 26 兆美元,或每年 1.7 兆美元,其中電力、運輸、電信以及供水和衛生領域分別需要 14.7 兆美元、8.4 兆美元、2.3 兆美元和 8 千億美元支出,比 2009 年預期要高出一倍以上。

即使亞洲國家政府已負擔九成以上債務,但報告仍認為政府債務還有成長空間,因為報告所涵蓋的 45 個經濟體中有一些國家財政狀況還在合理範圍,如菲律賓債務僅佔 GDP 不到 15%。

要想提高基建支出,就需要進行稅收、監管和制度改革以引入私人企業。全球保險基金通常在新興亞洲市場的滲透率低於已開發經濟體,亞洲開發銀行表示這類基金投資都太過保守,如印度銀行不良貸款中有三成比例與基礎建設投資有關,因此銀行不願意涉足這類風險。

由於新的銀行法規要求對貸款人提高資本要求,亞行預計債券融資將發揮更大作用,報告指出亞洲經濟體的本地貨幣債券平均佔國內生產總值的 20%,而 OECD 國家則為 50%。

同時,亞行和世界銀行等其他多邊開發銀行為亞洲基礎建設投資提供大約 2.5% 的資金,而剛成立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旨在資助南亞和東南亞、非洲和中東的 60 個國家有關的基礎設施項目。

當被問及與亞投行的潛在融資競爭時,亞行強調兩家銀行之間有巨大的合作空間,去年共同資助 2 個計畫,分別為連接巴基斯坦與中亞的公路,以及在孟加拉建設一個天然氣網絡。

(首圖來源:Flickr/Andrew Colin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