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加劇,NASA 在格陵蘭發現新型態的融冰模式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30 日 12:00 | 分類 環境科學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根據一份 NASA 的研究報告,當格陵蘭的夏季氣溫在 2010 年和 2012 年來到高峰時,其西海岸的林克冰川(Rink Glacier)不只以比平常快的速度融化,這些融冰還大規模地從冰川內部滑出,為期 4 個月,而來自冰川上游的冰會不斷填補流失的融冰。這個名為「孤波(solitary wave)」的長期融冰運動是伴隨氣溫上升而出現的新型態融冰模式,它也將提升海平面上升的幅度。




這項研究是由 3 名來自 NASA 噴氣推進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的科學家所發起,他們首度利用 GPS 感測器的水平運動來準確地追蹤冰川融冰的位置,同時也從格陵蘭的 GPS 系統(GNET)蒐集數據。一般的觀測方法(例如使用空中雷達測量冰川的厚度)是無法讓他們發現這個融冰運動的,「你可以站在冰川上卻絲毫察覺不到融冰運動的進行。」科學家 Eric Larour 表示,「你不會看到任何裂縫或是冰川表面的異象。」

林克冰川在 2000 年代初期每年有 110 億噸的融冰,重量等同於 3 萬棟帝國大廈。但在 2012 年時,融冰開始以孤波的形式流失,融冰量因而增加了 67 億噸,這是先前觀察到的融冰模式所無法解釋的。這些融冰在 6 到 8 月時以每個月 4 公里的速度移動,在 9 月時則加速為每個月 12 公里,每個月平均有 17 億噸的融冰。這群科學家也在 2010 年的 GPS 數據中觀測到同樣的運動規律,融冰移動的速度相仿但是融冰量明顯少許多,而那年是格陵蘭僅次於 2012 年最熱的一年。

(Source : NASA

雖然科學家們成功發現了這個融冰運動,但他們並不清楚是甚麼樣的複雜程序造成這種孤波。科學家 Surendra Adhikari 表示,「我們只知道冰川與雪表面的融化是這個運動的誘發機制。」的確,在 2010 年與 2012 年的夏天,冰川表面的冰和雪融化的程度創下新高,在 2012 年,融化的比例更達 95%。這些雪水會在冰川上暫時形成湖泊與河流,接著就會快速地穿過冰川,最後流入海洋。科學家 Erik Ivins 說明,「一開始雪水需要自行打造流入海洋的路徑,因此整個過程是相當緩慢的,但當這些通往冰川底部的路徑完成後,這個大規模的融冰運動就會啟動。」

大量的雪水會對冰川底部造成潤滑的作用,減少冰川與岩石之間的摩擦力,這使得冰川流失的速度快到內陸的冰層來不及跟上。在寒冷的 10 月到 1 月間,增厚的冰層會往下游移動,替補這些流失的冰川。科學家Erik Ivins 表示,「我們在 2010 年和 2012 年夏天所觀察到的融冰現象是前所未見的,但在氣候持續暖化的情況下,我們預期這種大規模的融冰運動將持續發生。不可否認的是,融冰模式正在轉變。」

(首圖來源:NAS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