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膽阻擋新 iPhone 上市,高通在打什麼算盤?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9 月 03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晶片 follow us in feedly

蘋果 iPhone 十週年紀念機即將上市,可望造就近年最大一波換機潮。IC 設計大廠高通卻提出侵權訴訟,向美國貿易委員會申請禁止 iPhone 進口美國,還自信地說自己會贏。這家科技大廠到底在打什麼算盤?他們為什麼這麼敢?



8 月中旬,位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的高通(Qualcomm)總部,氣候溫暖宜人依舊,但氣氛卻和以往大不相同。

《天下》記者走進高通總部的那天,高通集團總裁艾伯利(Derek Aberle)沒有按照原訂計畫出現,和來訪媒體打招呼。不到 10 天,高通就發布新聞稿,宣布艾伯利將在年底離開高通。

艾伯利擁有 17 年資歷,從律師起家,曾任高通技術授權部門主管,負責技術專利談判等重要工作,形同高通營運的二把手,僅次於執行長莫倫柯夫(Steve Mollenkopf)。

「很難想像有比這更糟的時機,基於高通和蘋果及其他被授權商的關係,市場可能將其視為負面訊息,」Berstein Research 分析師羅斯根(Stacy Rasgon)對《霸榮週刊》說。

高通對上蘋果的訴訟戰才剛開打,艾伯利的離開,格外突顯高通的困境。

高通單挑蘋果  限制 iPhone 進口美國

說起和蘋果的官司,10 年前從蘋果跳槽,轉任高通執行副總裁暨總法律顧問羅森柏格(Don Rosenberg)說,高通已經「被逼到角落」。他自信滿滿地說,自己不喜歡「惡霸」,而高通一定會贏。

高通究竟是什麼樣的企業?為什麼會自信能告贏蘋果?這場高通和蘋果之間的高手對決,要從今年 1 月說起。

年初,高通指控蘋果,尚未歸還 10 億美元授權金,做為報復蘋果配合南韓政府反壟斷調查的懲罰。
由此,蘋果展開反擊,一連串的法律攻勢反擊,控告高通「利用排擠性的策略和過度的授權金,鞏固其主導地位」。

4 月,蘋果宣布暫停所有給高通的授權金給付,並在兩個月後追加訴訟,指稱高通以「重複收費及二次獎勵」,收取過多授權金。蘋果支付的授權金,大約是每支 iPhone 10 美元。

「透過談判來降低成本很正常,但我們無法接受的是,直接採取自助式的措施,因為不喜歡你的價格,所以就不付錢,」羅森柏格說。

蘋果接連出招,高通也不甘示弱,展開反擊。除了指控蘋果做出錯誤指控,高通更狀告鴻海、和碩、緯創、仁寶違反合約,未能給付授權金,再告蘋果侵權,要求國際貿易委員會(ITC)禁止部分 iPhone 進口美國。

羅森柏格的自信,不是沒有原因。圍繞授權金爭議展開的訴訟攻防,對於創立超過 30 年的高通來說,一點也不陌生。

高通非首次打授權金訴訟

1985 年,在麻省理工學院任教的雅各布(Irwin Jacob)放下教職,和維特比(Andrew Viterbi)等 6 位創辦人,合力把軍用的 CDMA(分碼多重存取)通訊技術商用化,為高通在全球通訊產業開創一席之地。

只是,當時歐洲通訊標準協會正在推動 GSM(全球行動通訊系統)的技術標準制定,而美國通訊工業協會也將 TDMA(分時多工)列為 2G 的標準。CDMA 的容量大、通話品質好,但技術也較複雜,讓許多電信商無法買單。

為了突破困境,高通不只深耕 CDMA 的研發專利,也透過購併、專利訴訟等管道,逐步將其專利技術埋入通訊標準,建構技術優勢。一位不願具名的高階主管回憶,進入高通工作這二十多年來,不管告人還是被告,專利訴訟都時常發生。

為授權金狀告高通的大客戶,蘋果不是第一個。

2005 年,當時的手機霸主,諾基亞(Nokia)就和五大企業一起告上歐盟執委會,指稱高通過度收取授權金等操作,形同壟斷。隔年,高通同樣對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告,禁止諾基亞旗下 GSM 手機進口美國。諾基亞也在 2007 年同樣提告,要求禁止高通部分晶片和使用其產品的手機進口美國。

直到 2008 年,高通就和諾基亞(Nokia)才同意和解,簽訂為期 15 年的新協議,諾基亞支付所有該付的授權費用,也持續在手機中採用高通的技術。

庭外和解,似乎也是高通等待的選項之一。今年 7 月,《Fortune》主辦的「腦力激盪科技大會」(Brainstorm Tech Conference)上,莫倫柯夫被問及和蘋果的官司問題時,就曾語帶玄機地說:「這些事情很常庭外解決,我沒有理由不期待這次的事件也是如此。」

▲ 高通執行長莫倫柯夫表示,先前的授權金訴訟經常在庭外解決,這是和蘋果的官司說不定也可能如此。

只是,高通眼前的挑戰,蘋果不是最後一個。

除了蘋果,三星也不付錢?

今年 4 月,艾伯利在法說會中透露,除了蘋果,還有另外一間企業沒有繳納 1.5 億美元的授權金。
「我們正在嘗試解決爭議。這個被授權商無關蘋果與 iPhone 供應鏈,但我們認為爭議解決之前,可能都是授權金短付的狀態,」艾伯利說。

羅斯根認為,艾伯利說的可能是三星,而拒付授權金的暴風半徑,可能還在擴大。年初以來,高通的股價已經從 65.4 美元降到 52 美元,跌幅將近兩成。

為什麼高通的授權金模式,會接連引發爭議?

授權金模式錯了嗎?

高通的獲利來源主要分為兩塊,一個是販賣通訊晶片,另一個則是向手機業者收取專利授權費。手機業者都要根據手機售價的一定比例來支付授權金,也就是俗稱的「高通稅」,也是高通重要的獲利來源。

以今年第二季為例,專利授權收入佔高通整體稅前淨利的 73%,較前年同期的 86% 大幅衰退。高通晶片事業營收 40.5 億美元,較前年同期成長 5%,而授權事業的營收 11.7 億美元,大跌 42%。
高通第二季整體營收較去年同期縮減 11%,而減少的 7 億美元之中,就有 5 億美元是蘋果未支付的授權金。

蘋果的背後,還有延燒中的反壟斷調查。

今年 1 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在遞交法院的訴訟文件中提到,高通採取「不同意授權條件,就沒有晶片」的政策,讓手機製造商接受較高的授權金或是限制性的合作條件。在南韓,高通也面臨南韓公平交易委員會(KFTC)罰款 1 兆韓圜的判決結果。

反壟斷調查和蘋果的訴訟攻防,會不會促使高通改變授權模式,還是未知數。但可以確定的是,現在悲觀可能還太早,因為兩年前高通才經歷過更大的風浪。

當時,高通在中國也碰上反壟斷爭議,最後罰款 9.75 億美元。高通調降中國的授權費率,改變專利授權和晶片搭配出售的模式,一度考慮分拆晶片和授權事業,還裁員 15%。

走過最黑暗的日子,現在的高通全力備戰,而且要從宣傳做起,要重塑品牌形象。

高通重塑品牌形象

兩個月前,高通的全新宣傳廣告開始上線。30 秒的影片裡,沒有對白,只有 Beatbox 和街舞的男子,搭配字幕強調「高通,是你愛上智慧手機的原因」。

不同於以往主打旗下晶片驍龍(snapdragon)性能表現的主軸,現在的高通改打企業形象,就是要讓美國民眾更認識自己,不是和蘋果互告的晶片公司,而是專注研發,只為「提供系統解決方案」的研究型企業。

只是,艾伯利的離開,也為高通未來走向投下變數。美國投顧公司 William Blair 的分析師多拉德拉(Anil Doradla)揣測,艾伯利的離開有 3 種可能。除了個人因素,也有可能是他在授權訴訟上的成效不彰,下台以示負責,或是高通的授權事業將踏入新方向。

對高通而言,2017 年也許是多事之秋。但危機會不會化為轉機,讓高通就此邁入全新局面,就看剩下的 4 個月有何發展。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