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代工廠廣達被爆大量濫用學生工,強迫實習趕工新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9 月 22 日 10:10 | 分類 Apple ,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蘋果新產品發表會吸引不少台灣人徹夜觀看,期待蘋果端出的新東西。除了產量問題,你知道蘋果以及與其旗下代工廠廣達,為了擁有更充沛、更具有運用彈性的勞動力,以及節省正職勞工所需要的保險和福利,與代工廠所在的政府和職業學校勾結,強迫與電子業不相甘科系的技職生充當臨時性勞工,為了即將上市需求量大的 Apple Watch 3 產品趕工作業。




根據香港勞動權益團體「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的報告,蘋果代工廠廣達重慶廠為了得到更彈性的勞動力,與地方政府和職業學校勾結,強迫技職學校學生實習生產蘋果產品,違法安排加班和夜班,而實習生的所學跟電子業無關,並無從中學習事物,如同一般工人工作。而學生也無法拒絕實習,不然得面臨無法畢業、食宿補貼被苛扣,必須完成實習才能畢業的狀況。

SACOM 請了當地人臥底,在 2017 年夏季時進入廠房,除了日常觀察工廠狀況,另外採用實際一對一方式接觸工廠的工人,總共做出 9 名學生工的深度訪談,之後做成文字紀錄。調查發現工廠裡相當高比例是學生工,估計廣達重慶廠可能有一半的勞工屬於學生工,甚至誇張點比例達到 7~8 成也是有可能。但 SACOM 表示,受限於實際能接觸的工人和調查方法,估算的比例以及聽到的說法無法進一步查核。

因應產能和彈性勞動力,學生工成理想勞動力

根據 SACOM 訪談的一位中階管理人員說明為何大量使用學生工:「工廠的運作相當依賴學生實習生,廣達與當地的職業學校合作,安排學生到工廠實習……。學生實習生相當好用,因為他們相當彈性,你只要幾週前叫學校請學生來工廠就好了。你 (工廠) 不大希望有太多正式員工,因為他們在淡季時訂單很少,你很難輕易解雇正式員工,但你很容易在任何時間點請實習生離開崗位。」

實習與所學無關

SACOM 接觸的學生工,表示進到廠區的實習工作,與就讀科系毫不相關。SACOM 訪談的學生實習生的主修和電子業完全無關,像是有時裝設計、旅館管理、會計、幼兒教育,實習生淪為勞動機器。廣達重慶廠招來的學生工主要是四川、重慶一帶的職業學校,有九龍坡職業教育中心、雲陽五一技師學院、升鐘中學、開江職業中學、重慶萬州高級技工學校、渝州車輛工程技術學院。學校的老師據稱因安排學生進工廠實習,而被招待酒、菸等高價產品。

學生工也表示,並沒有獲得任何額外培訓或學習材料,只是如同產線上其他普通工友一樣,執行重複性極高,而且相當乏味的工作,完全沒有學習到任何知識。而且相當無聊,一直做重覆性的事情。

當被 SACOM 調查人員問到實習工作是否幫他們的專業科目時,他們全部說完全沒幫助。即便 4 位電機相關領域的人都說:「我的確主修電機,但我能從鎖 3 個月螺絲學到什麼?」

另一位主修時尚設計的學生說:「我在這裡沒學到東西,我們在這裡只是為了填補工廠的空缺。離開廣達之後,我在校第 3 年時會被送到汽車修理廠。」

實習生要超時工作與輪夜班

中國的法規規定,勞工每天工作時間是 8 小時,超過的部分就是加班,加班的部分限制為每個月不能超過 36 小時。但 SACOM 訪查的學生表示,他們平均每天加班工作 3~4 小時。9 位學生工中,2 位說他們在三月時完全沒休假,另 2 位則說他們在 3 月只休假 1 天。意味著他們整整一個月,幾乎每天平均 12 小時的時間連續工作。

除了超時工作,學生工還得輪夜班。在廣達重慶廠將班表分成兩班,日班為早上 8 點到晚上 8 點,夜班為晚上 8 點到早上 8 點。一般來說每 3 個月轉換班表,從日班換到夜班或是夜班換到日班。

中國內陸地區勞動保護不足,實習生被迫實習

在中國內陸地區,政府的勞動法規並未落實,加上相關勞動權益組織力量薄弱或甚至不存在,中國內陸勞工的勞動權利保障不足,沒辦法保護這些還不是成人的學生工。廣達重慶廠違反中國「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學生工平均每日工作 12 個小時,被安排在通宵時段上夜班。

這次爆爭議的廣達重慶廠早年以生產印表機、筆電為主。當位於中國沿海的廣達常熟廠到缺工以及工資上昂問題,從 2017 年夏季時在重慶廠設立蘋果事業部門,蘋果 Apple Watch 的生產重任就移到中國內陸的重慶廠,將原先在常熟的 Apple Watch 產能轉移到內陸的重慶。

中國地方政府為了獎勵外資設廠,常常給予條件相當優沃的稅務優惠,並且承諾提供充足勞力供給工廠。而各地的職業學校為了學校經營考量想收更多學生,也與地方政府勾結,將原本應在學校學習或是訓練的學生,送出學校空出校舍,因而樂於配合地方政府獎勵外資設廠的政策。

強迫實習與向實習生違法收錢

蘋果規定供應鏈廠商,不得雇用私人招募機構,來招幕、應聘、管理學生勞工。而中國的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第十九條:「職業學校和實習單位不得向學生收取實習押金、頂崗實習報酬提成、管理費或者其他形式的實習費用。」

而在實務上,招募單位常會向實習生收取押金,或是以管理費名義收費。勞工需要保證至少一定時間 (通常是 3 個月) 內不會離職。招募單位需要員工任職滿一定時間,才能從委託單位領取佣金。因此招募單位將勞工提前離開的風險轉嫁給勞工,向勞工收取抽金,變成不論如何都收得到錢。

當被問到是否可以拒絕實習,其中一位 18 歲學生工說:「我們被迫來到這裡。如果我們不從,我們會被迫轉成自費生 (學校通常會付擔餐飲和住宿費用)。每一學期學校會招募新生,但校園很小。當學校沒有足夠的教室或宿舍時,會強迫學生實習,以便空出校舍接新的學生。」

另外法規也禁止工廠使用入學第一年的學生擔任實習工作,但校方和地方政府忽略相關規定。

這幾年中國面臨工資高漲,招工不易的狀況,各工廠得放寬招募標準。以富士康為例,原先只招 40 歲以下的人,但現在得放寬到 48 歲,變成招募 16~48 歲之間的人。富士康由於被 SACOM 發現雇用實習工,為了避免爭議,2017 年夏季之後鄭州廠不招收具學生身分的勞工。

▲ SACOM 取得的富士康微信訊息,富士康鄭州廠將不招收學生工。(Source:SACOM)

儘管廣達在重慶以達豐(重慶)電腦有限公司在重慶設廠,但蘋果的企業社會責任規範的範圍也包括代工廠的子公司,並不能倖免。不只台廠廣達,蘋果也得說明為何沒有避免實習生強迫勞動的狀況發生。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