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氣候大變,我們的地球怎麼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9 月 30 日 10:19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颶風哈維(Hurricane Harvey)今年 8 月 29 日登陸德州,造成至少 70 人死亡,緊接著颶風艾瑪(Irma)重擊加勒比海島嶼後登陸佛州,引起不小的社會恐慌之外,所造成的死傷及破壞,至今依舊延續;不僅是中北美洲,正值雨季的南亞,如北印度、尼泊爾及孟加拉等地,今年也飽受水災之苦。據官方統計,這波水患襲擊南亞,已造成超過 1,000 人死亡,聯合國數據顯示有 4,100 萬人口受到影響,許多建築物及基礎設施都因水患遭受嚴重破壞,拯救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估計有 18,000 所學校被破壞,影響將近 1,800 萬名學童。



今年異常眾多的風災水患肆虐,不禁令人聯想,是氣候變遷(climate change)造成的嗎?答案是,也不是。

地球大氣是一個複雜多變的系統,有許多複雜因子相互作用,因此很難將單一的氣象事件歸咎於氣候變遷。然而,氣候變遷的確影響了降雨量,因為暖空氣相較於冷空氣能攜帶較大量的水分,根據克勞修斯-克拉伯隆公式(Clausius-Clapeyron equation),攝氏每上升 1 度,大氣就增加 7% 水分。

自工業革命以來,全球平均溫度已上升了 1 度,也就是說空氣濕度已有提升,加上大氣循環的速度也因為氣溫提升而減慢,種種因素相加,水氣攜帶量的增加已不僅止於 7% 了。

Adam Scaife 教授指出,這樣的水氣結構改變,造成全球降雨量增加,也解釋了這些風暴帶來的雨量相較於 100 年前有相當可觀的增加,儘管如此,並不至於造成全球性的風災水難,也不能簡單歸咎單一颶風事件於氣候變遷。

從全球暖化到氣候變遷,強調的不只是極端的氣候事件,還有像沙漠化(desertification)導致土壤貧瘠進而減少糧食作物的生產,今日科學家已證實沙漠化與土壤酸化的重要關聯,而土壤酸化最主要的兩大原因就是人類活動和氣候改變:樹木的砍伐或移除既有植栽導致土壤貧瘠;大氣溫度上升,增加空氣中的水分,卻減少土壤水分的沉積,導致土壤乾旱。

氣候變化持續為全球人類帶來挑戰

根據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定義的氣候變遷,是由於人類活動直接或間接改變了地球大氣的組成。人類活動包括工業或各種活動產生的溫室氣體,如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可吸收紅外線,一旦製造出來,能困在地球大氣中長達數十年甚至百年,所謂的溫室效應就是這樣的氣體循環造成溫度上升的現象。

一般來說,二氧化碳能經由地表植物代謝而消耗,然而大量林木砍伐、水土保持不當造成植被覆蓋面積縮小等因素,二氧化碳出不敷入,溫室效應越演越烈,過去幾年已有各種證據顯示溫度上升的影響,如冰川逐漸消失。同時,過多二氧化碳也影響海洋,造成水質酸化,導致珊瑚等海洋生物死亡。加上今年全球各地眾多風災水患,不禁讓人思索,這一件件看似獨立的事件,是否互相關聯?

很不幸的,這樣的氣候變化將持續為全球人類帶來挑戰,遭受打擊最大的,將是那些無法適應及沒有準備的個體,但不論是誰或哪個國家受到衝擊,這些天然災難都發生在同一個共生生態──我們居住的地球。

那麼,我們做了什麼?能做什麼?

英國已邁入第 5 年節能減碳預算,聯合國也發起氣候變遷行動(Acting on Climate Change),從我們個人能做起的隨手做回收、減少碳足跡(多走路、騎車,減少使用耗電耗油設備,如車、電梯)等,小小的動作聚沙成塔,每個人都能透過一些努力對環境保護有所貢獻。

國家層級的政策及預算,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今年 6 月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時,使眾多國家指責及爭議。川普認為美國不應負擔巴黎協定中大多數費用,指出巴黎協定的條約對中國溫室氣體排放的約束較寬鬆,以及認定巴黎協定將重創美國經濟,並一再強調此協定不具約束力而無簽訂意義。然而這樣的舉動引出許多政商學界重要人物出面呼籲川普重回巴黎協定,包括馬斯克(Elon Musk)呼籲無效後,便宣布離開川普的國策顧問團隊。到底川普心中認為能為氣候變遷付出的有價金額為何?

面對氣候變遷能否如企業經營可精準計算投資報酬率?目前我們能看到巴黎協定中許多參與國家,已將氣候變遷行動鎖定在有效運用科技及推動政策來應變氣候變遷的衝擊,投入資金及資源於再生能源、海水淡化、新的農業科技等,並展示加強國際合作的心意,這樣以行動展示對氣候變遷的關心與面對氣候變遷的決心,無價。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