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實境可望取代鴉片類藥物,控制慢性疼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1 月 18 日 0:00 | 分類 VR/AR , 軟體、系統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虛擬」療程是否能取代藥物舒緩「真實」疼痛?不少應用虛擬實境這項科技於疼痛控制的研究,先後揭露了許多正向成果。



慢性疼痛在現代生活相當普遍,據統計,美國及英國分別有 2,500 萬及 2,800 萬人受影響,然而目前止痛藥物是唯一的疼痛控制方式,這也是為何許多慢性疼痛的病人發展出對止痛藥物的依賴或成癮。日前美國總統川普正式宣布鴉片類藥物濫用(opioid epidemic)進入國家公共衛生緊急狀態,鴉片類藥物在美國平均每日奪走 90 條人命,儘管目前美國政府尚無足夠有效資源分配到這項國家緊急狀態,醫師早已開始積極尋找可取代這類具成癮性藥物的取代品。令人驚豔的是,「虛擬實境」科技很有機會成為新選擇,如果能有更多數據佐證其效用。

位於美國加州洛杉磯的西達─賽奈醫學中心是眾多開始採用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VR)測試是否能加強病患治療成效的其中一所醫療機構。Spiegel 是負責這項研究的其中一位臨床研究員,疼痛是他研究的主要重點。過去幾年他進行一系列臨床試驗,研究 3D 虛擬實境體驗能否減輕病患經歷的疼痛,他的研究涵蓋關節損傷、癌症等各式各樣疼痛。

早在近 20 年前,VR 先驅漢特‧霍夫曼(Hunter Hoffman),已開始探究虛擬實境舒緩痛苦的作用。當時霍夫曼是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研究員,他進行的第一個研究,使用的是一個近 4 公斤重的虛擬實境頭盔,連結到電腦有冰箱那麼大。

當時霍夫曼團隊為燒燙傷病患創造了一個名為冰雪世界(SnowWorld)的 3D 影像遊戲,霍夫曼解釋,燒燙傷病患在清創治療過程中,往往會再度喚起他們當時燒燙傷的經歷及恐懼,然而當這些燒燙傷病患在體驗冰雪世界後,指出他們經歷清創過程的疼痛少了將近一半,甚至還有病患自願讓他們使用熱源戳腳,因為他們不再感到如此疼痛。

「VR 對急性疼痛再適合不過了。」霍夫曼說,「只需要短短 20 分鐘,就有顯著效果。」慢性疼痛則是另一個較具挑戰性的問題,但霍夫曼仍相信 VR 能增強輔助許多療程。「如果你跟病患說:『回家去冥想。』並不是很多病患能做到。」霍夫曼表示,「如果你給他們一個 VR 系統,跟他們說:『進入遠古世界裡並和裡面的僧侶一起冥想。』他們反而比較可能做到。」VR 只是一個傳遞的工具:真正重要的是病患在 VR 裝置內所見及體驗的一切。

隨這這項科技的成本不再如此高昂,越來越多公司願意投入開發這樣的虛擬實境經歷。AppliedVR 就是其中之一,他們致力於建構一系列 3D 體驗內容對抗疼痛,如同 VR 版本的 Netflix。

射擊小熊(Bear Blast)是他們第一個開發的體驗,這是一個卡通版的城堡場景,使用者可以到處行走並用球射擊紅色泰迪熊,射中越多熊就能得越高分,這個遊戲被 Spiegel 用在最近一個臨床試驗,這個試驗是針對 100 名有長期慢性疼痛的病患,其中 50 名給予 Samsung Galaxy 手機加射擊小熊的 VR 裝置,另 50 名觀看 2D 自然景觀的紓壓影片,結果 VR 組得到疼痛減輕四分之一的結果。

看來射擊小熊真的有用,這也驗證了分散大腦注意力的理論,這項理論是利用遊戲來阻斷周邊神經系統傳遞疼痛訊號的途徑。越投入這項遊戲,感到疼痛就越少。Spiegel 醫師認為,當人們不小心弄傷手的時候,會下意識去揉一下,其實這樣的行為就是在分散大腦的注意力,VR 所做的就像按摩你的大腦,分散對疼痛的注意力。

「我們正在探索如何針對不同需求給予合適病患合適的體驗。」AppliedVR 的 Josh Sackman 說。目前他的團隊已設計出 20 幾種虛擬世界,大致可分為四大類:分散注意力、紓壓放鬆、與世隔離、教育性質,「但最終極的目標就是教導大家如何使用這項科技,而不是光依賴這項工具來減輕疼痛本身。」

最近一項在西達中心的試驗,Spiegel 醫師讓病患在射擊小熊外有更多選擇,他們可選許多不同的體驗,包括和海豚一起游泳或乘坐直昇機飛越冰島峽灣,又或是坐在海邊沉思。同時耳機會播放呼吸練習的指引或是引導你聯想讓你開心的人事物。心靈式、冥想式的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CBT)是一項早已良好建立的疼痛管理技術,但對醫師來說,CBT 較難讓病患自我執行,因為大部分病患仍對開立止痛藥抱有較高期待。

「我們了解正向的思考能在分子層級有一定作用,透過阻斷離子越過間隙而到達腦部形成疼痛訊號。」耶魯大學醫學院 William Clark Becker 說,「我們無法轉植人的神經系統,也無法取消整個過程,但是我們能減弱傳遞至大腦的疼痛訊號,這也是為何正向思考的人較能應對日常生活難以掌握的一切。」

隨著越來越多強而有力的證據出現,Spiegel 醫師的下個研究將與大型保險公司合作,評估虛擬實境能否減少病患對鴉片類藥物的依賴及使用。他深信,未來人們出院時攜帶的處方,不再是止痛藥,而是一副 VR 眼鏡。

(圖片來源:AppliedV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