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出動哲學家,為無人車設計道德演算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13 日 15:18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無人駕駛車不只有人工智慧專家與機器學家參與研發,現在連哲學家都開始關注無人車發展。無人車面臨的道德困境一直未解,1967 年英國哲學家提出的電車問題(Trolley problem),即當火車即將發生事故時,該選擇犧牲少數人拯救多數人,還是寧可犧牲多數人而不要刻意致他人於死,這類人類都無解的難題,當無人車面對同樣狀況時,該如何做出道德判斷?



哲學家們決定起身面對問題,美國哲學教授 Nicholas Evans 與另外兩位哲學家和一位工程師合作,根據各種道德理論編寫演算法,在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55.6 萬美元的資金支持下打造各種問題場景,並根據道德理論展示無人駕駛車的應對方式。

Evans 團隊將道德理論變成一種電腦可以閱讀的語言。例如功利主義哲學家認為所有生命都具有相同的道德權重,因此基於這一理論的演算法將為汽車乘客和行人分配相同的價值。有些人相信人類有責任來保護自己免受傷害,因此駕駛有額外的道德價值,所以在某些情況下,即使汽車讓一些人喪生,或使其他人處於危險之中,汽車會優先保護駕駛。

只要汽車沒有編程為故意傷害他人,一些倫理學家會認為,即使會讓行人生命處於危險中,但車輛為了避免碰撞而轉向防守,是可以接受的反應。

或許 Evans 的演算法會顯示某種道德理論可拯救更多生命,或是產生更複雜的結果,也有可能是 2 種道德理論可能會挽救同樣數量的生命,但不是同一群人,譬如理論 A 和理論 B 之間的區別在於,第一個理論中死亡的人大多在 50 歲以上,第二個理論中死亡的人大多在 30 歲以下,哲學家就必須以社會整體進行討論,不只是可承擔風險多大,還有讓誰去承擔風險的問題。

如果一些道德理論能夠保護駕駛,而另一些道德理論可保護行人,就必須討論哪種選擇最好。同樣研究人員也可以討論該如何建設交通基礎設施,譬如在行人和駕駛之間做更大的區隔等。

Evans 還關心更多問題,如果被編程一組道德準則的無人駕駛車被駭客刻意操弄時會如何,不同程式的汽車在路上時會如何互相反應等等。但 Evans 承認只為這些特定情況找出解決方案,並不能解決無人駕駛車是否符合道德的更廣泛問題。

哲學教授 Patrick Lin 擔心廣告效應,廣告主可以透過編碼迫使車輛經過某些商店 ; 責任問題,如果汽車被編碼為將某人置於危險之中,那麼責任人是誰?社會問題,當酒駕不是問題之後,酗酒現象是否增加 ; 無人駕駛車造成的隱私問題等等。甚至更多負面影響,譬如若無人駕駛車提高道路安全降低死亡率,是否減少器官捐贈?

無人駕駛車可能會產生巨大且不可預見的影響,就像預測電力的影響,電力不只是蠟燭的替代品,電力大幅改變生活樣貌,機器人和人工智慧也是一樣。例如,標準汽車的發明促成郊區興起,自動駕駛車也將導致人們住得更遠,在無人駕駛車中,駕駛時間變成休閒時間,也有可能通通變成工作時間。

有人認為無人駕駛車的高效率可以減少交通量,但也有可能人們會選擇更多不必要的行程,讓街道更堵塞,沒有人能夠準確預測。由於這種不可預測性,因此沒有演算法或哲學理論可以使無人駕駛車做到道德上的完美無缺。Evans 心中沒有立場,他希望演算法的結果能讓汽車消費者或製造商做出更明智的決定。

(首圖來源:Flickr/Roman Möckli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