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時代翻轉教育,TutorABC 號召原力覺醒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14 日 18:56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Big Data , 數位內容 follow us in feedly

大數據、機器學習、AI、VR / AR、物聯網、3D 感測等新科技彷彿一夕間百花齊放,各行各業都正在迎接這樣的變革,這是第四波工業革命,許多人認為這一波的規模與衝擊力等同 18 世紀工業革命,然而為工業時代設計的教育體系早已不敷所用,人才定義已被徹底翻轉,教育革命愈來愈迫切。



新科技來勢洶洶,顛覆既有生活模式的同時,也會在國家到個人層面帶來贏家與輸家,當產業界攜手學界,在政府從旁協助下研發各式各樣新技術應用之後,回頭才發現人才缺口居然這麼嚴重,不只台灣如此,其實全世界都有這樣的困擾。

許多國家已經體認到,當生活應用全都數位化之後,寫程式變成一種需求龐大的語言能力,沒有人寫程式,等於一個國家沒有軍力,這個仗怎麼打都打不贏。因此美國從歐巴馬時代開始提倡科學教育,認為科學、科技、工程、數學四大學科 (STEM) 必須向下扎根,從公立學校開始推動,在民間也有許多短期培訓機構,搭起業界需求與人才供應斷層上的橋樑。

這只是科技顛覆傳統教育模式的冰山一角,隨著 AI、大數據、機器學習等軟體能力的進步,過去很會背誦,很會考試的第一名學生不見得能駕馭資訊時代,因為在工業時代下,過去的教育宗旨是把人類訓練得像機器,現在人類必須更像人,未來的人才必須會思考、分析、解決問題,而不是像機器一樣把任務完美執行。

這種綜合思考的訓練是為了得到批判能力,譬如北歐國家教育改革從打破學科開始,訓練學生從一件事情上做不同面向的思考。解決人才從教育開始,或許緩不濟急,所以全球搶人才大戰愈來愈激烈,連國家藩籬保守的日本都放寬工作簽證門檻,積極搶科技人才。

面對科技從四面八方來襲,各國都有不同的因應方式,但從未有一篇完整的論述,告訴我們科技顛覆教育的事情是怎麼發生的,轉變幅度會有多大,未來教育應該是什麼樣子。TutorABC 舉辦「科技原力,學習覺醒」論壇試圖梳理一個脈絡,清楚地告訴我們,人才的條件,以及教育應該如何翻轉。

教育樣貌:工業時代 VS 資訊時代

教育議題專欄作家謝宇程認為,人類社會已經進入資訊時代,但是現在教育還停留在工業時代。工業時代生產特色是交通快速,大量與同質化,因此教育體系的目的是把人類訓練的能像機器一樣運作,滿足分配制度。資訊時代打破教材框架,讓全民都可學習、人人都是教師,賦予學生流動性、無邊校園,學生擺脫學校標籤,還可自訂學程、自願選擇。

工業時代的教育不是不好,這只是一個進程,譬如工業時代讓更多人加入勞動市場,讓人類脫貧,生活品質變好,更多人有受教機會,那是一個知識湧現的時代。進入到資訊社會,則是在知識湧現背景下,打破所有工業時代的劃分,未來生活、身份等格式都會完全不同。

TutorABC 營運長沈沛鴻認為,「傳統教育是學知識,現代教育重點是學能力」,這個能力是批判性思考、創意、有效溝通、領導力。沈沛鴻提到,孔子形塑中國教育體系倡導因材施教,但當時教育成本高,因此受教人數極少,屬於菁英式教育,印刷術發明帶來第一次教育革命,教育成本下降,但也導致量產式的平庸化,個性化教育的成本仍然太高。

網路帶來第二次教育革命,開始去中心、去仲介、去邊界化,傳統階層化下少數菁英、主流、單向傳播的模式變成扁平化,形成交流平台,民間高手遍地開花。網路讓教育成本下降,共享經濟出現利用剩餘產能又再次壓低成本,真正實現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終極目標。

沈沛鴻將教育形式分成線上、線下、自學、向老師學四大象限,因應這股潮流,TutorABC 在線上與向老師學習這個象限佔領一席之地,相較線上、自學領域,譬如大規模開放線上課堂、TED 等形式更有效率。

過去的自學是內容提供、內容中心、製造概念、主要是傳授、圖書館式的自我探索,而 TutorABC 開發的線上老師指導,核心是老師提供、服務概念、使用者中心、看重學習結果,是非常個人化,能夠達到因材施教,成本又低的學習模式。TutorABC 進一步導入大數據分析,實現學習、練習、應用、修正模式,紀錄學習歷程,提供個人化排課系統,沒有統一課表沒有教材,是資訊時代下的新式教育模型。

AI 才是老師,人類老師成教練

到了 AR / VR、AI 等新科技興起,在沒有中間人的教育模式下,過去負責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以後的功能主要是解惑,傳道與授業變成科技的事。譬如 AI 可以採集學生表情,長期紀錄個別學生的學習狀況,提供客製化的教學進度,沒有標準化的考試,隨著 VR 應用成本下降,未來 VR 讓教材視覺化,彌補想像力的不足,像地球科學這樣的需要 3 度空間想像能力,若有 VR 技術,學習效果會遠比平面文字與圖片更好。

這一波教育革命已經有了藍圖,未來含有 AI、感測器的機器人才是老師,他們知識淵博又能因材施教,隨時告訴父母孩子的學習狀況,並且可以將教學內容建議給人類教師。而人類老師會變成教練,根據機器人老師收集的數據,提供分析,從旁協助、指導、解惑,形塑價值觀。

科技應用不成問題,謝宇程認為,最大的阻礙將會是人類老師的教學能力。這樣的能力又需要根本上的教育翻轉,訓練未來的老師具有思考、批判、溝通、領導力,才能與機器人合作無間。

讓學生知道魚好吃,不是給學生魚竿

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所長李進寶認為,現在資訊社會是 Society 4.0,再下一步就會邁向聰敏社會 Society 5.0,若教育與再培訓機制沒有跟上腳步,麥肯錫預期將有 8 億人失業,麥肯錫呼籲人力轉型規模如同二戰後協助大歐洲重建的「馬歇爾計畫」。將來人類不是脫離學校,教育階段就此終止,而是需要終身學習,他認為最重要的是人們必須擁抱科技,還要培養成長心智。李進寶的論點也是在於應把人類培訓的像人,然而我們從沒想過,人性也是需要鍛鍊的東西。

台灣吧執行長謝政豪也認為,「未來的教育不是給孩子魚竿,這是一種技能限制,而是讓他知道魚有多好吃,讓他自己想辦法釣到那隻魚。」唯有快樂的過程才會提高效率,認為科技帶來的娛樂化效果必須應用在教育身上,過去的教育實在太過乏味,科技可以解開教育框架,釋放創意。此外,謝政豪認為,教育體制翻轉必須有父母的參與,父母更該擁抱新科技,能夠敢於讓孩子冒險、嘗試錯誤。

科技是禮物,恐懼來自人心與壟斷

了解科技浪潮下,教育為何該翻轉,如何翻轉之後,回到實際面,在各國倡導 STEM 教育下,寫程式變成必備能力,可能會讓眾多人文學科專長的人感到恐慌。專家們認為,重視寫程式人才並非只是實務上的技能,而是背後的邏輯思維能力。沈沛鴻即言,未來人才有三種,分別是享受 AI 的人,也是被支配的人,第二種是與 AI 協作的人,第三種是控制 AI 的人,主要指工程師、程式設計師等等,至少要做第二種人,學習邏輯思考,具備判斷能力,能夠人機協作。

當 AI 發展成熟,很多人擔心科技會反過來支配人類,或是變成有心人利用的工具,地球將萬劫不復。對此,沈沛鴻認為 AI 是福祉,財富分配機制要調整,每個時代都是這樣,但從結果面來看,文明一直在往前進。謝政鴻認為,人類應該先從哲學、政治、經濟層面思考問題,再透過科技手段解決問題,這才是正確的順序。謝宇程認為,人類對未來的恐懼,問題都不在科技,而是人類的壟斷,資訊透明公開可以避免科技走向偏離正軌。

雖然 AI 普及應用還要一段時間,但教育改革已迫在眉睫,未來的國家棟樑是否有駕馭科技的能力,是國家與個人在資訊時代成為贏家與輸家的關鍵。如同劉宇程所言,若能有效駕馭科技,將賦予人類一種內在自由,未來人類可以自由地學習、自由地工作,因此科技應該是一種禮物,不是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