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第一能源不堪虧損拋核棄煤,穆迪:就給它倒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16 日 7:45 | 分類 核能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最大電力公司之一第一能源(FirstEnergy),常年來不斷抱怨旗下燃煤、核能發電廠成本高於其他能源,成為沉重負擔,要求政府提高補貼,不然就威脅要關閉電廠,第一能源過去屢次如此威脅,如今真的付諸行動,2018 年 4 月,表示要關閉俄亥俄州與賓州的 3 座核電廠之後,又宣布旗下負責核煤的子公司第一能源解決方案公司(FirstEnergy Solutions)及子公司第一能源發電(FirstEnergy Generation)、第一能源核能營運公司( FirstEnergy Nuclear Operating Company)聲請破產。



此次破產的核心是第一能源解決方案的 3 座興建於 1970 年代的舊核電廠,老舊核電廠的興建成本已經攤提完畢,原本在數學上應該相對成本較低,然而老舊核電廠若要負責保持安全營運,維修與安全維護成本與日俱增,使老核電廠即使有攤提的會計優勢,仍然遠遠無法與美國廉價天然氣支持的燃煤發電競爭,甚至也已開始無法與成本節節下降的可再生能源競爭,使擁有核電廠的電力公司陷入錢坑,第一能源在 2017 年初就警告核能事業將會破產。

第一能源政治動作頻頻,想要政府出錢買單,要求俄亥俄、伊利諾斯州政府補貼核電廠,都遭到回絕;又對美國聯邦政府興訟,聲稱聯邦能源管理政策對核能與燃煤不利,造成公司的損失,訴訟目前上至最高法庭;第一能源也得到川普政府「關愛的眼神」,能源部長佩里(Rick Perry)打算推動補貼「戰略儲備能源」,目標是可儲放 90 天以上燃料的發電廠,司馬昭之心,天下皆知,這個條件只有核能與燃煤符合,因為可再生能源沒有燃料可言,而天然氣則難以達到儲存 90 天的門檻,但是這個想法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打了回票。

這些政治措施都沒能成功,第一能源仍不放棄政治勒索,要求能源部依照聯邦電力法 202(c)條款提供緊急財務援助,遭到能源產業界以及其他競爭對手如 NRG 能源大力反對,第一能源發出警告威脅要在 3 個月內關閉核電廠,但威脅不僅未獲回應,還遭到無數批評,對於第一能源動作頻頻,產業界、輿論認為沒有競爭力本該淘汰,完全不值得幫助,更不可受其勒索。

第一能源無視煤產業衰亡的趨勢,在 2010 年砸下 85 億美元股票買下擁有大量燃煤電廠的阿利根尼能源(Allegheny Energy),雖然只以股票交換股權,但也概括承受其 38 億美元的債務,如今看來,取得這些燃煤電廠,可說賠了夫人又折兵。許多產業觀察家認為,第一能源連續做出錯誤決策,應由董事與大股東負責,不是由納稅人買單。

由於威脅手段吃癟,第一能源乾脆付諸實行,聲請第一能源解決方案破產。2017 年 12 月第一能源發布財報時,稱第一能源解決方案尚有 55 億美元總資產,營收 31 億美元,現金有 5.5 億美元,當時聲稱現金足以支應一切開銷,但是如今第一能源改變態度,聲請破產時改稱對債權人與母公司總負債 38 億美元,無力繼續營運。破產計畫中,第一能源解決方案只會保留幾座經濟上還有競爭力的電廠,但也會在未來 18 個月內關閉或出售。

信評機構穆迪認為:就該讓它倒。穆迪直言,過去 2 年來,美國聯邦政府與各州政府,對無競爭力、持續虧損的核、煤電廠,早已出手多次予以金援,但歷次金援的結果都是失敗;穆迪更表示,第一能源的威脅沒有意義,關閉 3 座核電廠,以所屬的 PJM 電網的規模而言,只占發電來源的 2%,對電網可靠度可說沒有太大影響,對能源市場也沒有太大影響,最好的證明,就是宣布破產後,相關的能源期貨並沒有觀察到有上漲跡象。穆迪更認為破產其實是好事,對第一能源的競爭對手來說是利多。

甚至連第一能源的政治盟友能源部長佩里也冷面以待,對於第一能源希望金援的要求,表示:「[動用 202(c)條款]可能不是我們認為最恰當的辦法,不是最有效率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也不是唯一的辦法。」事實上,2017 年第一能源的燃煤電廠服務商穆瑞能源(Murray Energy)也請求 202(c)條款金援,當時就被川普政府打回票。能源部表示不會動用政府緊急權力,卻只是用來接手不經濟的發電廠。

穆瑞能源表示要是政府決定金援,將接手第一能源解決方案旗下的燃煤發電廠,不過目前看來,美國政府當冤大頭的機率不大,至於核電廠就更無人問津,第一能源相關電廠的員工已經發起自救活動,鼓吹動用國會聽證中的《零碳核能計畫》讓第一能源向電力用戶額外收取費用來補貼核電廠,不過,該法案目前處於停擺狀態,此外,要廣大用戶補貼核電廠,無異於政治自殺,推動的可能性可說相當低。

(首圖來源:First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