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能不用貼錢?歐洲開始浮現零補貼計畫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17 日 8:15 | 分類 能源科技 , 風力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風能技術日新又新,全球許多地區的陸上風能早已低於電網平價,不再需要補貼,如今,成本較高的離岸風能,在歐洲,第一批無須直接補貼的離岸計畫逐漸浮現。



2017 年時,德國率先出現第一起無直接補貼的離岸風能計畫,將於 2024 年完工上線,如今,荷蘭將後發先至,荷蘭有 2 處離岸 14 英哩的相鄰風場,Kust Zuid 1、2 號風場,總計 750 百萬瓦(megawatt)發電容量的離岸風能標案,由瑞典國營電力公司瀑布電力(Vattenfall)旗下紐庸能源(Nuon Energy)得標,無任何政府直接財務補貼,該計畫將在 5 年內完工上線啟用,也就是將比德國的無直接補貼計畫還要早一年上線。

雖然荷蘭的此次標案無直接補貼,不過荷蘭政府將負責電網輸配連結部分,也就是說雖然荷蘭政府沒有直接補貼計畫,但仍有付出公共預算,為該計畫打下必要的基礎建設。

除此之外,荷蘭政府為鼓勵風能廠商積極投入,對未來的離岸風能容量規劃完全透明,為前來競標的開發商將風險降至最低;荷蘭政府也有許多非直接支出預算的政策措施,透過制定市場規則而間接對離岸風能計畫有利,為了逐步淘汰燃煤,荷蘭政府制定國家煤炭地板價格,抬高燃煤的基本成本,打壓燃煤,可望讓出市場空間,使得廠商期望離岸風能有更大發展。這都是荷蘭能創下零補貼標案的原因之一。

瀑布電力也將此次「全球首個完工上線」的零補貼離岸風能計畫,視為是宣傳的大好機會,更趁機表示瀑布電力承諾這個財務年度會投入 130 億瑞典克朗(450 億新台幣)發展風能,更表示荷蘭是瀑布電力的一大重要市場,並宣稱能達到零補貼,是離岸風能產業界不斷精進,產業所有環節技術進步,降低成本的結果。

規模是成本降低的重要因素之一,2017 年離岸風機的平均發電容量規模為 5.9 百萬瓦,較 2016 年增大 23%,2017 年平均離岸風場的總發電容量為 493 百萬瓦,較 2016 年增加 34%。更大的風機塔身更高、扇葉更長,更能汲取高空穩定風力,利用低速風力發電的能力也提升,單一風場的規模增大,則能發揮規模經濟。

離岸風能相關技術進步也提高了容量因數(Capacity factors),風機技術進步使得新款風機如今能利用更廣範圍的風力,因此容量因數也就跟著上升,丹麥的安霍 1 號(Anholt 1)離岸風能計畫的容量因數達 54%,英國都吉昂(Dudgeon)計畫,以及蘇格蘭的蘇格蘭高風(Hywind Scotland)計畫,則高達 65%,過去對離岸風場的容量因數估計遠低於這樣的數據,而陸上風能則往往更低,美國陸上風能平均容量因數為 37%。容量因數上升,表示同樣的名目發電容量,實際上發出更高的總發電量,也就相對壓低了每度電的均化成本。

由於離岸風能相關技術進步,成本以可預期的速度持續下降,出現零補貼計畫並不讓產業界意外。以目前來說,零補貼計畫較可能出現在對離岸風能與總體綠能政策規劃較完整,因此降低風能廠商投資風險,提高投資意願的國家,預期德國、荷蘭在 2022~2025 年之間將可能再多出現許多零補貼離岸風能計畫,荷蘭預定在 2023 年興建 3.5 吉瓦(Gigawatt)容量的離岸風能,在 2019 年還有兩件招標案,都可望出現零補貼的結果。 而下一個可望出現零補貼離岸風能計畫的國家,產業界則看好丹麥。

當國際上已經浮現零補貼離岸風能,台灣目前仍規劃第一階段以躉購電價補貼離岸風能發展,是否合宜?設置優惠的躉購電價補貼,又害怕遭濫用,於是立下許多審查機制,兩者都產生無數爭議與反彈,結果動彈不得,離岸風能喊得火熱,卻至今只聞樓梯響。時代快速向前,補貼思維已經落伍,對產業發展與總體能源規劃都不但不成助力反成亂源,是要繼續治絲益棼,還是學習荷蘭,以完善的政策規劃來發展風能,而能享受零補貼?相信答案並不難分辨。

(首圖來源: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Climate Chang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