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萬年前犀牛化石出土,人類歷史可能改寫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5 月 19 日 12: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這項最新的發現有可能改寫歷史──人類祖先可能源自於東南亞,且智人種(Homo sapiens)之前已有其他人種存在。



近期刊登於《Nature》期刊的研究指出,研究團隊在菲律賓北部呂宋島卡林阿省(Kalinga)找到 70 萬年前的犀牛骨骸。從這個犀牛骨骸可看出使用石器將肉取下的痕跡。等等!你是說 70 萬年前嗎?沒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智人種化石為 30 萬年前,而這項研究證明了 70 萬年前就出現使用工具的人種了。

HOW:我們如何得知這是人類所為?

於菲律賓找到的犀牛屠體,四肢骨骼上有石器敲打以取得骨髓的痕跡,且於肋骨和腳踝處發現有刀狀石器切割呈交叉十字的痕跡,這些跡像都是人使用工具卸下肉的證據。

另外這些工具在挖出化石的同一個地點出土,且吻合犀牛骨骼的磨痕。除此之外,目前也了解附近區域沒有大型肉食動物存在,或在犀牛身上留下類似標記的可能;且這些標記也不是腐化留下的痕跡;同時這些切痕對小型肉食動物來說太大,外觀看起來最像人類工具切割的結果。

WHERE:為何是菲律賓?人類源起於東南亞?

「過去有許多菲律賓有早期人類的說法,今天終於找到相當重要的證據了。」古人類學者 Michael Petraglia 說。

許多南太平洋的島嶼被認為是遠古人類無法抵達的地方,因為必須要具備航海能力才能到達這些島嶼。然而,2004 年研究學者首先於印尼的弗洛勒斯島(island of Flores)發現了「哈比人」(弗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2016 年,科學家又在弗洛勒斯島北方的蘇拉威西島(Sulawesi)發現石器工具,距今至少有 11 萬年歷史。

循著這條線,Thomas Ingicco 和荷蘭生物學家 John de Vos 來到菲律賓 Kalinga,自 1950 年起,這裡就陸續發現動物骨骼和石器工具,但那些遺骸的年代無法回溯,為了證明遠古人類曾於此生活的理論,John de Vos 和 Ingicco 必須找到仍埋藏於地底的證據。

研究團隊自 2014 年開始進行測試開挖,很幸運的,很快就找到絕跡已久的犀牛骨骼,接下來團隊也很快找到全副犀牛骨骼和遺留的屠宰石器。

為了測得基地年代,團隊測量了土壤沉積物和犀牛牙齒,依據自然吸收的輻射來判定;此外,他們也測量犀牛牙齒內的鈾含量;在發現犀牛骨骼附近的泥土,他們也找到了 78 萬年前小行星撞擊遺留的融化玻璃微粒。

「今日,你必須嘗試各種方式來測定年代時間,因為有太多過去定義的時間,現在都被證明是不可靠的。」研究的共同作者 Gerrit van den Bergh 說。

WHO:是誰使用這些工具?

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法國國家自然史博物館考古學家 Thomas Ingicco 表示:「相當驚訝能在菲律賓找到如此古老的人類活動遺跡。」

目前懷疑這些工具的使用者可能是丹尼索瓦人(Denisovan)或直立人(Homo erectus),因為直立人曾在東南亞被發現,印尼的爪哇島就曾發現 70 萬年前的直立人化石。直立人為古老的亞洲人種,於 14 萬年前絕跡。另外根據於同一個地方出土、使用於犀牛的工具,似乎也能佐證這項理論。

Ingicco 團隊表示,也有可能是呂宋島版本的弗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也就是最後定居於弗洛勒斯的直立人後代。此假設為直立人可能演化至定居於無掠奪者的島嶼(島嶼侏儒化,Insular dwarfism)。

儘管目前研究學者仍無法確定是哪個智人種的遠親屠宰了犀牛,但這項研究將促使更多南太平洋人類考古研究的進行,尤其是早期人類(hominin,人類與黑猩猩分家後,與人這邊較為親近的都叫hominin)是如何抵達菲律賓這樣的島嶼。

研究佛羅勒斯人的古人類學者 Adam Brumm 表示:「這真的相當相當令人興奮──越來越多證據可以看到遠古人類能跨海航行。」

不論他們是誰,這些製造石器工具的祖先最有可能是經由兩個路線之一到達菲律賓:來自東西向路線的婆羅洲或巴拉望,或南北方向路線的中國和台灣,然而他們如何跨越海峽──造船航行或海嘯沖襲,至今還是最大的疑問。

(首圖來源:Thomas Ingicco